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连载]魔法学校的注意事项(15)

注意事项15:挑选期末舞会的礼物时请走心一点

 

 (1)  、 (2)、 (3) 、 (4)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前文

 

*霍格沃茨AU,ooc,私设一堆 

*对不起来迟了!!我先谢罪

 

霍格莫德村,蜂蜜公爵。

 

上课吃饭睡觉,算不上平静,因为每节魔药课都会有人搞爆破,但也没发生什么糟糕的事,教授和学生,好像已经不止是教授和学生,视线相对的一个笑意,似有若无的肢体接触,周围仿佛飞着粉红泡泡,连手上那本枯燥乏味的魔法世界史都顺眼多了。夏季将近,整个空气里都是懒洋洋的气息,好像什么事都才刚刚开始,什么事都来得及做。

 

五月的最后一天,一群吵吵嚷嚷的年轻人涌入蜂蜜公爵店铺,维克托也在其中,他是来帮光虹挑礼物的。

 

“维克托,这个怎么样?”那是一块形状像蟾蜍的奶油薄荷糖。

 

“丑。”

 

“那这个呢?”蟑螂嘎吱多味豆。

 

“我要是你的舞伴我就打死你。”

 

眼看着光虹跑去货架准备拿泡泡糖,维克托忍不住打断了他:“你一定要送吃的吗?”

 

“我认为食物是最好的礼物。”光虹一秒都没有犹豫。

 

维克托无奈地叹了口气,开始认命地帮这位小伙伴挑一个不那么猎奇不那么丑的——食物。

最后光虹在维克托的建议下买了一盒草莓奶油冻夹心的巧克力球和一袋奶油花生糖。

 

捧着东西兴致冲冲的光虹问维克托:“你不买点什么吗?”

 

“不急,这才什么时候啊,期末舞会还有将近一个月。”今年他们那位不正经的校长突发奇想要在学年末搞一个舞会,三年级以上均可参与,每人都要准备一份礼物,舞会上和你交换礼物的人就是你的舞伴。

 

“你当然不急,你就算准备一份模拟测试题都会有人求着要的。”光虹哀怨地膘了一眼他这位在学校里人气颇高的伙伴。

 

“这主意不错。”

 

光虹刚想说那你到时候千万别说是我说的,有位中年女士插入了他们的谈话。她走到他们面前,面带微笑,温和而又不失礼地问:“请问,两位小帅哥经常来这个店吗?”

 

“两位小帅哥”点了点头。

 

“太好啦!”那位女士笑容扩大了,她的眼角有许多细纹,但丝毫不影响她身上的气质,整个人十分精神,“你们知道‘胡椒小顽童’吗?我找了半天没找到,这里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店员也没影儿。”

 

“我刚才见到了,夫人您在这儿等吧,我去给你拿。”她给人的印象极好,光虹没怎么考虑就回答了她,把手里的东西交给维克托拿着,自己又钻进货架里去了。站在原地的女士和维克托随口攀谈了起来。

 

“你们是学生吗?”

 

“没错,我和我的朋友都来自霍格沃茨。”

 

“真棒啊,霍格沃茨是个好学校。”

 

“唔……我该怎么称呼您?”

 

“我姓迪尔伯恩。”女士朝他笑了起来,维克托言辞恭敬地叫了一声“迪尔伯恩夫人”。

 

谈话间光虹拿着“胡椒小顽童”回来了,迪尔伯恩夫人付完账,友好地询问了是否可以请他们喝一杯茶以表感谢,总归没什么事儿,维克托和光虹就答应了。

 

 

帕笛芙夫人茶馆

 

茶馆里,靠窗的那一桌不时传来迪尔伯恩夫人“咯咯”的笑,她拿手帕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这可真是太逗了。”

 

帕笛芙夫人茶馆的客人多半是一对一对的情侣,鲜少有他们这种组合,倒是像一个母亲带着俩孩子。一个下午茶的功夫,迪尔伯恩夫人看了看时钟,说要回去给儿子做饭了,向两人道了别准备提前离开,维克托看见她落在座位上的“胡椒小顽童”,拿着追了上去。

