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一发完】你值得被温柔以待

#原著向##糖罐#
#第八话吻足观后脑补#

在一次平常的练习中,勇利摔了一跤,本来这也没什么,对于花样滑冰的选手来说,在练习的过程中一次次地受伤已经是家常便饭,无论是他自己,还是维克多,又或是每一位花滑选手,都不可避免地忍受着长年累月的伤痛在身上留下的印记。有句调笑的话,有一百种花样滑冰的姿势,就有一百种花样受伤的方法。

勇利本以为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一次,毫不在意地爬起来继续练习,之后和维克多一起去吃晚饭。


回到酒店后勇利拿着浴巾进了浴室,花洒的声音传出,维克多趴在床上刷着sns,半天也不见勇利出来,百无聊赖之际,索性爬起来走到紧闭的门前,敲门。


“勇利—— 我们一起洗嘛——”


“不用了!我、我就快好了!”


“啊这可真伤人心。”


“维克多……”


………


“那个……维克多?”几秒的安静后,勇利的声音隐隐约约的响起。



“是改变主意了吗勇利~? ”


“你能不能……帮我一下……我的脚好像动不了……”勇利的声音有点变了味,低低的,带上了几分孱弱,像是在隐忍着什么痛苦。


下一秒浴室的门就被拉开,氤氲了整个空间的水汽顺着门边溜走,维克多面色难得露出焦虑,他看到勇利站在花洒下,背靠着墙壁用以支撑自己的身体,眼神里装满了无助。


“维克多,我,刚刚突然一下就……”


“我们先出去吧。”伸手关掉了花洒开关,温柔地揽过勇利,把人的重心放到自己身上。“勇利,抱住我的脖子。”


“这会把你的衣服弄湿……”勇利小声的开口,同一瞬间感觉到维克多听了之后眼神变得有点可怕,心虚地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乖乖地照做。


维克多手上施力把勇利稳稳地横抱起来,走出浴室,把他放在床上,再给勇利披上浴衣,动作轻柔地像对待一件稀世珍宝。


刚刚那样一丝不挂被维克多抱在怀里,好羞耻……回想着维克多身上的气息,勇利不由得红了耳朵根。当然现在的情况不容他脸红心跳太久,眼下最大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已经肿起来了。”维克多皱着眉,手指停在勇利脚踝处,力度适当的进行按摩,饶是如此还是让勇利忍不住“嘶——”了一声,这一声也让维克多的脸色更加阴沉,手上的动作却更加得轻柔。


“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


“今天练习的时候摔得有点重,想着和以前一样应该没事所以就……”这样的维克多勇利还是第一次见,维克多周围散发的气场让勇利说话时不由得缩了缩身子。


“那个,明天还有比赛的,今天休息一下就好了,没关系比赛我会尽力!”看维克多的脸色完全没有恢复,勇利试图转移话题。


“勇利……”维克多轻叹了一口气,帮勇利揉着脚踝的手停了下来,然后把那只带着许多伤痕的脚包裹在手掌中,抬起,吻下,动作虔诚得仿若向女王宣誓效忠的骑士。


每一寸,每一个伤口都被唇舌温柔地抚慰,每一个动作里都是满满的疼惜,勇利随着维克多的动作,整个人都难以控制地颤抖起来,羞红了整张脸,忍不住想把脚缩回。


“维克多……!别……”


“不要乱动。”


最后一吻落在脚踝,维克多抬起头,抵上勇利微微发烫的额头。在害羞吗这个小猪?明明更羞耻的事情都做过呢。


“维克多,你不生气了?”对着近在咫尺的脸小心翼翼的开口,看到对方嘴角勾起的弧度,终于松了一口气。


“勇利,答应我一件事。”


“请为了我,好好爱惜自己。”


“不然这里会疼,不亚于勇利伤口的那种疼。”


勇利睁大了双眼,眼底里有浅浅的水光,右手被按在维克多的左胸口,有力地跳动传到指尖,再顺着指尖流淌到自己的心脏,周围一切都很安静,心跳和心跳的声音被无限放大。


“……好。”


勇利听到自己这么说。


“那维克多也要答应我,同样的事。”这样的伤,维克多并不比自己少,甚至要多得多,回握住维克多的手,眼底里是满溢出的情感。


“遵命,我的女王。”这一吻,唇齿相接。


他们还会受很多次伤,还会流很多血,但在今后的无数个夜晚里,他们就像相依的两只兽,互相舔舐着对方的伤口,他们会一直在一起,直到天地混沌,万物堙灭。




Fin.

】写着写着想到一句话 爱你就像爱生命(笑)
】想起有一集的一个镜头,勇利的脚上都是伤,心疼x 结合第八话吻足,突然想写一个温柔缱绻的故事,勇利宝宝这么好,维克多你要好好疼他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210)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