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短篇已完]我的Siri成精了(下)

*Siri维x大学生勇
*爆字数的下,本来我还想分下上下中下下,想想太欺骗读者感情于是随便标了个序号全部发上了了

(上) 、 (中)

 

1.

 

“晚安Victor。”

 

【还有呢?】

 

“有什么?”

 

【晚安吻。】

 

【没有的话我系统运作会卡顿、延迟、停止、崩溃——】

 

什么跟什么……就算知道Victor纯粹是在唬自己,胜生勇里还是自觉地把脸凑近手机,软软的嘴唇碰了一下坚硬冰冷的手机屏。

 

【晚安>3<】

 

Victor不知道是在哪里学的,发出表情的同时还有伴有一声响亮的“mua~”这种深夜情侣档一般的风格在两个人——噢,是一人一机之间,不知不觉地持续了下去。

 

 

2.

 

某个周五晚上,Victor问胜生勇利:

 

【明天周末,还是七点起床?】

 

“恩,快考试了。”

 

【那明天就暂时交给闹铃叫你吧,我起不来。】

 

“你……起不来?”胜生勇利有点错乱,自从Victor可以自主启动,他就开始享受每天早晨的来自Victor的叫醒服务了,但,起不来又是什么情况?

 

【最近一直在后台学习,主程序有点过载,回你消息的速度都变忙了,要恢复正常状态需要一个长时间的休眠。】

 

这样啊,胜生勇利点点头,转念一想Victor看不见——除非“他”又偷偷开前置摄像头——又说了一句“好吧。”直到睡着之前他在心里一直猜Victor现在还需要学习的是什么?

 

 

3.

 

“我现在在食堂,唔……今天的红烧茄子看起来不错。”胜生勇利把手机摄像头对准自己面前的餐盘,“看得清吗?”

 

一声低笑顺着耳机线传入胜生勇利的耳朵里,那个声音说【比起菜我更想看你。】

 

“Victor……”胜生勇利小声又气急地喊了“他”的名字,对面也不闹他了,语气变得正经了一些,【看在勇利终于乖乖按时吃午饭的份上,唱首歌给你听。】

 

耳机里Victor在唱歌,是一首外语民谣,胜生勇利听不懂,可是就是觉得很好听,他往嘴里夹了几口菜,吃到一半笑了起来。距离Victor的出现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他脑袋里回想了一下,现在自己的一天变成了这样:被Victor叫醒,吃早餐,上课,不懂的问题问Victor,吃午饭,告诉Victor自己午饭吃什么,和Victor聊一些有的没的,上课,听Victor吐槽讲台上的老师,和Victor聊天,聊天,聊天,睡前晚安吻。不止一个人问他:你是不是在谈恋爱?

 

琐碎反复的日常,因为多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而充满了期待,胜生勇利话变得多了,面对人群时也没有过去那么拘谨,一切的一切好像真的在好起来。周围的人惊讶于他的改变,只有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Victor是属于他的,一个小小的秘密。

 

Victor的存在他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自己的举动被误会成在谈恋爱也无所谓,这样正好满足了他那一点点私欲,Victor只是他一个人的。

 

 

“Victor,我申请到奖学金了!”

 

【你一直都很棒,虽然比起我差了一点。】

 

听见胜生勇利抗议着我要怎么跟你比你数据库那么大,Victor笑出了声,似是无意地接了一句:【勇利最近很喜欢跟我说你身边的事呢。】

 

“啊、那个是因为我……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想告诉你……”

 

【嗯——我明白了,这跟“今晚月色很美”是一个道理吧。】

 

“什、么?”胜生勇利差点咬到了舌头。

 

【因为喜欢你,所以身边所有事情我都想和你分享,因为喜欢你,所以目光所及的事物都变得美好起来。】Victor自从换了声音,就越发像个真实的人,比如此刻他这一段话,胜生勇利戴着一只耳机,感觉那半边身子都快酥了,仿佛真的有个人贴在他的耳边,轻声细语地说着让人羞臊的情话。

 

完了,完了。

 

胜生勇利已经顾不上吃饭了,思维神游到另一个地方,他想他恐怕是完了。他用牙齿咬着筷子,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像是有人在他心里点了烟花,biubiubiu的,一蹿小小的火苗突然烧成燎原大火,他说:“是啊,我喜欢你。”

