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叶蓝/短篇完结]2017山东卷

副标题:离人心上秋

来自上一条lof的点文
*时间国际赛后,私设这两个人就差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的状态

1.

蓝河辞职了,这个消息是叶修从“蓝桥春雪”那儿知道的。

“你不是蓝河吧,怎么登了他的账号卡?他人呢?”

“诶?你是说许博远吧?他辞职了,账号卡是工会的他带不走,总是要有人顶替他的。”

“你是真的叶神啊?我看这个账号给你的备注是叶神4.0,叶神是不是你?虽然我是蓝溪阁的但是我也很喜欢你!有机会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叶神?叶神?”

不是蓝河,那人没那么聒噪,蓝河简直就是蓝雨粉里的一股清流。这么想着,那个顶着“蓝桥春雪”id的小人突然就变得很刺眼,叶修开着小号,难得暂时对游戏界面没了兴致。

原来大名叫许博远,还辞职了。

叶修莫名有点焦躁,他想不出个说法,长长的一截烟灰断开掉在裤子上,他也懒得管,打开qq妄图在不长的列表里找到那个并没有很熟悉的人。

人倒是找到了,然而头像灰着,叶修敲敲删删,最后也就只发了一句不明不白的“小蓝?”。对面没回,不在线的人当然不可能回消息,叶修不想干等着,又跟着上一句话发了一条“上线了说一声”。



2.

蓝河从机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H市不比G市,夜里的冷风可以钻进骨头缝里,偏偏还遇上一场秋雨,寒上加寒,透心凉。他觉得自己真是魔障了,上一秒刚办完离职手续,下一秒头脑一热就订了最近一班来H市的飞机。

好不容易打到了出租,拖着超大的行李箱来到酒店却被告知到店时间超时,房间已经没有给他预留了,问了沿路所有的酒店,都是满房。蓝河站在人行道上看着半夜三更昏暗空旷得可以拍丧尸片的大马路,心想飞机晚点五个小时他能怎么样,他也很绝望啊。屋漏偏逢连夜雨,他掏出手机打算找救援的一瞬间,黑屏了。

不能吧……这么丧?

大概是因为跟那位大神呼吸了同一个城市的空气。蓝河哆嗦了一下狠狠地打了个喷嚏。在这儿站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蓝河想着找个24小时便利店暂时熬一晚上得了,兜兜转转在疲累不堪到顶点的时候居然看见了一家还在营业的书店。



3.

其实叶修自打世锦赛之后整个人就开启了早睡早起的休闲养老模式,极少数情况下会熬个夜开小号帮兴欣抢抢boss。今天不是那个极少数情况,但是叶修睡不着了,难得失眠,他自己知道原因,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半天,结果还是爬了起来,拿了件外套裹着出了门。

寒风把原本就所剩无几的睡意刮得一干二净,叶修顺着路溜达。溜达着溜达着最后进了家书店。

按理来说这种充斥着文邹邹气息的地方对叶修没什么吸引力,况且上面还大大地写着禁止吸烟。大约是因为之前一直没发现住的附近居然开了一家24小时书店,看着倒也有点意思,漫漫长夜无心安眠,进去逛一圈陶冶一下情操听起来也还不错。

书店不大,内设错落有致,开着暖黄色的灯光,热烘烘的暖气加上低缓的音乐,惬意得很,倒是很适合睡觉。不出所料,叶修一进门就发现这儿有一大堆趴着靠着用各种姿势睡觉的人,活人也没几个注意他,不用担心被认出来。

叶修从书架上随便抽了本书,拉了把椅子坐下,他右手边是个难得没睡着的人,双眼发红盯着笔记本电脑,叶修无意看了眼屏幕,估计是个肝论文的,标题上大大的一句“纳米复合永磁材料单个晶体的有效各向异性”。叶修看着那一大串外星文直发怵,坚定地转移了视线,另一边是个青年,瘫在座位上正睡得昏天黑地,手里死死地捏着钱包,半张着嘴还翻白眼。

 

叶修想笑,当然他也确实笑了,不过也只是轻轻地翘了翘嘴角,也就在同时,小年轻像察觉到了什么似的,迷迷糊糊睁开了眼,他的眼睛在叶修身上对焦,两个人诡异地对视了许久,再接着,那人眼睛一瞪,身子往后仰,噼里啪啦连人带凳子栽在了地上。

 

 

4.

