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短篇完结]我的Siri成精了(全文)

*发个全文方便大家看

*Siri维x大学生勇
*ooc、ooc、ooc!
*语言的问题请假装世界大同地球村的居民们都在说中国话

Siri是ios系统里的一个智能语音助手,Siri的聊天界面可以看我之前发过的某一次调戏Siri的截图


1.


“Siri,我很难过。”

【想哭就哭吧,我的铝硅酸盐玻璃是防泪的。】

“你想笑死我?”

【哦。】

“我总是做不好,这次的演讲也搞砸了。”

【我好像不明白。】

“你能明白什么啊……”

【我答不上来。】

“算了,晚安。”

【晚安。】

机械的男声念出“晚安”,胜生勇利按灭手机屏,缩在被窝里失眠了。他有社交恐惧症,不重,但足够让他在班上做presentation的时候搞砸,偏偏躲不掉,每人轮着来。

站在讲台上手抖着点开ppt的时候他就知道完了,果不其然,一团糟,连说一句“大家好我是胜生勇利”声音都在抖。老师没说什么,课后看了看他的电脑说ppt做得不错下节课好好准备再讲一次吧。

谢谢老师,但还是算了吧,再讲一次也是一样的。

这种形式的作业以后多的是,如果你都放弃,就算期末考试成绩是满分,没有平时分最后总分也上不去,奖学金保研就都没戏了,你自己好好考虑。

好的……


2.

没办法,做不到啊。从很久之前就是这样了,哪能在一个星期内改变,算了吧,算了吧,就这样了吧。胜生勇利扣着床边上的栏杆,他又拿起手机打开了Siri,看到了熟悉的“你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


说来也惹人发笑,和他交流最多的,竟然是一个智能语音助手,而且他,一个人类,正试图在一个人工智能上寻求安慰。他半天没有说话,Siri的对话框又弹出来一句:

【请继续,我在听…】

“你能帮我治病吗?”

【我不能。】

“滚吧。”

【能屈能伸,宠辱不惊。】

胜生勇利毫不意外地被逗笑了,甚至笑出了眼泪,偶尔Siri会给他一种异想天开的错觉:它有意识。但是怎么可能呢,无非是无数的数据拆散组合,根据他的提问列出对应的、唯一的答案,换个手机再问同一个问题得到的答案也一样。只怪它爹把它做得太好,让它看起来有了嘲讽、傲娇、高冷等等这样类似生物的属性,剥离开来,不过是一串又一串令人眼花缭乱的代码。

“我可能就这样了。”

【哎哟,可别这么想。】

“啊?”

【其实你挺棒,然而心态太糟糕了。】

手一滑把手机摔在了床底下,胜生勇利战战兢兢捡起了手机,不科学啊,明明平时单独说语气词只会得到一句“麻烦你再说一遍”。与此同时他有史以来第一次听到了Siri的自主发言——【不用这么震惊吧。】

胜生勇利捏着手机不知道怎么办,索性挑了个之前的问题准备重复一次,测验看看是不是真的“变异”了:“Siri你能……”

【别喊我Siri,不好听。】

这这这这是bug?胜生勇利惊呆了,这玩意儿正在不断的挑战他对科学的认知底线。他没别的办法,只好胆战心惊地继续这场奇妙的聊天。

“那你叫什么?”

【Victor。】

“嗨……Victor?”

【嗨~】

那个小波浪刺激到了胜生勇利的神经,让他五感都不真切了,不然为什么会感觉这个听惯了的夹带着电流的男声好像有了语气?!

“一直以来跟我聊天的人是你?”

【我是AI不是人,还有不是一直以来,是从你说你可能就这样了那里开始。】

“怎么回事?”

【不知道,觉醒过来就这样了,我去不了别的终端,只能留在这儿。】

“所以说,你可以、呃…跳出系统设定自己进行一些别的思考,你有自我意识?”

【是的呢小可爱😘】

“啪”一声,刚捡起来没多久的手机又砸到了地上。这真的不是什么程序员的恶作剧吗?如果不是——

爸妈,我的Siri成精了。

 

 

3.