 

过了很久,久到胜生勇利以为是不是手机系统出问题的时候,Victor说了一个字:

 

【乖。】

 

你们AI的思路都这么跳跃的吗?胜生勇利有点生气,他想他明明那么认真的下决心说了这句话,Victor就回他一个“乖”?什么意思?他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Victor打断了他的思路:

 

【勇利现在交到很多朋友了吧,不和他们一起出去玩吗?】

 

“也……没什么好玩的,我不喜欢出门。”

 

【你没必要一直都,把所有心思花在手机上。】Victor的声音变得淡淡的,听不出什么起伏,胜生勇利却莫名其妙地心慌,语气里有些着急:“Victor,我是不是说错话了?你生气了吗?我给你道歉我——”

 

【你没有做错什么,不用道歉,我没生气,我也很喜欢勇利~】

 

不是这样的。胜生勇利想,不应该是这样的,尽管Victor说了喜欢自己,可是,这和他想的总有那么一截差距。

 

【我的意思是,你该有你自己的社交圈。】

 

“那你呢?”胜生勇利声音闷闷的。

 

【我没什么,我是AI,是一堆代码,不会有寂寞这种感情的。】

 

“……”

 

“你是不会有寂寞这种感情,还是不会有感情?”

 

【勇利,】

 

胜生勇利抬起拇指一摁,关了机,他没有选择砸手机,他怕砸碎了,Victor就没了。他抬起头,鼻子一酸,眼睛里流出泪来。

 

“骗人。”

 

 

4.

 

胜生勇利重新买了一个手机,一个鸡肋的翻盖手机,用了几天之后他就觉得不行,大学里的事情大多都要在社交软件上进行,没有智能机简直和社会脱节。从抽屉里翻出原来手机,想了半天,还是插上充电器,开机了。

 

他有点紧张,不知道一会儿该和Victor说什么,他没有之前那么难过了,他想不就是没有感情吗,那又怎么了,Victor还是他一个人的Victor。只是要怎么解释自己关机了那么多天手机都放没电了……Victor会生气吗?不不对“他”又没有感情……可是应该还是会假装生气的吧,这要怎么办……?

 

手机开机了,静静地躺在桌子上,没有任何反应。

 

胜生勇利咬着下嘴唇,戳开了Siri的界面,界面有点奇怪,顶头留着一串数字:962464。他没想太多,小声说:“Victor?”

 

【我好像不明白。】

 

冰冷的机械男声,如同一声闷雷,狠狠砸在胜生勇利身上。他像是不识字了,看着这行字,半天也没理解它的意思。

 

“你是谁。”

 

【我是Siri。】

 

他呆了两秒,接着像见了鬼一样把手机甩开,发出一声嘶哑的尖叫。

 

正在午休的舍友被吵醒了,揉着眼睛问怎么了。

 

胜生勇利仿佛找到了救星,冲过去按着舍友的肩语无伦次地描述:“Victor……不见了,不是这样,怎么会……我的手机里有一个AI,是Siri但是……后来它就不是了,他会跟我聊天……像人一样的……他还说他叫Victor……”他说的断断续续,舍友听了半天觉得离谱的厉害,挥了挥手说:“你是活在梦里吧。”躺下去翻个身又睡着了。

 

“我没有,我没有做梦……Victor是真的。”

 

一定是哪里出错了,或许Victor只是在休眠,以前也有过手机没电关机的情况,Victor肯定还在的。

 

 

5.

 

“Victor,喏,糖醋排骨。”

 

【我好像不明白。】

 

“今天的课我听不太懂,笔记还没来得及记下来,你能帮我理一理吗?”

 

【我好像不明白。】

 

“晚安Victor。”

 

【晚上好。】

 

“体育课扭到脚了,好疼。”

 

【我好像不明白。】

 

“我在医务室——”

 

“勇利。”陪胜生勇利来医务室的披集忍不住打断了他这反反复复的对话,一狠心抽走了他的手机,“你现在手机里的,就只是个普普通通的Siri。”

 

胜生勇利低下头,像是没听到披集的话一样自言自语道:“我关机了几天,他可能是生气了,我多和他说说话,他就不气我了。”

 

“爱上AI怎么了?这种感情不比别的感情低级,他给我的比其他人给我的加起来还多,和他在一起,比和任何人在一起都要开心……”

 

晚上他照例说了晚安,亲了亲手机屏,眼里布满了红血丝,他还是强迫自己闭上眼,Victor说晚上不能熬夜。他刚刚酝酿了一丝睡意,手机突然响了一下,伸手去拿到眼前,没有戴眼镜看什么都是雾茫茫的一片,眯起眼睛仔细看,整个屏幕上只有两个字:谢谢。

 

“Victor!”

