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约策/18H】众生皆苦,你是草莓味

*没脑子的一顿糖,ooc注意

*原设背景,时间线两人重逢之后不久。

 

 

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刺鼻的烈酒倒在伤口上时,百里玄策还是忍不住抽了口气。百里守约小心翼翼地捧着那条腿,凑到伤口处帮他吹了吹,聊胜于无。

 

“哥哥,不骂我吗?”话是这么说,百里玄策倒是没有半点怕被挨骂的样子,等那股疼劲儿过去了,笑嘻嘻地朝他哥哥露出了两颗虎牙。

 

百里守约没把他的话当真,表情虽然不太好,手上动作倒是轻柔得很:“疼成这个样子还来讨骂,生怕我不够心疼?”

 

“哥哥——”拖了长长的尾音,百里玄策伸出手拽住他哥哥身上的袍子摇了摇,轻轻晃着腿,脚尖踢到了蹲在地上百里守约的膝盖,点一下,收回来,又点一下。

 

百里守约被他一连串小猫挠痒痒似的动作弄得没了脾气,毫无还手之力,自家弟弟在外面是个小疯子,在他面前却永远是这幅软软甜甜的样子,偏偏他最吃这一套,玄策一撒娇他就没辙。

 

“下次别冲得那么凶。”想了半天也只能抛出一句轻飘飘的嘱咐。

 

百里玄策在床上跪起来,掰过百里守约脑袋,“啾”一声亲在那片薄薄的上嘴唇上:“哥哥晚安。”

 

今天的晚安吻结束得猝不及防,百里守约舔了舔嘴唇,捏着笔杆的手指迟迟不动,看了眼被窝里隆起的一团,分了只手抓住了露在棉被外面的脚踝。

 

“吃糖了?”

 

床上的人已经把被子拉到了鼻尖,百里守约只能看见一双笑弯的眼睛和放松垂下的耳朵,手背随即被毛茸茸的尾巴尖扫了一下。

 

“没吃。哥哥不要弄我了,痒——”

 

 

 

 

百里玄策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依稀回忆起半梦半醒间哥哥说出去一趟,想到这儿,嘴角瞬间就塌下去了。

 

怎么又这样。

 

百里守约这样早出晚归已经持续好几天了,不让他跟着,也不告诉他去哪,营地里根本找不到人,唯一知情的队长也不肯说,被问得烦了,冷眼一飞,再多的话也不敢嚷嚷了。

 

小腿上的伤被包扎得十分完美,百里玄策伸出手去,在伤口处狠狠地掐了一下,疼。他是故意的,昨天挨那一刀也是故意的,像自己最看不顺眼的那种小孩儿,撒泼耍赖只为博得多一点的关注。血迹从纱布里渗了出来,他盯着看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哥哥不在,他再怎么疼也没人给他吹。

 

百里玄策有苦没地方诉,只能溜出营地逮着关外那些个匪贼泄愤,横冲直撞毫不收敛,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只是他前脚刚回来就被花木兰拎着耳朵训了一通,手劲儿大得直接拽下来几根毛,百里玄策嗯嗯啊啊的含糊应着,这幅样子让花队长感觉权威受到了挑战,挑着眉毛沉思。这位打架技能满点带孩子技能为负的队长思前想后还是搬出了杀手锏——

 

“我去告诉你哥”。

 

经过过去多次实践表明,这招就跟守约的枪法一样,百发百中,可惜今天失灵了。这句话说完,百里玄策接着冲她笑了笑,这让花木兰有点毛骨悚然,心想大事不妙青春期的小孩儿怎么这么难搞。她不知道的是,现在百里玄策的心里巴不得她早点去把百里守约喊回来。

 

无所谓关怀还是责骂,只要哥哥能多在他旁边呆会儿。

 

天不遂人愿,百里守约今天回来的还是很晚。百里玄策躺在床上,白天胡来的结果就是晚上伤口疼的睡不着,到下半夜的时候他听到了门口的脚步声,扯着被子往里头一翻,背朝门外立马装睡。

 