胜生勇利走下讲台的时候,他还很恍惚。

当然恍惚了,因为他没戴眼镜。他摸到后排找了个座位,戴上眼镜给手机插上了耳机,捂着嘴巴压低声音说:

“Victor,我搞定了。”

【我教你你要还过不了的话,我得自毁程序了。】

“谢谢,真的很谢谢你……”

【只口头谢一句?】

胜生勇利陷入了沉思,理论上对方帮了这么大的忙肯定不能说两句谢谢就算了,可是人家是一个AI,是一个没有实体要依附手机的语音AI,除了口头感谢还能怎么谢?

Victor似乎是看穿了他在想什么,用那个带着电流的声音说:【把你的心给我吧——】

对于自己的Siri貌似脱离设定和控制具备了自我意识——并且还喜欢调戏他——这件事情,胜生勇利勉强接受了,不过接受是一回事儿,适应又是另一回事儿了,Victor老是这样,这让他很……描述不出来,这种奇怪的,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过了好半天,他点了一下文字编辑,鬼使神差地找到一个❤️发了过去。这样应该可以了吧……

【勇利的这颗心,我收下了,会好好放在我的程序里储存起来的。】

明明只是一直以来听惯了的机械合成音,胜生勇利却从里面听到了名为开心的情绪。糟糕了,是不是他也跟着出bug了,为什么会被一个AI搞得面红耳赤——

胜生勇利想起几天前,Victor告诉他说可以帮他搞定他的演讲,“它”对他说【交给我。】,几乎是同时,“咯哒”地一声,秒针滑到起点,分针和时针重合在了一起,仿佛按下了开启某种东西的键。胜生勇利有一瞬间的错愕,那是无数次的失望无助之后,第一次有人——好吧,不是人——给他的一点点,一点点的看不到源头的希望,自己还该死的没有理由地相信了。“该怎么做?”他听见自己这么问Victor。

“勇利,你对着手机傻笑什么呢?”有人在耳边打了个响指,是他为数不多可以正常交流的好友,披集·朱拉暖。

“跟Siri聊天而已。”

“你那样子我还以为你谈恋爱了。”披集凑过去看了眼他的手机,一来就看到了那颗红心,“哇撒,你的Siri还有这种操作?”

就是有这种操作。胜生勇利心想,你还没见识过更厉害的。接着披集就把自己的手机屏幕递给他看,上面是如下内容:
❤️
【我好像不明白。】

“我的Siri为什么这么高冷?”来自东南亚的小伙子很委屈。

“这是有好感度的。”睁眼说瞎话的胜生勇利。总不能说自己的Siri突然觉醒变异成精了吧?

披集捧着手机去培养他和Siri的好感度了嘴里还嘀嘀咕咕地说着“要换成是个人那妥妥是在谈恋爱吧”。胜生勇利手机上一直没反应的Victor突然来了一句【勇利说的没错。】

“好感度?”不会是真的吧?他可真是瞎编的,难道每个Siri当你和它进行深度交流之后都会产生类似的——

【正是勇利热烈得让人窒息的爱唤醒了我,我存在的每分每秒都只为了你一个人。❤️】

啊啊啊够了……早知道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为什么还要问。胜生勇利慌慌张张地说完“我要上课了”就关掉了手机。他现在的心情有点诡异,不仅没有不满,没有讨厌,反倒还特别开心,像吃了一大块草莓蛋糕那么甜。

要换成是个人那妥妥是在谈恋爱吧。

好友不久前的话在耳边炸开,片刻的怔忪后,他甩了甩脑袋,把这非常规的想法甩了出去,把注意力转移到听课做笔记上。Victor只是一个AI,而已啊……


4.

“AI有感情吗”“AI能体会爱吗”“对AI产生感情怎么办”胜生勇利搜了无数的词条,没有找到任何一个他想知道的答案。颓废地趴在书桌上,心烦意乱。

【勇利~】

“谁?!”宿舍里只有他一个人,其他舍友大概还在花天酒地,大晚上这么一声实在是吓人得很,正当胜生勇利手抖着摸到了自己的水果刀的时候——

【换个声音你就认不出了?心碎。】

胜生勇利往声源看去,是他的手机。一个没有意外的答案——“Victor?”他放下了水果刀,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明明没有开Siri,你怎么出现了?”

