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连载]魔法学校的注意事项(14)

注意事项14:迷情剂不能为你带来真正的爱情

 (1)  、 (2)、 (3) 、 (4)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前文

 

*霍格沃茨AU,ooc,私设一堆

*更新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由于作者的疏忽,上一章在发了之后又修改了一些地方,看了修改前版本的小可爱来看这章可能会有点奇怪,可以戳链接回去随便看一看13再来看14,对不起各位读者老爷,下跪求不杀】

 

14.迷情剂不能为你带来真正的爱情

 

暴击可以把人打到低谷,也有可能激发出强大的斗志,上天钻地,一念之间。像维克托这种人,迟早是要上天的。

 

 

办公室。

 

胜生勇利发现维克托最近有点怪怪的,仿佛打开了什么开关。如果说过去维克托对他还是一种少年式的撒娇,那么现在这种纯洁的交流似乎往一个高深莫测的方向去了,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等胜生勇利反应过来这个变化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招架不住了,比如说现在——

 

“维克托,你不看书吗?”

 

“我在看。”

 

可是书不在我脸上……胜生勇利在思考同意维克托来自己的办公室温习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他一抬头,撞上了维克托的视线,后者没有丝毫不好意思,反倒还勾着嘴角笑了一下,眼神亮得灼人。胜生勇利脸上升腾起一片薄红,心都被那双眼睛烫了一下,呆了一瞬后赶紧低下头,生怕自己做出些什么不可控的事情,怎么了这……

 

“勇利,今年的圣诞节我们离校吧。”

 

“不留校了?”

 

“以前都是留在霍格沃茨,今年想换个地方。”维克托提着笔在摊开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不时停下来看看和自己隔了一张桌子的胜生勇利,“学校人太多了。”

 

你要去人少的地方干嘛?胜生勇利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忍不住拿手在脸旁边扇了扇。“你不和你的朋友一起?”

 

“勇利在就够了。”维克托终于停下笔,拿着笔记本欣赏了一下,满意地点点头,干脆利落地把那一页撕了下来放到胜生勇利面前,“这个送你。”

 

笔记本的一页,上面有许多笔记本自带的横线,深色墨水勾勒出一个人的模样,一幅动态画,被画出来的人表情动作有许多变化,写字、发呆、揉眼睛,认真、害羞、茫然……仔细一看人像正下方写着一小行字:Victor is watching you.

 

这句话是什么鬼——胜生勇利被戳中了奇怪的笑点,忍着笑再一次抬头往维克托那儿看,对方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在转笔——他从来不用羽毛笔,因为羽毛笔转不起来——,胜生勇利几乎可以数清楚维克托眼睛里那些闪来闪去的小星星。

 

“我去上课了,明天见勇利。”

 

“好的,明天见……”

 

维克托捏着他的课本和笔记本走到门口,听到胜生勇利在后面问他:“那个,维克托的生日……就是圣诞节,不在霍格沃茨的话想去哪里呢?”

 

维克托回过身,在胜生勇利困惑的眼神里扬起魔杖对着窗外一点,窗户被打开,飘进来了许多细碎的雪花,它们在办公桌上聚拢成型,长柱圆顶,就连雕花都变出来了,是伊萨基夫斯基大教堂。

 

“俄罗斯哟。”维克托走的时候还不忘关上窗。

 

目光跨越桌面落到对面的空椅子上,胜生勇利深吸一口气把脸埋进双手,一个大教堂的等比例缩小模型和一张画也能让他心脏乱跳。过了一会儿他用指关节碰了一下教堂的圆顶,整个模型突然分崩离析,他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眼睁睁看着教堂变成了一片巨大的雪花,上面托着一颗镂空的♡。


胜生勇利目瞪口呆,大冬天的莫名其妙觉得燥得慌。


这可真是……

 

 

魔药课。

 

 

维克托上魔药课的时候,他哼着小调,跟着节奏往坩埚里放材料。他的身后有几个人在窃窃私语。

 

“听说了吗?伊恩不小心喝了芙蕾雅做的迷情剂(注1)。”

 

“不用听说,我今天早上看见了,那家伙站在中庭里拉着每个路过的人问他们知不知道芙蕾雅在哪里——噢梅林,爱情太可怕了——”

 

“毕竟是能让别人喜欢上自己的爱情魔药,一用一个准。”

 

“你想对某人用迷情剂?”

 

“谁还没个喜欢的人呢……我告过白,失败了。”

 

“这种魔药太难做了,你要真想——”说话的男生朝维克托的方向抬了抬下巴,“让小天才帮帮你呗,他最近不是揽活儿么。”

 

仿佛听到有人在夸我?维克托停下了搅拌的动作,把长柄勺从锅里拿出来放在一边,转头看了一眼身后:“怎么了?”

 

“维克托,你……你可以做迷情剂吗?”