来人身上带着夜风的凉意,停在床边,半天没有动静,好久之后才叹了口气,替床上的人拉了拉被角。那一声叹气轻飘飘地掉在了百里玄策心里,化成锋利的针尖,密密麻麻扎得他喘不过气。

 

他还是头一次感受到百里守约心里的无力,哥哥总是那么强大,无所不能,可是再强的人也会累,在他面前撑着一口气,只因为身份是哥哥,因为发过誓要保护他。

 

百里玄策抠着被角红了眼,连续几日纠缠成结的心思在这一晚被毫不留情地撕扯剪碎,怪他太幼稚。想想也没有多复杂,百里守约早出晚归肯定是遇上什么紧要的事,带着疲累回来,还得顾着这个不省心总是添乱子的弟弟,叹个气都得找他睡着的时候。

 

乱七八糟想了一大堆,越想越难过,百里玄策快恨死自己了,死死咬着牙关,终于还是克制不住漏出了一声呜咽。

 

那边百里守约吓了一跳,以为是玄策做噩梦了,褪下衣物上了床,隔着被子把团成一团的人抱进了怀里,像许多年前安慰害怕打雷的小玄策一样,一只手顺着怀中人的颈部轻抚,低头不停地亲着那对微微发颤的耳朵:“不怕,哥哥在。”

 

 

 

百里玄策睁开眼,迷迷糊糊地才坐起来就看见百里守约抬着一碗粥坐在床边,揉了揉眼睛,差点想扇自己一巴掌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怎么这幅表情,不想看见我?”在玄策的手招呼到脸上之前百里守约成功制止了他,顺便用勺子把手里冒着热气的肉丝粥喂到他面前。

 

“不是……”才说了两个字他的嗓子就疼得厉害,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怕是是着了凉。接着他被措不及防堵了满嘴,等嘴里这一勺子粥咽下去了,他才找到机会把话说完:“哥哥,对不起。”

 

“先别说这些,把东西吃了然后吃药。”

 

从昨晚开始就乱糟糟的心情没有一点好转,百里玄策吸了吸鼻子,伸出手要去接碗:“哥哥最近不是很忙吗,我……自己吃吧,流了点血而已,抬碗还是——”

 

“不准。”百里守约难得对百里玄策这么强硬,后者慢吞吞地把手缩回去了,百里守约手上接着喂他,语气里带上了歉意:“玄策,这几天我大都在外面,是哥哥不好,以后不会再这样了。我保证,在我这里,没有什么事能比你重要。”

 

百里玄策心头一酸,差点又哭出来,他想,能一句话就把他所有的不安全都打消的人,应该也只有哥哥了。囫囵吞下一口粥,遢着的耳朵抖了两下重新竖了起来,含糊不清地说:“好吧,原谅你。”

 

最后一口吃完,百里玄策嘴角沾上了些,百里守约放下手里的碗,食指伸过去给他擦掉,手还没收回去就被对方眼疾手快地拽住了,头一低张嘴含了进去。百里玄策把那根指尖沾上的一点液体舔干净,舔完却不愿意松口,把整根食指含在嘴里吞吮,湿热的舌头抚摸着带茧的指腹,在准备攻占第二根手指的时候,手指的主人忍无可忍地把手抽出来了。

 

百里守约眼里有火,倒不是生气的那种火气,他捻了一下手指,似笑非笑:“伤没好别胡闹,到时候你一喊疼,谁都别想舒服了。”

 

“这几天下来,连亲都只亲了一下。”恃宠而骄这个词,说的就是百里玄策现在这样子,他没骨头一样地挨在百里守约身上,尾巴不安分地扫来扫去,可爱得过分,仰着下巴跟他哥讨吻:“哥哥,你亲亲我。”

 

百里守约依他言,把人按回床上,手扣住对方双肩,唇齿交缠,直到身下的人快受不住方才离开。百里玄策喘的厉害,双手还环在百里守约的脖子上,缓过来后手一收又要继续,百里守约捏捏他的后颈柔声哄着:“乖,先把药喝了再休息会儿,我就在旁边,哪都不去。”

 

这一次百里玄策睡得很香,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暮黄昏,百里守约当真还在,坐在旁边正在检查狙击枪。感觉到了玄策的目光,百里守约把视线从枪身移到玄策身上,不由自主地弯起了嘴角,阳光洒在他身上和头发上,染开一圈柔软的光晕。