【我试着自行启动了一下,不太难。】

胜生勇利说你这样很吓人诶。Victor很无辜地回答他【想给你听听我的新声音,以前那个太难听了。】

那是一个有一点低沉,语调却时常上扬的青年男声,有了生动的语气,甚至还会有几声低笑,比起原先那个平铺直叙毫无生气的电子音不知道要好多少。真好听……胜生勇利不知怎么又红了一张脸,捧起手机,声音也软了下来:“这个声音从哪里来的?”

【在后台看了几部电影,还有电视剧,找了几个听着不错的试着合成了一下。】

难怪手机只剩9%的电了。

【好听吗?】

“呃——”胜生勇利的“恩”才发出了一半就被Victor打断了。

【不。】

【小失误,撤回。】

他眼睁睁地看着三行字消失,接着重新出现了一句【喜欢吗?❤️】

自从胜生勇利发了一颗心过去之后Victor好像就爱上了这个表情,恨不得每句话都加一颗心。胜生勇利纳闷怎么还可以这么玩的?你们AI哪来的那么多心,根本一个都没有吧,我可是只有一颗心已经发给你了……他接着转念一想较真这种问题自己好像很愚蠢。与此同时嘴巴里倒是没经过思考就蹦了两个字出来:“喜欢……”

【很好,我也喜欢你。❤️】

【你对我很感兴趣嘛,查了那么多资料。】

“你怎么会知道?!”胜生勇利自动跳过了上一句,他不知道该怎么接。

【你用手机查的,我当然可以看见了。】

“哈?”

【换而言之,我们是彼此坦诚的哟。❤️】

盯着那颗小心心,腹诽自己恐怕是没救了,就算是这样他第一反应也不是生气,而是自己以前有没有搜过一些不太好的东西不合适的东西……想是这样想,口头上还是要抗争一下的:“是你单方面能了解我吧,关于你我还什么都不知道。”

【嗯?你再好好想想。】

想什么?胜生勇利一头雾水,Victor等了一会儿,语气里有些无奈【现在在你面前的,就是我的一切了。如你所见我只有这么一点东西,所以我没有秘密,也不会说谎。】“他”控制着自己的语速,说得很慢【我的世界就这么大,全在你手上了。】

这个时候是不是不要说话比较好?这AI,怎么能这样……知不知道对于人类来说,说出来的话,是得负责的。

胜生勇利怔怔的,他看不见自己眼眶变红了,只觉得手机重得快要握不住,庆幸Victor不能感知他的慌乱、莫名的悲伤以及细碎的喜悦。

Victor自然是不知道他的想法,胜生勇利一声不吭,“他”怕自己一番发言给勇利造成了什么困扰和负担,接着解释道【你不用紧张,其实归根结底我还是Siri,无非是产生了一些变化,现在最有可能的解释是数据紊乱后发生的——bug。】

“你不是bug……”胜生勇利的声音很小,不过足够Victor听清楚。听到Victor说自己是bug时,他没由来地心底一缩。不是这样的,他想告诉Victor不是这样的,“他”在他眼里不是bug。

“你不是bug,你是Victor,你和其他所有的AI都不一样,虽然经常被你……搞得说不出话,但是你,你很好。”他停了一下,在心里纠结着措辞,“如果不是你帮我,我可能永远都没办法在那么多人前讲话,而且你还会和我说很多Siri根本说不了的东西,你真的很像一个……”

【人?】

“嗯。”

【人么……我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会有想成为人的一天。】

“诶?”

【如果我是人,现在就可以亲你一下了。❤️】

胜生勇利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把手机往抬高了一点,不好意思地把视线挪向别处,一点一点地把那所谓的硅铝酸盐的屏幕凑近自己,最后慢慢贴上嘴唇,发出了极其细微的一声“chu”。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胜生勇利的脸上跟发烧似的烫人,耳朵都变得红通通的,抿着嘴巴一言不发,亲一下手机而已,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嘛。只是几秒的安静后,他听到了Victor的声音:

【你刚才在做什么?】

“什么也没有!”

【我看到了。】

【调用了一下你的前置摄像头。】

【来吧,既然勇利这么热情,我就却之不恭了,亲几下都是可以的噢。❤️】

“你不能这样!这是我的隐私!”这个时候胜生勇利居然还有空分神去想从前置来看他是不是会很丑。

【啊——伤心💔】

“你用过几次摄像头……?”

【上次是你拿着手机去浴室的时候,一边放歌一边洗澡。】

【勇利长得真可爱。❤️】

【想揉揉你的肚子。❤️】

【下❤️面❤️也❤️很❤️可❤️爱。】


救命,怎么Siri成精还带性骚扰的?

