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一发完】酒和奶油

#酒后play##奶油play##新手开车#
喝醉酒的勇利太可爱了我忍不住想犯罪(老毛子:和善的笑容)


胜生勇利再一次喝醉是在拿到大奖赛金牌之后的banquet,比起上一次失意的一个人借酒消愁,这次气氛明显欢快了许多(如果忽略其他选手不时扫过来的怨念的眼神),或许是真的太高兴,又或许是周围的人的起哄,总之,戒酒这两个字暂时从勇利脑子里搬家,抱着“喝一点应该没关系吧”的侥幸心理,半推半就的喝下了披集递过来的香槟,结果后来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来——尤里奥再来一杯——!”此时走路已经摇摇晃晃的勇利,领带被自己扯得歪歪扭扭,西装外套也不知丢到了什么地方,满脸激动勾着尤里的脖子,抡起一支香槟就往小猫头上倒。


“啊啊啊啊!你是白痴吗离我远一点!!我警告你敢倒下来你就死定了!”
伴随尤里撕心裂肺的吼叫的是披集手机的闪光灯,虽然从banquet开始好像并没有停过。



你问维克多去哪了?


在那边,乐呵呵地跟我们的官方(?)摄像师披集抢机位。



“喂!那边的拍够了没!拍够了就滚过来把这只猪领走!”好歹制止了勇利用一瓶酒毁掉自己引以为豪的金发,尤里面色不善地看着拽着自己打算埋到宴会厅中央的巨型蛋糕里的勇利。妈的,还不如尬舞。



“抱歉抱歉,机会难得忍不住就多拍了几张。”总之最后维克多终于带着很欠揍的笑脸来到了灾难现场,此时勇利的鼻尖以下的半张脸已经跟蛋糕最上层的奶油来了个亲密接触,等脑袋拔出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沾满了奶油,而尤里乘机终于趁机挣脱逃之夭夭。



“尤里奥你也尝尝吧这个超——级好吃——诶?”抬起头的勇利发现身边的人换了一个,脑袋暂时短路了一瞬,因为眼镜早就被甩到一边,视线里朦朦胧胧,身子往前一凑,连带着整个人一起往前扑了过去,被维克多稳稳地揽住,几乎是脸都贴到对方脸上才看清是谁。



“维克多?”不知是因为不太明白为什么对方会在这里还是单纯因为没戴眼镜,我们的金牌得主眼神显得十分迷茫。



“勇利,现在你的时间以及你,归我。”维克多眼神扫到勇利半开的领口,那里也蹭上了不少的奶油,包括锁骨,面前的人还伸舌无意识地舔了舔嘴边的白色,所谓单纯的色/情最要命。维克多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应该早一点过来,这样的勇利曝光在那么多人面前,让人心生不悦。



“维克多,来吃一口吧!”浑然没有自知的勇利用手指沾了一点蛋糕上的奶油,笑嘻嘻的送到维克多嘴边。



如果此时我们切换到维克多的视角来看勇利,大概是这样的:脸上和身上分布着白色黏腻物,手指碰着自己的嘴唇,眼睛亮晶晶的,对自己说着“来吃一口”这种话。



快,谁来帮我堵一堵鼻血。



事实证明行动快于思考,等维克多从巨大的视觉冲击里缓过来的时候,已经不受控制地舔掉了勇利指尖上的奶油,并且只留一只手环着勇利的腰,另一只手挑起了勇利的下巴。



“勇利啊,有时候无辜也是一种……?!”嘴角有软软的触感,随即,舌尖扫过。



等一下,亲爱的勇利,你能不能让我把酝酿了好久的台词念完。


这个暴击来的有点快。


艹。


“这里沾到了。”勇利一脸认真的,还带着点“我是不是很棒快来夸我”的小骄傲。虽然平时跟小猪接吻的次数也不少,但由对方主动这还是第一次,即便在对方眼里这只是单纯地帮自己清理。就是这样才会让人心痒痒啊!


不能忍。


是个人都不能忍。


维克多当然是人,而且还是战斗民族的人。



“各位,我还有点家务事,先失陪了。”
笑得灿烂的维克多,在众人注目礼下把勇利腾空抱起,迅速撤离。仍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勇利,心满意足的埋在维克多怀里,丝毫没有对即将发生的事情产生一点点危机感。

有时候无辜也是一种罪。





晚会上的人:双目已瞎。



那么问题来了,是被这对狗男男瞎的还是被闪光灯瞎的?






车走这里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1760682506492#_0


Fin.

】半夜难以入睡二十分钟手机备忘录速打,如你所见没什么内涵的题目
】就是想看勇利宝宝喝醉啊,没啥别的(乖巧)
】第一次开车 技术不好,别晕车_(:з」∠)_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379)
  1. 维勇YuriMr.Lion狮污昂爽 转载了此文字
  2. 蜜蘋果Mr.Lion狮污昂爽 转载了此文字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