百里玄策看的有些呆,心脏怦怦直跳,直到嘴唇被亲了好几下他才拉回神志,百里守约顺着往上亲了一下他的鼻尖:“醒了?我带你去个地方。”


“哥哥再亲一下。”对着百里守约撒娇是他的专长。


这一次吻得更深了些,百里守约捏着玄策的下巴,舌尖探进了齿间,温软绵长,不意外地尝到了一嘴的甜。

 

 


百里玄策跟着百里守约一路到了城镇里,百里守约买了一个糯米糕给他,百里玄策一脸茫然地跟在后面,他不太懂,这算是补偿吗?


这儿只是个靠近长城的小城,却仍旧有着城市应有的一份熙熙攘攘,车辚辚,马萧萧,许多街边小贩在叫卖刚出笼的月饼,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些个小巧精致的月饼。

 

今天是中秋?


“前些日子帝国发布了一批马贼的通缉令,赏金比以往的高出许多,正好赶在过节前赚点外快。”

 

百里玄策捧着刚到手的糯米糕吃得不亦乐乎,冷不防听到这样一句话,他反应过来这是百里守约在向他解释前些天去干嘛了。手里的糯米糕皮脆馅甜,粘香适口,他却有点食髓知味,想也知道百里守约赚那“外快”是为了谁。

 

暮色渐深,城中各家各宅纷纷亮起灯火,今天是中秋,亲人相聚,阖家团圆,清冷的夜色似乎也变得柔和起来,虽然早就不是出门需要人牵着的年纪,百里玄策还是乖乖地让哥哥拉着他,那些温暖光亮让他忍不住有些羡慕,自从和哥哥分离,他再也没过过中秋。

 

百里玄策偏过头看着百里守约:“只要能和哥哥在一起我就满足了。”


“这是两回事。”


“什么两回事?”


“玄策,这是我们重逢后过的第一个中秋。中秋,要家人团圆,要和和美美,昔日故乡已不复存在,长城虽然是栖身之地但也不能算作是家,我计划了些时间,之前的积蓄加上这次的赏金刚好合适,赶在中秋头天都安置完了,今天正好可以带你来看看。”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一处小宅院的大门前,百里守约话藏了一半,变戏法般的掏出一把钥匙,对准锁芯插进去,“咔嚓”一声打开了大门上的铜锁。

 

“中秋时节的万家灯火,想给你独一盏。给我最重要的,最喜欢的玄策。”


“哥……”

 

百里玄策这回是真哭了,大颗大颗的泪珠顺着脸颊往下掉,百里守约把他揽到身前,连哄带亲才堪堪止住了他的眼泪。百里玄策趴在他哥怀里抽抽搭搭,从怀里掏出了样东西塞到百里守约手里,带着鼻音的声音听起来尤为可怜:“我也有东西送哥哥……”

 

是木雕,雕的是他哥哥。他跟别人学了好久,总算是稍稍像了点样,虽然还是比不上百里守约的手艺,不过至少比他小时候送的那个好多了。百里玄策早些天就做好了,只是前些日子找不着人没机会送。

 

百里守约亲亲他红着的眼睛,解下脖子上的挂坠,把这个串了上去,重新戴回去,两个木雕在他胸口交叠在一起,这下是真的不分开了。

 

 

尾声

 

坐在新家里吃着亲哥亲手做的月饼的玄策,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件事。

 

“哥哥,我们今天不回营地没关系吗?”

 

“没关系。”

 

“队长明天不会切死我们吧?”

 

长城下正在狂啃守约中秋特供流心月饼的老板和各位同事表示,当然不会。


月饼万岁!中秋快乐!

 

Fin.


 】大家中秋99呀,远在异乡上学的我这个中秋连月饼都没有吃,惨兮兮我也想吃守约做的月饼

】十分荣幸可以和大佬们一起参加中秋活动!今天吃了一天粮感觉最菜的那个一定是我……油门还是没踩下去对不起各位TvT 

 

下一篇
评论(23)
热度(368)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