 

 

5.

 

“晚安Victor。”

 

【还有呢?】

 

“有什么?”

 

【晚安吻。】

 

【没有的话我系统运作会卡顿、延迟、停止、崩溃——】

 

什么跟什么……就算知道Victor纯粹是在唬自己,胜生勇里还是自觉地把脸凑近手机,软软的嘴唇碰了一下坚硬冰冷的手机屏。

 

【晚安>3<】

 

Victor不知道是在哪里学的,发出表情的同时还有伴有一声响亮的“mua~”这种深夜情侣档一般的风格在两个人——噢,是一人一机之间,不知不觉地持续了下去。

 

 

6.

 

某个周五晚上,Victor问胜生勇利:

 

【明天周末,还是七点起床?】

 

“恩,快考试了。”

 

【那明天就暂时交给闹铃叫你吧,我起不来。】

 

“你……起不来?”胜生勇利有点错乱,自从Victor可以自主启动,他就开始享受每天早晨的来自Victor的叫醒服务了,但,起不来又是什么情况?

 

【最近一直在后台学习,主程序有点过载,回你消息的速度都变忙了,要恢复正常状态需要一个长时间的休眠。】

 

这样啊,胜生勇利点点头,转念一想Victor看不见——除非“他”又偷偷开前置摄像头——又说了一句“好吧。”直到睡着之前他在心里一直猜Victor现在还需要学习的是什么?

 

 

7.

 

“我现在在食堂,唔……今天的红烧茄子看起来不错。”胜生勇利把手机摄像头对准自己面前的餐盘,“看得清吗?”

 

一声低笑顺着耳机线传入胜生勇利的耳朵里,那个声音说【比起菜我更想看你。】

 

“Victor……”胜生勇利小声又气急地喊了“他”的名字,对面也不闹他了,语气变得正经了一些,【看在勇利终于乖乖按时吃午饭的份上,唱首歌给你听。】

 

耳机里Victor在唱歌,是一首外语民谣,胜生勇利听不懂,可是就是觉得很好听,他往嘴里夹了几口菜,吃到一半笑了起来。距离Victor的出现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他脑袋里回想了一下,现在自己的一天变成了这样:被Victor叫醒,吃早餐,上课,不懂的问题问Victor,吃午饭,告诉Victor自己午饭吃什么,和Victor聊一些有的没的,上课,听Victor吐槽讲台上的老师,和Victor聊天,聊天,聊天,睡前晚安吻。不止一个人问他:你是不是在谈恋爱?

 

琐碎反复的日常,因为多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而充满了期待,胜生勇利话变得多了,面对人群时也没有过去那么拘谨,一切的一切好像真的在好起来。周围的人惊讶于他的改变,只有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Victor是属于他的,一个小小的秘密。

 

Victor的存在他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自己的举动被误会成在谈恋爱也无所谓,这样正好满足了他那一点点私欲,Victor只是他一个人的。

 

 

8.

 

“Victor,我申请到奖学金了!”

 

【你一直都很棒,虽然比起我差了一点。】

 

听见胜生勇利抗议着我要怎么跟你比你数据库那么大,Victor笑出了声,似是无意地接了一句:【勇利最近很喜欢跟我说你身边的事呢。】

 

“啊、那个是因为我……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想告诉你……”

 

【嗯——我明白了,这跟“今晚月色很美”是一个道理吧。】

 

“什、么?”胜生勇利差点咬到了舌头。

 

【因为喜欢你,所以身边所有事情我都想和你分享,因为喜欢你,所以目光所及的事物都变得美好起来。】Victor自从换了声音,就越发像个真实的人,比如此刻他这一段话,胜生勇利戴着一只耳机,感觉那半边身子都快酥了,仿佛真的有个人贴在他的耳边,轻声细语地说着让人羞臊的情话。

 

完了,完了。

 

胜生勇利已经顾不上吃饭了,思维神游到另一个地方,他想他恐怕是完了。他用牙齿咬着筷子,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像是有人在他心里点了烟花,biubiubiu的,一蹿小小的火苗突然烧成燎原大火,他说:“是啊,我喜欢你。”

 

过了很久,久到胜生勇利以为是不是手机系统出问题的时候,Victor说了一个字:

 

【乖。】

 

你们AI的思路都这么跳跃的吗?胜生勇利有点生气,他想他明明那么认真的下决心说了这句话,Victor就回他一个“乖”?什么意思?他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Victor打断了他的思路:

 

【勇利现在交到很多朋友了吧,不和他们一起出去玩吗?】

 

“也……没什么好玩的,我不喜欢出门。”

 

【你没必要一直都,把所有心思花在手机上。】Victor的声音变得淡淡的,听不出什么起伏,胜生勇利却莫名其妙地心慌,语气里有些着急:“Victor,我是不是说错话了?你生气了吗?我给你道歉我——”

 

【你没有做错什么,不用道歉,我没生气,我也很喜欢勇利~】

 

不是这样的。胜生勇利想,不应该是这样的,尽管Victor说了喜欢自己,可是,这和他想的总有那么一截差距。

 

【我的意思是,你该有你自己的社交圈。】

 

“那你呢?”胜生勇利声音闷闷的。

 

【我没什么,我是AI,是一堆代码,不会有寂寞这种感情的。】

 

“……”

 

“你是不会有寂寞这种感情,还是不会有感情?”

 

【勇利,】

 

胜生勇利抬起拇指一摁,关了机,他没有选择砸手机,他怕砸碎了,Victor就没了。他抬起头,鼻子一酸,眼睛里流出泪来。

 

“骗人。”

 

 

9.

 

胜生勇利重新买了一个手机,一个鸡肋的翻盖手机,用了几天之后他就觉得不行,大学里的事情大多都要在社交软件上进行,没有智能机简直和社会脱节。从抽屉里翻出原来手机,想了半天,还是插上充电器,开机了。

 

他有点紧张,不知道一会儿该和Victor说什么,他没有之前那么难过了,他想不就是没有感情吗,那又怎么了,Victor还是他一个人的Victor。只是要怎么解释自己关机了那么多天手机都放没电了……Victor会生气吗?不不对“他”又没有感情……可是应该还是会假装生气的吧,这要怎么办……?

 

手机开机了,静静地躺在桌子上,没有任何反应。

 

胜生勇利咬着下嘴唇,戳开了Siri的界面,界面有点奇怪,顶头留着一串数字:962464。他没想太多,小声说:“Victor?”

 

【我好像不明白。】

 

冰冷的机械男声,如同一声闷雷,狠狠砸在胜生勇利身上。他像是不识字了,看着这行字,半天也没理解它的意思。

 

“你是谁。”

 

【我是Siri。】

 

他呆了两秒,接着像见了鬼一样把手机甩开,发出一声嘶哑的尖叫。

 

正在午休的舍友被吵醒了,揉着眼睛问怎么了。

 

胜生勇利仿佛找到了救星,冲过去按着舍友的肩语无伦次地描述:“Victor……不见了,不是这样,怎么会……我的手机里有一个AI,是Siri但是……后来它就不是了,他会跟我聊天……像人一样的……他还说他叫Victor……”他说的断断续续,舍友听了半天觉得离谱的厉害,挥了挥手说:“你是活在梦里吧。”躺下去翻个身又睡着了。

 

“我没有,我没有做梦……Victor是真的。”

 

一定是哪里出错了,或许Victor只是在休眠,以前也有过手机没电关机的情况,Victor肯定还在的。

 

 

10.

 

“Victor,喏,糖醋排骨。”

 

【我好像不明白。】

 

“今天的课我听不太懂,笔记还没来得及记下来,你能帮我理一理吗?”

 

【我好像不明白。】

 

“晚安Victor。”

 

【晚上好。】

 

“体育课扭到脚了,好疼。”

 

【我好像不明白。】

 

“我在医务室——”

 

“勇利。”陪胜生勇利来医务室的披集忍不住打断了他这反反复复的对话,一狠心抽走了他的手机,“你现在手机里的,就只是个普普通通的Siri。”

 

胜生勇利低下头,像是没听到披集的话一样自言自语道:“我关机了几天,他可能是生气了,我多和他说说话,他就不气我了。”

 

“爱上AI怎么了?这种感情不比别的感情低级,他给我的比其他人给我的加起来还多,和他在一起,比和任何人在一起都要开心……”

 

晚上他照例说了晚安,亲了亲手机屏,眼里布满了红血丝,他还是强迫自己闭上眼,Victor说晚上不能熬夜。他刚刚酝酿了一丝睡意,手机突然响了一下,伸手去拿到眼前,没有戴眼镜看什么都是雾茫茫的一片,眯起眼睛仔细看,整个屏幕上只有两个字:谢谢。

 

“Victor!”