 

“我只知道理论,没实际做过。”维克托用纸巾擦了擦手,露出戏谑的笑容,“想谈恋爱啊?”

 

被问话的人神情窘迫,手里捏着一株两耳草,汁水把他半只手都染成了紫色,维克托也不逗他了,规规矩矩地给他答复:“我可以试试,出成品就给你。”眼看着面前的人欣喜若狂,那沾满了汁液的手还要往自己身上拍,维克托拉着长袍迅速避让开,端着自己的锅跑到另一边去了。

 

“你最近忙得连吃个饭都见不着人,有时间帮他做迷情剂?”在旁边围观了全程的光虹问。

 

“我是要收工钱的,明码标价,1加隆1毫升。”维克托最后在锅里滴了两滴火蜥蜴血,增强剂——这节魔药课的课堂作业——完成了,他最近的确忙,不过跟以前忙的不一样,小天才的学业大局已定,现在要忙着追求爱情。

 

“你缺钱?”

 

维克托:“缺。”

 

光虹:“你要那么多钱干嘛?”

 

维克托漫不经心地笑:“攒钱结婚。”

 

教室某个角落突然一阵剧烈的噼里啪啦声,在魔药课上这很常见,并没有引起过多的关注,雅科夫只是投来一个警告的视线,光虹憋红了脸迅速收拾起被自己扫落在地上的瓶瓶罐罐。他张嘴张了半天,最后很小声地问:“你们都到这一步了?”

 

“骗你的,我还没追到。”

 

“你们都那——样了还不是?”

 

“教授现在的潜意识里还拿我当小孩儿。”

 

“啊?那怎么办?”

 

“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解决这个问题不会太久的。”本来想慢慢来,没想到出了这么一茬,撒娇卖萌不合适了,思路得换。维克托活动了一下胳膊,难题?无解?不不不,他还没遇到过解不开的题,不过是时间和方法的问题。

 

“你可以直接用迷情剂啊。”

 

“迷情剂是个什么东西你知道吗?”维克托挑眉。

 

“超灵的爱情魔药。”

 

“还有呢?”

 

“还有?”

 

见光虹满脸迷茫,维克托只好耐心给他解释:“迷情剂不能真正创造爱情,这种药剂只会导致强烈的异常的痴迷。”爱情魔药么——维克托心里一秒都没犹豫——用来赚钱就行了。

 

 

 

天文塔。

 

冬日将尽的某个夜晚,地下室里跑出来一直匈牙利树蜂(注2),窜来窜去窜上了霍格沃茨最高的塔楼——天文塔,大概是觉得风景好。最先发现天文塔上这个庞然大物的是普林西恩,天文塔平日里除了上课和考试都是不开放的,不过普林西恩作为占卜课教授,自然有特权进出这里,今天他本来是想看看星象,一万个没想到,转过曲折陡峭的旋梯,隔着拱门,有一条长得像黑蜥蜴一样的火龙在跟他大眼瞪小眼。

 

胜生勇利接到消息赶到天文塔底下的时候,普林西恩的白胡子没了一截,剩余的都快烧成黑色了,气喘吁吁地扶着墙壁,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勇利教授,那条龙——那条龙——”还好那条龙似乎是很喜欢楼顶,见普林西恩跑下楼竟然也没追,否则他没有的应该就不只是胡子了。胜生勇利安抚地拍拍普林西恩的肩,示意他可以离开了,“明白了,交给我就好。”跟在他后面的维克托也拍了拍普林西恩的肩,后者一头雾水地看着那两人上了塔楼。

 

“维克托,你等我一会儿。”

 

“好。”维克托没有反对,站在旋梯底部。

 

胜生勇利穿过拱门,见到了那个庞然大物,它似乎是之前追普林西恩追累了,尾巴垂在外边,上半身留在天文塔,身子随着呼吸起伏,眼睛紧闭没有动作,那样子倒好像是受了伤。胜生勇利皱眉,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匈牙利树蜂,为了确保魔咒能准备施放在火龙上一击即中,他放缓了脚步慢慢接近它,握住魔杖的力度丝毫不敢松。

 

天文塔的护栏的承重支撑不住,一个石块滚落,砸地的声响不大但十分突兀,胜生勇利心里一紧,十二分专注地盯着那条龙,它还是保持原来的姿势趴在原地,也就是胜生勇利刚松了口气举起魔杖准备念魔咒的同时,火龙猛地睁开了眼。龙,贪婪而狡黠的生物,它也在等待着适合的时机。

 