 

蓝河怎么也想不到和叶修的相遇来得这么猝不及防,他半昏半睡间隐约感觉旁边有个人坐下,只是随意把眼皮撕开一条缝瞄了一眼,倒是给了他一份大“惊喜”。他总觉得自己还在做梦,不然怎么睁开眼就看到了叶修,还冲他笑,本来就没清醒的神志更加晕乎,像天上掉下个大锤子狠狠地敲了他一头,脑袋上环绕着一圈小星星,再回神,他已经倒在地上了。

 

这么大的动静在书店里十分引人注目,蓝河慌慌张张地跟闻声而来的管理员道歉,对方倒是没介意,只是问他有没有什么事,还给了他一个靠枕。蓝河却是不敢再多呆了,拖了行李就要走。

 

“诶,许博远?”

 

蓝河懵在原地,hp都快清零了,这、这是认出来了?!罪魁祸首悠哉悠哉地走到他面前,他吞了吞口水,还没想好要怎么说,对面的人递给他了一张卡:“这是你身份证吧,刚从钱包里掉出来了。”

 

“啊?哦……谢谢。”所以是没认出来?蓝河智商上线,依稀记得叶修是不知道自己的名字的,他有点庆幸,又莫名其妙地失落,捏着那张叶修拿过的身份证,站在原地脑袋空空。他听见身后的那个人问管理员:

“你们这儿有《电竞周刊》吗?”

“电竞……有是有,但是要提前定的,实在卖的太火,现在的年轻人好像都喜欢看那个,您需要的话可以留下联系方式,店里有了我们就给您预留。”

蓝河前脚刚走到门口,叶修就朝他喊了一声:“哥们儿。”

 

“我腾不开手,麻烦你帮我写一下吧。”

“噢、噢好的。”蓝河犹豫了一下,低着头原路返回,没有多余的精力注意叶修是哪门子的腾不开手,店员把纸和笔拿给他就去前台了。

“叶修,178xxxxxxxx。”

 

蓝河重新拉了把凳子坐下,在桌子上规规矩矩照着那人说的写,懊恼地发现叶字最后一竖写歪了。

 

叶修站在蓝河身后,单手杵在他的右侧,另一只手扶着椅背,凑近了去看,又笑了一下,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你怎么都不问问我是哪个叶哪个修。”

“理论上……应该就是……”

“你玩荣耀?”

“偶尔,偶尔。”

“我粉丝?”

“我是蓝雨粉!”

“小蓝啊,字儿写得真好看。”


6.

 

最后那张纸条进了蓝河的口袋,买《电竞周刊》只是个幌子,叶修就想看看蓝河要多久才会破功。书店里不方便说话,叶修带着人走了。

 

蓝河一出门就开始打喷嚏,叶修帮他拿着行李,脱了外套给他,蓝河刚想拒绝,就听叶修说:“嫌弃哥呢?”蓝河心想我哪敢,慢吞吞地穿上了,来自那个人的气味包裹了他,蓝河的脸热了起来,他不喜欢烟味儿,但是这件衣服上的烟卷气让他很舒服。

“怎么来H市了?”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蓝河诧异地看了眼叶修。

“你不每次都拒绝了,你都知道我那是……”开玩笑。叶修没说下去,他瞅见蓝河变了脸色,似乎是生气,更多的又好像是委屈。叶修突然想起来了,确实有一次,他在游戏里半真半假地问,那次蓝河出乎意料地答应了。

“小蓝,你以后来H市吧。”

“又想撺掇我?省省力气吧。”

“哥是那种人?”