 

“您的东西落下了。”

 

“噢,噢!”迪尔伯恩夫人从他手里接过东西,“太谢谢了,我儿子就喜欢这个,我这次特地来给他买的,要是忘了指不定他要怎么生我气呢。”

 

“您儿子很幸福。”维克托说。

 

“13岁的小孩儿,哪懂这些。”迪尔伯恩夫人嘴上说着,脸上却带着幸福自豪的笑。

 

迪尔伯恩夫人走了,维克托回到茶座,光虹嘴里还有一块点心,含糊不清地说:“这位太太人真好。”

 

“她是挺好的。”维克托这句话不是随口应付,他是真这么想的,迪尔伯恩夫人给他的感觉很亲切,他对自己的母亲已经没有任何印象了,只有一点朦胧的影像,他出神地想,自己的母亲若还在世是不是会像迪尔伯恩夫人这样早早的回家做饭,还会给自己带最喜欢的零食呢?他的思维很快就被打断了,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一旁的帕笛芙夫人摇了摇头,连说了好几个“可怜”。

 

维克托觉得奇怪,问她:“怎么了?”

 

胖乎乎的帕笛芙夫人搓着她的手,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开口,最后她还是忍不住,压低声音对维克托和光虹说:“她的儿子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

 

这个消息太过突然,两个人俱是一惊,帕笛芙夫人又说:“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儿子死的时候是十三岁,那么多年过去了,迪尔伯恩还是接受不了,每次来这里喝下午茶,都掐着时间,一到点儿就说要回去给儿子做饭。”

 

这个话题太过沉重,帕笛芙夫人说了这些就没再多说了,手指在桌上一点,他们面前的这张桌子就自动收拾好了,她挪着小步走去看她的茶罐,原地的维克托和光虹面色低沉了下来。

 

“这……”光虹吐出一个字,没往下说。

 

维克托拍拍他的肩,轻声说:“走吧。”他没什么想说的,他也没资格评论什么,如果现实太过残忍令人心碎悲痛,只有活在梦中才能找寻到快乐,那为什么要醒来呢?他甚至觉得这对于迪尔伯恩夫人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

 

他兜里的怀表亮了一下,拿出来一看表盘上有一行字,维克托看完就笑了起来,胜生勇利问他什么时候回学校。怀表是胜生勇利去年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他自己有一个,维克托有一个,两个怀表之间可以用来互传消息,简直就像情侣表。

 

不是像,就是情侣表。维克托嘚瑟地想,下落的心情被这一句话轻轻松松提了起来,他回了一句正在路上,拉着光虹就走。

 

舞会啊,得好好想想准备什么礼物,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邀请自己的教授,必须能。

 

如果现实太过残忍令人心碎悲痛,只有活在梦中才能找寻到快乐,那为什么要醒来呢?不过有时候,现实和梦比起来,要更好一点。

 

维克托隔着老远远的距离就看到等在校门口的胜生勇利,他走过去,对方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眼睛看着地面,维克托勾着嘴角,眼睛都笑成月牙,凑过去跟他害羞的教授咬耳朵:“勇利,下午吃什么?我快饿死了。”

 

“最近好像有猪排。”

 

“那就吃猪排。”

 

维克托心情极其愉悦,看样子那个破镜子可以狗带了。光虹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在控诉他重色轻友,他朝好友抛了个飞吻,头也不回跟着勇利去礼堂了。

 

Tbc.

】期末舞会是我加的,原著没有,反正现在的校长是个老不正经,就爱搞事。我也认为食物是最好的礼物,反正送吃的还没有人拒绝过我(你)

】下次更新时间不确定,本周是预习周 复习周,下周是考试周,我也不知道我啥时候能有时间写后面的TvT 最晚应该不会超过半个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175)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