黑夜里属于龙类的金色眼瞳刺眼得很,胜生勇利条件反射地用手一挡往后退,不曾想勾到了身后支着的望远镜,差一点被绊倒,他索性跪下侧翻再起身,惊险地保持了平衡,“Stupefy(昏昏倒地)!”胜生勇利迅速念出魔咒,魔杖顶端有一束红色的光朝着火龙射去,只可惜火龙尽管身躯巨大,行动却敏捷得很,它躲闪开魔咒,扭头就从嘴里喷出炽热的火柱,“Protego(盔甲护身)!”火柱被打断并反弹了一部分在火龙身上,它似乎被彻底激怒了,张开他足够吞下几个成年人的嘴,露出尖锐锋利的獠牙,鳞片在夜色里闪危险光。

 

火焰,火焰,火焰——

 

胜生勇利不断地打断朝自己涌来的火焰,火龙的攻击频繁且猛烈,配合着尾巴上的利刺,他根本没有时间念昏迷咒,这样下去可不行,要在它转移地点之前——胜生勇利额头上渗出汗珠,一波一波的热浪让周围地空气迅速升温,天文塔已经被毁地不成样子了,墙壁熏成了乌黑,器材也乱七八糟散落了一地。

 

又是火焰——

 

胜生勇利这一次没有用魔咒弹回,他贴着墙根躲开,打算在火龙喷出下一个火柱时再用一次昏迷咒,火焰正逐渐散去,胜生勇利握紧魔杖——准备——锋利的爪子穿透了火焰,直直地朝着胜生勇利拍过来,胜生勇利瞳孔放大,该死,它喷火只是为了掩饰龙爪的攻击——

 

糟糕……来不及……胜生勇利看着近在咫尺的利爪,心里咯噔一声,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有一个强硬的力度把他往后一拉,摔在地上的时候,他眼里没了火龙,只剩一个穿着校服的背影。

 

不——!

 

“维克托!!”

 

“Impedimenta(障碍重重)!”一道白色的光击中了火龙侧面,无形的气墙隔开了火焰,火龙的动作也随之被定格。“Stupefy(昏昏倒地)。”火龙应声而倒,巨大的身躯占据了大半个天文塔。

 

维克托拿着魔杖的手直到确认火龙已经无法再攻击才放了下来,他回头,蹲在胜生勇利面前伸出手:“对不起我太用力了,没事吧?”维克托把胜生勇利拉起来,对方半天也没说出话,维克托笑眯眯地给了一个拥抱,头一低嗅到一股绿茶的清香,他今天在配迷情剂的时候闻到过同样的味道,“对付这个打断我们吃饭的小黑龙千万不要手下留情,教授你的洗发水真好闻。”

 

胜生勇利靠在维克托身上慢慢地稳定了情绪,他搞不懂龙和洗发水的关系,过了好一会儿才出了声:“你、你怎么上来了……”

 

“勇利只是让我等,可没说让我在哪里等,况且刚才还这么危险。”

 

想到刚才的一幕胜生勇利也有些胆寒,准备好的说辞噎在喉咙。只是他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万一维克托也陷入危险那可怎么办?他推开了维克托,正要说点什么,被维克托伸出手指按住了嘴唇。

 

他过了很多年都还记得,在焦黑的、狼藉的、旁边还躺着一条龙的天文塔上,唯一的风景只剩下了撒满天空的繁星,猎户座、大犬座、仙后座、天鸽座……漫天的星辰,没有一颗能吸引他的视线,投影在眼里的只有另外一双眼睛。维克托背对着一整片天空,口气里是每一次考试拿了全优之后的理所当然和微不可查的骄傲:“勇利,我不需要你把我当成小孩子。”

 

胜生勇利舍不得眨眼,怎么会这么耀眼呢,怎么会这么吸引人——像要窒息一般,心率失控,某一些东西在悄然发生改变,纠缠难解的丝线露出了源头。他这时才发现,原来维克托已经长得这么高了。

 

Tbc.

 (哇我又想打end了)

注1:迷情剂:一种能让别人爱上自己的爱情魔药,味道根据自己喜好而定

注2:匈牙利树蜂:一种火龙,原著中是用在三强争霸赛上的我把它搬到地下室了

 

下次更新:6月25日(复习周还是得好好预习一下,今天是个意外)

】从养孩子跨越到谈恋爱的转折点

】如你所见我的打戏超级糟糕,只会写傻白甜恋爱的我写打戏写不出那个感觉(哭)我尽力了,如有不足还请见谅,我在构思很快就要到来的车,你们想不想看魔杖play(老司机的笑)

 

最后丢一个小剧场(纯属逗比,不要当真):

【十年后】 (反正就是很多年之后)

曾经有一个麻瓜问维克托是干什么的,维克托想了想,说实话肯定不行,说一般职员又显得很low,怎么办?大天才给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答案:“玩魔的。”

麻瓜心领神会的点点头:“我懂,贴膜嘛。”

等等,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这位拉文克劳出身,在校期间成绩榜永远高居榜首,毕业后上能屠龙下能怼魔法部的魔法少年已婚大龄青年,第一次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怀疑。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175)
  1. fanMr.Lion狮污昂爽 转载了此文字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