“你是。”

“是的,我是。”叶修没皮没脸地应了,过了一会儿他又说“我的意思是等你不干这个工作了就来吧,玩儿几天或者定居都挺适合的。”

叶修没多说,蓝河也没追问,那个人难得正经的语气让他莫名其妙地有点燥,自暴自弃地想隔着屏幕也没人看见,任由绯红爬上了耳朵尖,没敢发语音,半天才打出去两个字:“行啊。”

 

叶修一晃神的功夫,蓝河已经走到他前面去了,他也没追过去,保持原速跟着蓝河,直到对方准备大步流星地穿过一个十字路口,“小蓝,你认识路吗?”他看见蓝河刚跨出去的脚硬生生收了回来,肢体先于思考,手一伸握住了蓝河的手腕,拉着他往另一边方向去,“走这边。”

相连接的那一块皮肤被焐热了,连带着周遭的空气也变得醉人,手掌下的触感鲜明,都能感受到剧烈的脉搏,叶修心情极好,还好不止他一个人在紧张。

 

 

7.


蓝河坐在客厅里跟叶修说了自己大半夜流落街头的来龙去脉,叶修听完之后没心没肺地笑半天。

“是因为谁啊!”蓝河咬牙切齿,叶修倒了杯热水坐到他旁边,“你飞机要不晚点,我还不能这么早就见到你,你倒是见了我那么多次,我多亏啊。”

 

“哦……”

 

“还说呢,见我就跑,哥有那么可怕么?”


蓝河眼珠子转了好几圈,十根指头缴在一起不知道怎么放,他没回答叶修的问题,倒是问了回去:“你怎么认出我来的?就因为会写你的名字?”

 

“因为——许、博、远。”叶修不紧不慢地吐出那三个字,蓝河没有get到叶修的点,但是他没声了,心如擂鼓,暗骂自己不争气,不就是喊个名字吗。

 

“小蓝。”

 

“又怎么?”

 

叶修轻轻捏了捏蓝河的手,像是对这种触感上了瘾,贴上去就不撤了。“真想抱抱你。”


今晚的刺激接二连三,蓝河的cpu带不动了,感觉下一秒就要烧主机,如果现在在他脸上打个鸡蛋估计立马就能熟,这句话他之前就听过一次,在神之领域,君莫笑对蓝桥春雪说的。


“你什么意思……?”蓝河话还没说完,紧接着被纳入一个不算舒适但足够温暖的怀抱,那人的力气很大,一点儿都不像个缺乏锻炼的宅男。“我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叶修贴在蓝河耳边反问他。

 

“大龄宅男,有房没车,事业转型期,存款不多但是可以全数上交,蓝大会长考虑考虑?”


“我已经不是蓝溪阁的蓝会长了……”蓝河小声小气的回应。


“小蓝同志你这重点不对啊——逃避问题。”叶修把两人扯开了一点距离,扣住蓝河的后颈凑上了嘴唇,那头蓝河还想狡辩一下,唯一的发声源就被堵了,嘴巴不听使唤自动开了缝,任那人的舌头长驱直入,在里头肆无忌惮搅得天翻地覆,不间断地发出羞耻的响声,蓝河浑身上下沾满了叶修的气息,被亲得晕乎乎的,手搂紧了叶修的背,几乎整个人都软在了对方身上,中途停下换气的时候叶修贴着蓝河耳根子跟他说了句话:


“你是不是蓝溪阁的没所谓,进了这屋,就成我的了。”


END

 

一丢丢后续:

蓝河给手机充好电,打开qq在叶修那里看到了18条未读,不知怎么的他就想起了很久之前自己的18条好友申请,他忍不住想得瑟一下,哎哟,你说这风水轮流转的。那边叶修叼着根棒棒糖跟他说:“先说好,我那屋就一张床。”

 

“一张床就……一张床呗。”亲都亲了,还怕个鬼。


“明天跟哥去超市买个枕头,还有别的你看看缺什么。”


“/////噢……好……”

 

 

】明天考四级你却在这里写高考试卷

】第一次在lof发叶蓝,我好兴奋啊——(兴奋什么快去刷四级题。)叶蓝还欠着一个江苏卷,等着我复习周肝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138)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