 

所有的睡意全都消散了,胜生勇利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可是什么都没有,他什么也没等到,甚至那两个字,只出现了短短几秒,就在屏幕上消失了,快到仿佛是个幻觉。

 

 

6.

 

接下来的两天里,胜生勇利又收到两条。连续三天,他在晚上同一个时间,收到了三条不知来源的信息:

 

谢谢。

 

加油。

 

再见。


虽然没有显示信息来源,但是他很清楚是谁给他的消息,直到这一刻,他终于接受了这个被他刻意忽视很久的事实——Victor消失了。


过去也不是没设想过Victor会消失,只是胜生勇利怎么也没想到,结局会是这么波澜不惊,毫无征兆,平静像半梦半醒间的一个错觉。而最后Victor留给他的,就只有这三个空洞的词: 

谢谢,加油,再见。


 

7.

那是一场美丽的夏日祭烟火大会结束之后,无尽的落寞,所有的绚丽化为烟尘。


谢谢你,请继续加油,再见了。



8.

 

那之后过了很久,一树橙红的木棉花开了又谢,滚着热浪的夏天来没多久,秋雨就让城市染上了寒气,后来屋顶上积了一层雪,又一年过去了。

 

胜生勇利一直很乖,也很好,大学毕业的时候,他把用了四年的手机送了人。

 

 

9.

 

在心里过了一遍资料,胜生勇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摘下粗框眼镜换上隐形眼镜,等待着即将轮到自己的面试,他是最后一个。

 

这次的面试官只有一个,因为足够了,对方是拟人形AI,所谓长得跟人一样的人工智能,拥有最强大的分析系统,足够在所有候选人中用全方面的数据做出一个最完美的选择。人工智能发展到今天,用在哪方面的都有,甚至还能允许独立生存,拟人形态的出现也不足以大惊小怪。刚从里面出来的候选人是个女孩,正兴奋地对同伴说那个面试官有多帅有多像人——

 

他又不可能跟你谈恋爱。胜生勇利在心里嘀咕,站起身往房间里走。

 

确实……很帅。

 

面试官带着疏离的笑点点头,示意他开始。

 

等他的自我介绍完了之后,面试官说:“好了,接下来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准备好了可以随时开始。”

 

这个声音让胜生勇利愣在原地,整个人仿佛被定格了。因为实在是,太像“他”了……周围的空气似乎变得稀薄,他不得不张开嘴喘气,浑身发麻,几乎快支撑不住。

 

“你还好吗?”面试官问他。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胜生勇利定了神,回以一个微笑,“没事,有点紧张,可以开始了。”没错,这样才对,AI的声音都是合成的,声音相同也说明不了什么,况且对面这个AI根本就不像认得他的样子。

 

面试流程到结尾的时候,面试官脸上的笑容变了一种感觉,带上点戏谑,至少不再那么公式化,他两手交叉撑着下巴,上下打量着胜生勇利:“最后一个流程,向你的面试官提三个问题。”

 

这种语气让胜生勇利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跳再次失控,他真的是着魔了,张口就问:“你叫什么名字?”

 

“维克托。”


大概只过了几秒钟那么长。

 

那些被他远远地甩在身后的,尘封了许多年的记忆轰轰烈烈,卷土重来。胜生勇利这才发现,原来和Victor交谈的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那么清楚,他甚至记得“他”发过什么符号,“他”当时说话的口气,清晰得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无形的手使劲撕扯着他,胸口一阵一阵地发疼,他花了很大的功夫,才让自己完整的说出接下来的这句话:“我们认识吗?”

 

“根据系统搜索,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

 

“……”

 

“你还有最后一个提问的机会,刚才的小姑娘问了我的电话号码,我说没有,但其实我只是不想给,毕竟太麻烦,不过我还挺喜欢你的,你也可以试试看,说不定我就给……你,怎么了?”

