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连载]魔法学校的注意事项(12)

注意事项12: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如需棋牌代购可咨询任何一位中国同学

(1)  、 (2)、 (3) 、 (4) 、(5) 、 (6) 、 (7)  、 (8) 、 (9) 、 (10)  、 (11) ←前文


*霍格沃茨AU

*突如其来的凌晨更新,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看题目就知道本章高毒,慎入慎入

 

 

12.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如需棋牌代购可咨询任何一位中国同学

 

 

教师宿舍。

 

冷空气彻底席卷了不列颠,大家都换上了冬季校服,内里加了羊绒的斗篷和柔软厚实的围巾也阻挡不了肆虐的寒风。这段时间如果下雨的话会更糟糕,刚刚淋了一场冬雨的维克托切身体会到了透心凉心飞扬的美妙感觉,他心想今年的冬天是不是跟自己杠上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

 

被胜生勇利从湖边带回宿舍的时候维克托全身上下已经没一块干的地方了,饶是胜生勇利脾气再好也变了脸色:“下了雨也不知道躲,杵在那儿想什么呢?”他还记得片刻前心脏收紧的滋味,自己打着伞从猫头鹰棚屋回宿舍的路上,远远地看见湖边站了一个人,第一眼他就认出那是维克托,垂着头站在雨里,雾气环绕在身侧,像是下一秒就要融进水中再也不见。

 

有句话说:人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你用尽全力,最终也无迹可寻。

 

这是胜生勇利在这个世界上最害怕的事,他一点,一点也不想重温,那会要了他的命。

 

维克托老老实实地跟在胜生勇利身后,安静地接受指责,从湖区到拉文克劳学生宿舍太远,勇利直接带他到了最近的教师宿舍,一路上没回头看他。教授生气了,自己得好好认错,只是他要怎么解释呢,刚才突然降下暴雨的那个瞬间,他以为自己在那个连续了很多天的梦里。和梦里一样,唯一的感觉就是冷,太冷了,全身骨头都僵住,眼前的湖水像是变成了深红色,粘稠刺鼻。

 

“把湿衣服脱了去洗澡。”胜生勇利放缓了语气,还是头也不回,站到橱柜前像是要找什么东西。

 

这件屋子并没有很大,东西倒是一应俱全,火苗正旺的壁炉把屋子里的气温抬高了许多,维克托渐渐暖起来,僵硬的四肢也恢复了知觉,湿得滴水的衣服黏在身上十分不舒服,他严格服从指令,甩了袍子,解开两颗衬衫扣子,双手交叉抓着衣摆把针织背心和衬衣一起脱了下来,然后把手伸向腰带——

 

“我给你找我的——!?!”在胜生勇利终于转过身的时候,有幸得见了一幅极其美妙的光景,肌肉、水滴、人鱼线、腿——

 

“怎么了?”维克托把刚脱下来裤子丢在地上的一堆湿衣服上,一弯腰带了一连串水珠顺着身体滑落,他没注意到他教授突变的表情,手上动作还没停,滑到了内裤边沿。

 

“等等等你等一会儿!”胜生勇利吞了一下口水,眼珠子不知道往哪儿放,他有点缓不过来,手上拿的衣服都差点掉了,这什么展开?“你就、在这儿?”

 

“啊,又没有别人。”维克托放过了他身上最后一层布料,就着暖黄的灯光看清了胜生勇利的脸,七拐八绕地想到了俄罗斯红菜汤,突然就很饿。他单手撩起贴在脸上的刘海,带点笑,就像以前每一次请教问题那样问:“教授——好看吗?”

 

几个字落到胜生勇利耳朵里像撒娇,更像挑逗,他知道这个时候想一些糟糕的事有点不合时宜但是起心动念之后嘴里只剩一个字飘乎乎地溜出来:“好……”

 

“你可以摸一下,两下也行。”

 

“去洗澡!”

 

“好的教授——没问题教授——”维克托自觉地拿过胜生勇利手里的衣服,鼻尖上的水还滴在了对方衣领上,难得一见手忙脚乱的教授,再看两眼。“我觉得这个时候多一个kiss就更完美了。”没等胜生勇利反应,维克托自己下巴往前一伸,落在了勇利的鼻尖,点了一下很快就分开,拿着衣服高高兴兴地去洗澡,他想原来自己已经和勇利差不多高了,可喜可贺。

 

哗啦啦的放水声在浴室响起,没过一会儿就传来维克托的声音:“勇利,没有内裤。”隔着水声和一扇门,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闷 。

 

“没有?”