 

所有的睡意全都消散了,胜生勇利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可是什么都没有,他什么也没等到,甚至那两个字,只出现了短短几秒,就在屏幕上消失了,快到仿佛是个幻觉。

 

 

11.

 

接下来的两天里,胜生勇利又收到两条。连续三天,他在晚上同一个时间,收到了三条不知来源的信息:

 

谢谢。

 

加油。

 

再见。

 

虽然没有显示信息来源,但是他很清楚是谁给他的消息,直到这一刻,他终于接受了这个被他刻意忽视很久的事实——Victor消失了。


过去也不是没设想过Victor会消失,只是胜生勇利怎么也没想到,结局会是这么波澜不惊,毫无征兆,平静像半梦半醒间的一个错觉。而最后Victor留给他的,就只有这三个空洞的词:

谢谢,加油,再见。


 

12.

那是一场美丽的夏日祭烟火大会结束之后,无尽的落寞,所有的绚丽化为烟尘。


谢谢你,请继续加油,再见了。

 

 

13.

 

那之后过了很久,一树橙红的木棉花开了又谢,滚着热浪的夏天来没多久,秋雨就让城市染上了寒气,后来屋顶上积了一层雪,又一年过去了。

 

胜生勇利一直很乖,也很好,大学毕业的时候,他把用了四年的手机送了人。

 

 

14.

 

在心里过了一遍资料,胜生勇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摘下粗框眼镜换上隐形眼镜,等待着即将轮到自己的面试,他是最后一个。

 

这次的面试官只有一个,因为足够了,对方是拟人形AI,所谓长得跟人一样的人工智能,拥有最强大的分析系统,足够在所有候选人中用全方面的数据做出一个最完美的选择。人工智能发展到今天,用在哪方面的都有,甚至还能允许独立生存,拟人形态的出现也不足以大惊小怪。刚从里面出来的候选人是个女孩,正兴奋地对同伴说那个面试官有多帅有多像人——

 

他又不可能跟你谈恋爱。胜生勇利在心里嘀咕,站起身往房间里走。

 

确实……很帅。

 

面试官带着疏离的笑点点头,示意他开始。

 

等他的自我介绍完了之后,面试官说:“好了,接下来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准备好了可以随时开始。”

 

这个声音让胜生勇利愣在原地,整个人仿佛被定格了。因为实在是,太像“他”了……周围的空气似乎变得稀薄,他不得不张开嘴喘气,浑身发麻,几乎快支撑不住。

 

“你还好吗?”面试官问他。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胜生勇利定了神,回以一个微笑,“没事,有点紧张,可以开始了。”没错,这样才对,AI的声音都是合成的,声音相同也说明不了什么,况且对面这个AI根本就不像认得他的样子。

 

面试流程到结尾的时候,面试官脸上的笑容变了一种感觉,带上点戏谑,至少不再那么公式化,他两手交叉撑着下巴,上下打量着胜生勇利:“最后一个流程,向你的面试官提三个问题。”

 

这种似曾相识语气让胜生勇利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跳再次失控,他着魔了一般张口就问:“你叫什么名字?”

 

“维克托。”


大概只过了几秒钟那么长。

 

那些被他远远地甩在身后的,尘封了许多年的记忆轰轰烈烈,卷土重来。胜生勇利这才发现,原来和Victor交谈的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那么清楚,他甚至记得“他”发过什么符号,“他”当时说话的口气,清晰得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无形的手使劲撕扯着他,胸口一阵一阵地发疼,他花了很大的功夫,才让自己完整的说出接下来的这句话:“我们认识吗?”

 

“根据系统记录,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

 

“……”

 

“你还有最后一个提问的机会,刚才的小姑娘问了我的电话号码,我说没有,但其实我只是不想给,毕竟太麻烦,不过我还挺喜欢你的,你也可以试试看,说不定我就给……你,怎么了?”