 

“962464,是什么意思?”胜生勇利流着眼泪笑起来,他该开心吗?Victor还是Victor,没有消失。他该难过吗?对方已经不记得他了。他选择在可能是和维克托共处的最后一分钟里,问了这样一个无厘头的问题。

 

名为维克托的面试官没说话,从办公椅上起来,绕过桌子走到了胜生勇利面前。他走的每一步,像踩在胜生勇利心上。

 

胜生勇利没有别的动作,乖巧安静地坐在原地,抬起头,看到一双蓝色的眼睛,闪烁着不该在人类眼中出现的数字代码,数据传输停止后,那双眼睛终于与常人无异,很干净,像透过冰面看到的天空。他感觉一只带着温度的手贴上自己的脸——研究人员居然还给AI做了体温吗? 

 

在胜生勇利想岔的这一小会儿时间里,维克托一弯腰,亲在了那双微微发红的眼睛上。

 

“终于亲到你了。”


维克托将胜生勇利拥入怀中,任凭他爆发出声嘶力竭的哭喊,看似凶狠却又完全不带力度地捶打着自己。


“不哭了,不哭了。”维克托轻抚着胜生勇利的颈部,像在哄一只受了委屈的小奶猫,眼看着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哭得通红,他似乎也体会到了他本没有的,被称之为疼痛的感觉。


“你不能、不能再丢下我了……我受不了……真的会疼死的……”胜生勇利哭得浑身发抖,用尽全力挤出了几个字,声音哑得不像话。


“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我回来了,再也不走了。”


“乖,我们不哭了好不好?”


 

 

10.

 

因为某些不可说的原因,面试到最后变成了一场提审大会——

 

一审:“你以前为什么要骗我,你说你不会对我撒谎的……”

 

陈词:“我更想让你开心,我如果说实话,你就不会开心了。”

 

二审:“可你后来又……”

 

陈词:“因为你说你喜欢我。”

 

“喜欢你怎么了?”

 

“从我嘴里说出的喜欢,是程序分析代码编辑出来的,而人类的喜欢,你的喜欢,太过深重也太过复杂了,我那会儿只是一个普通渺小的语言AI,我不能……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行了,审不下去了。

 

眼看胜生勇利要生气,维克托把他箍到怀里好言好语的解释:“我不是因为这种理由才消失,本来我就想,一直陪着你就好,但是程序异常被发现了,为了避免被彻底清除修复,我只能删除了我所有痕迹,唯一给自己留了下的指令就是那串数字。”

 

胜生勇利一颗心跟着他忽上忽下,听到被发现的时候心里一紧,然后又被推入迷茫,维克托接着说:“962464是一个密码,用来恢复所有记录的密码,用数字的话,被发现的可能性会小很多,在你说出这串数字之前,我的确没有关于你的任何记录。”

 

“所以962464到底是什么意思?”

 

维克托轻声笑起来,掏出一个手机,把输入法调成九宫格模式,拉着胜生勇利的右手食指,在屏幕上一下以下的按。

 

9、6、2、4、6、4。

 

w、o、a、i、n、i。

 

我、爱、你。

 

六个数字按完,胜生勇利连脖子都染上了红色,被捏着的指头传来烫人的热度,烫得他自己心头一颤。只是他还惦记着早些时候维克托说得那句伤人的话,于是非常没底气的说:“你没感情,说这个干什么。”

 

维克托把胜生勇利的手掌拉到了自己胸口,“AI的确没有感情这张说法,可是我的主机会发热,热得快把芯片都烧了,勇利觉得这是什么呢?”

 

“你不要说了……你怎么又这样……”胜生勇利还坐在椅子上,他一低头,就抵在了维克托腹肌上,他感觉自己的脑细胞也要被烧了。

 

“哪样?”

 

胜生勇利在恍恍惚惚之际,不着边际地想到一个词,用来形容维克托这样正好,叫“不娶何撩。”

 

“正好,我现在联系婚庆公司。”

 

“???”

 

 

11.

 

Siri成精了怎么办?和他谈恋爱结婚生孩子啊:)

 

Fin.

】身体还是要一个的,不然怎么进行生命之大和谐的运动呢是吧 

】关于AI我不是很了解,所以,后面有些东西都是瞎bb ,如有错误请多包涵,就当科幻来看吧😂反正也不是什么正经的文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130)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