 

“真的没有。”

 

“那你、等会儿,我找找。”

 

“我自己出来拿好了。”

 

“不用了!我给你送……慢慢洗,我给你煮了热汤。”胜生勇利往自己消不下热度的脸上拍了两巴掌,都快三十岁的人了,冷静一点,人家还是未成年——至少现在是。只是关于维克托的状态,他心里有了一些隐约的担忧,他一会儿想到了那张遥远的、成熟的脸,一会儿又是眼前的少年,他们看上去是不一样的,却又好像哪里都没变。

 

另一边在浴室里的维克托,用剩下1%的理性——另外99%十分不理性地分给了他教授——想到了一个可以查证的突破口,他得尽快,这样下去绝对不行,如果连自己的事都料理不好,再多的想法都得免谈。啊,真的好饿,洗洗干净出去喝汤。

 

 

活动室。

 

维克托是十足的行动派,他就在第二天——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走进了活动室。看清楚里面的四个人之后维克托吓了一跳,他本来想找安德拉——拉文克劳的级长——,结果四个学院的男级长全都在这儿,他们分别坐在正方形桌子的四周,手上噼里啪啦搓着数量繁多的小方块,那个画面有点美,意外的和谐。


“维克托?”安德拉见他来,抬头瞄了一眼,手上动作没停,方块搓完了,开始码方块了。


“我想问问霍格沃茨每一届的学生名册在哪里可以看?”


“校长室吧。”格兰芬多的级长插嘴。


“得了,校长室里除了酒就是牌。”斯莱特林紧随其后。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码完了方块,还摇了个骰子,现在正在轮流拿方块。


“理论上总名单肯定是有的,但我们谁都没见过。”赫奇帕奇拿了四个方块,手法娴熟地把它放到面前竖起来,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维克托看见上面有花花绿绿的杠杠圆圈还有——汉字???


“你去禁书区看看呗。”安德拉建议。


“禁书?”


“试试嘛,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你想去的话最好凌晨两点一刻之后,图书管理员多半在打盹儿,二万。”安德拉从他面前竖起来的方块里抽了一块上面画了五个圈的丢到桌子中央。


“好吧,我去看看。”维克托看明白了,他们这好像是在打牌,手上动作那叫一个眼花缭乱。


“门板——诶,你要找那个干嘛?”赫奇帕奇从码好的方块里拿了一个,看了一眼就丢到桌子中间了。


“我堂哥从霍格沃茨毕业之后一直惦记着一个同学,托我帮他找找那个人的联系方式。”维克托闭着眼睛瞎扯,“你们上哪儿找到这种牌的?”

 

“找中国同学代购,我跟你说国际运费可贵了,还不能用猫头鹰。你要来玩会儿吗?”

 

“不了。”维克托心想就算你家猫头鹰扛得动估计飞到霍格沃茨也就废了,他招呼了一声就光速离开了这个充斥着赌博气息的场地。他走之后这个四人小组开始了一番激烈的讨论——实际上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私人恩怨——


狮院级长:“我敢打赌维克托他堂哥肯定不是格兰芬多。五筒。”


蛇院级长:“怎么就不可能了?押上我所有的异性缘,我就赌是你狮院出来的。碰,九条。”


话特多的狮院级长:“你那点异性缘就别拿来说事了,母猫头鹰看见你都绕着飞。再说我狮院都是勇士好吗,怎么可能那么畏畏缩缩,还利用亲属关系获取情报,这倒像是你蛇院能干出来的。”


不屑脸的蛇院级长:“还勇士呢你们不就一大型作死团伙么,真给自己脸上贴金啊——我院还真不稀罕干这事儿,我们贵族从来不倒贴。”


阴阳怪调的狮院级长:“叱,一看就没谈过恋爱。”


不甘示弱的蛇院级长:“呵呵,说得好像你谈过一样。”


“我——”


“能出牌了吗两位,卡半天了,每天这么吵你们嘴不累我耳朵还累了呢。”鹰院级长很生气。


“他先起的头。四筒!”狮子怒指毒蛇。


“放着你的筒,杠,幺鸡——你这颠倒是非的能力可以啊,占卜学得不错吧,毕竟就靠瞎bb。”


“霍兰德斯你大爷。”


“认我当大爷的话还算你高攀了呢——哟等会儿,自摸了。”霍兰德斯放倒面前的牌,清一水的筒子,“清一色翻倍,掏钱吧孙子。”


“靠。再来!”今天的洛可一如既往地觉得霍兰德斯就是混账这个词本人。


和全程没插上话的赫奇帕奇围观了狮蛇的日常互怼,安德拉翻着白眼开始新一轮的洗牌,他就是有点纳闷:“维克托……有堂哥?”当然这种小细节很快就被他忽略,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Tbc.

 下次更新:6月17日(或者18) 下周很多论文deadline 估计要死一波才能活过来

】上一章好多小可爱说揪心所以这一章调节一下情绪,于是本章很有病……下章准备要搞点事情

】关于狮院和蛇院我多一句嘴,我站蛇攻狮受,小狮子超可爱的想x(<_<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167)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