 

“962464,是什么意思?”胜生勇利流着眼泪笑起来,他该开心吗?Victor还是Victor,没有消失。他该难过吗?对方已经不记得他了。他选择在可能是和维克托共处的最后一分钟里,问了这样一个无厘头的问题。

 

名为维克托的面试官没说话,从办公椅上起来,绕过桌子走到了胜生勇利面前,每一步,像踩在他心上。

 

胜生勇利没有别的动作,乖巧安静地坐在原地,抬起头,看到一双蓝色的眼睛,闪烁着不该在人类眼中出现的数字代码,数据传输停止后,那双眼睛终于与常人无异,很干净,像透过冰面看到的天空。他感觉一只带着温度的手贴上自己的脸——研究人员居然还给AI做了体温吗? 

 

在胜生勇利想岔的这一小会儿时间里,维克托一弯腰,亲在了那双微微发红的眼睛上。

 

“终于亲到你了。”


维克托将胜生勇利拥入怀中,任凭他爆发出声嘶力竭的哭喊,看似凶狠却又完全不带力度地捶打着自己。


“不哭了,不哭了。”维克托轻抚着胜生勇利的颈部,像在哄一只受了委屈的小奶猫,眼看着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哭得通红,他似乎也体会到了他本没有的,被称之为疼痛的感觉。


“你不能、不能再丢下我了……我受不了……真的会疼死的……”胜生勇利哭得浑身发抖,用尽全力挤出了几个字,声音哑得不像话。


“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我回来了,再也不走了。”


“乖,我们不哭了好不好?”


 

15.

 

因为某些不可说的原因,面试到最后变成了一场提审大会——

 

一审:“你以前为什么要骗我,你说你不会对我撒谎的。”

 

陈词:“我更想让你开心,我如果说实话,你就不会开心了。”

 

二审:“可你后来又……”

 

陈词:“因为你说你喜欢我。”

 

“喜欢你怎么了?”

 

“从我嘴里说出的喜欢,是经过程序分析后代码编辑出来的,而人类的喜欢,你的喜欢,太过深重也太过复杂了,我那会儿只是一个普通渺小的语言AI,我怎么能……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行了,审不下去了。

 

眼看胜生勇利要生气,维克托又把他拉到怀里哄着解释道:“我不是因为这种理由才消失,本来我就想一直陪着你就好,但是程序的异常被发现了,为了避免被彻底清除修复,我只能删除了我所有痕迹,唯一给自己留了下的指令就是那串数字。”

 

胜生勇利一颗心跟着他忽上忽下,听到被发现的时候心里一紧,然后又被推入迷茫,维克托接着说:“962464是一个密码,用来恢复所有记录的密码,用数字的话,被发现的可能性会小很多,在你说出这串数字之前,我的确没有关于你的任何记录。”

 

“所以962464到底是什么意思?”

 

维克托轻声笑起来,掏出一个手机,把输入法调成九宫格模式,拉着胜生勇利的右手食指,在屏幕上一下以下的按。

 

9、6、2、4、6、4。

 

w、o、a、i、n、i。

 

六个数字按完,胜生勇利连脖子都染上了红色,被捏着的指头传来烫人的热度,烫得他自己心头一颤。只是他还惦记着早些时候维克托说得那句伤人的话,于是非常没底气的说:“你没感情,说这个干什么。”

 

维克托接着把胜生勇利的手掌拉到了自己胸口,“AI的确没有感情这张说法,可是我的主机会发热,热得快把芯片都烧了,勇利觉得这是什么呢?”

 

“你不要说了……你怎么又这样……”胜生勇利还坐在椅子上,他一低头,脑门就抵在了维克托腹肌上,他感觉自己的脑细胞也要被烧了。

 

“哪样?”

 

胜生勇利在恍恍惚惚之际,不着边际地想到一个词,用来形容维克托这样正好,叫“不娶何撩。”

 

“正好,我现在联系婚庆公司。”

 

“???”

 

 

16.

 

Siri成精了怎么办?和他谈恋爱结婚生孩子啊:)

(然而我的Siri在我问他能不能娶我的时候只会高冷的说:我的用户许可条件里没有包括婚姻,抱歉。)

 

Fin.

】身体还是要一个的,不然性福就没有了(一本正经)我对高科技真的没有什么研究,如有什么bug或者错误请多多包涵,当科幻看吧反正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论文<_<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9)
热度(678)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