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完结]Love has already come·爱神早已降临

*又名:一枚戒指引发的事故

*甜的,想证明老毛子除了会耍流氓以外还是能苏的

*人设是官方爸爸的OOC是我的

*阅读指南:每一章横线前是原著背景的世界线,横线后是平行世界的世界线

 

(一)二重奏

 

“勇利,你这是……扫除?”

 

刚回到酒店里的维克多,面对满室狼藉,不明所以地看着满屋子乱翻的勇利。听到声音的勇利转过身看着维克多,心里又是委屈又是焦虑,泪水从眼眶里滑落。

 

“怎么办维克多……我的戒指,不见了。”

 

 ——————————————————

 

那是在一个冬日,身为学长的维克多和勇利在一起后的第一次约会。

 

 

咖啡厅里播放着一首小提琴和钢琴的合奏曲,低回悠扬,让人身心不由得放松,暖饮散发出的热气四散在空气里,空气里溢满了甜腻的味道。

 

“维克多,你去过西班牙吗?”

 

“没有哦,怎么了?”

 

“没看错的话,你的戒指是Carrera y Carrera吧?”

 

维克多端起咖啡杯的手一顿,抿了一口便放下杯子,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摩挲着戴在右手无名指上的金色戒指,抬头朝勇利笑了笑。

 

“这枚戒指不是我自己买的,是别人送的哦。”

 

“这样啊……”勇利愣愣地盯着那枚金色的戒指看,喜欢的人手上戴着别人送的戒指,可是不知为什么,自己心里除了酸涩的感觉外,还有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古怪。“是很重要的人?”

 

“应该是吧。”

 

“应该?”

 

维克多单手托着下巴,抬起右手伸开五指对着前方的壁灯,戒指在灯光下微微地闪着光,双眼像是要透过戒指看到什么东西,或者说什么人。

 

“其实我不记得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戴着了,一直以来都把它当做护身符呢。”右手收回到勇利眼前,漂亮地打了一个响指把对方的视线成功从桌子移到自己身上:“勇利知道的真多啊,我对这枚戒指可算是一无所知。”

 

“不,那个,请别在意……我也只是猜想而已,或许也不是……”得到了意外的夸奖,胜生勇利有些羞赧,扯了扯围巾妄图遮住泛红的耳根。

 

好可爱。

 

维克多感觉心脏被什么东西用力敲了一下。

 

“勇利说是的话那就是了。”心情很好的维克多,克制不住心底的老流氓,站起来俯身凑近勇利,解开他的围巾,再一圈一圈的围起来,过程中有意无意用手掌蹭过对方的脸颊,完毕后轻轻揉了揉对方的脑袋,手指因为触感太好忍不住流连了一会儿,心满意足的看着因为自己的动作而浑身僵硬满脸通红的勇利。

 

“围巾要这么围才不容易被风吹到,要是勇利因为跟我出来约会而生病了的话,我会自责到死的。走吧,接下来该去电影院了。”

 

“好、好的!”

 

终于回过神的勇利,看着自己的手被暗恋多年的男神牢牢的牵住,心花怒放且心慌意乱,从维克多和自己交往后到现在,与自己之前一直平淡无奇的人生对比,这一切简直美好到像是一场镜花水月。

 

再之后,恢复思考能力的勇利也终于明白刚才古怪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了,维克多手上的戒指,近看和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那枚可真像。

 

 

(二)安魂歌


It's a nightmare day.


“没关系我明白了,不要哭了勇利……你先别急……乖别哭了……”房间里,维克多拉过勇利,手忙脚乱地扯了几张纸巾帮人擦着眼泪。

 

“你仔细想一下,上一次戴着是什么时候。”

 

完全不擅长面对这种情况的维克多,只能尽量柔声细语地安慰,勇利堪堪止住了泪,眼里还有湿意,咬着下嘴唇,用不太确定的语气开口:“练习之前摘下来放在盒子里了,练习结束之后,和大家一起去吃了饭,回酒店之后发现不见了……”

 

“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维克多怎么办……”

 

眼看勇利说着说着眼眶又一红,维克多几乎是下意识把人抱到怀里,一下又一下抚着勇利的背。“勇利,没关系的,这不是你的错,找不到了我再给你买一个就好。”

 

“不行!”

 

勇利挣开了维克多,双手按在了对方肩上,突然提高的音量把维克多吓了一跳。

 

“对维克多来说,是可以替代的吗?”勇利低着头,从这个角度维克多无法看到他的表情,不过直觉告诉维克多,如果现在不说点什么,不采取一些什么措施,后果好像会很糟糕。

 

勇利感觉自己的脸被捧起,仍旧泛着红的眼角被温柔的亲吻,然后是鼻梁、嘴唇,这个吻十分温和,舌尖只是轻轻地舔过唇瓣,缠绵片刻随即分开。

 

“勇利,把都一切交给我吧,现在听我的,先好好睡一觉好吗?”

 

想说的话被堵在喉咙里,面对这样的维克多,勇利不知道如何拒绝,好像真的像维克多说的那样,睡一觉醒过来,一切都会变好。即便知道这只是安慰自己的话,但是只因为有维克多在,只要有他在,自己就能安心。

 

不过……

 

 

“维克多……床板刚刚被我掀了……”

 

“……Unbelievable!”

 

 ——————————————————————

 

It's a beautiful day

 

维克多和勇利在电影院看了一场浪漫的爱情片,坐在喷泉广场的长凳上分享了一个巧克力味的可颂,在路过教堂时,正好有婚礼正在举行,两人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他们看到新娘和新郎幸福地挽着手走向天神,向彼此宣誓,交换戒指,在观礼群众的祝福声和掌声里接吻。

 

勇利眼里流露出憧憬和向往,在冬日的暖阳里煜煜生辉,然后他听到耳边传来维克多的声音,每一个字都像烟花一样炸在耳边,声音不大,却震得人的心脏像被电击一样酥麻。

 

“我们也会这样的,在未来的某一天。”

 

 

(三)咏叹调

 

胜生勇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翻了一个身,维克多还没有醒,整个人侧躺着面朝自己,银色的发丝有些凌乱。昨天两人花了不少的功夫勉强将房间恢复了原样,自己直接摊在床上睡了过去,看来维克多也是累得够呛吧。

 

戒指去昨天的餐厅找找看吧,昨天太晚了没办法再去找,房间里不在的话或许是昨天吃饭的时候盒子掉了出来……抱着这种想法准备悄悄起身,在抬手揉眼睛的时候大脑却立刻停机,不可思议地盯着自己的右手。

 

无名指上,是他的戒指。

 

“维、维克多!”

 

“唔……怎么了勇利?”被叫到名字的人手一伸把勇利捞到怀里,眼睛半睁半闭地看着他的恋人。

 

“戒指!是……维克多找回来的?”

 

“恩,施了个法术就回来了。”

 

“……”

 

“不是找回来了吗,怎么还是这种表情啊——”维克多轻轻地笑了,拉过勇利的右手,在戒指上烙下一吻。“昨天你睡着之后,我去了餐厅和冰场,最后在冰场的椅子上找到了。”

 

维克多一句话就把昨天找戒指的过程带过,但是勇利知道,这并没有维克多嘴里说的那么简单,冬天的夜晚那么冷,维克多有着凉吗?那么大的冰场,他找了多久?

 

“明明今天去也可以的……”勇利看着维克多,右手与对方的手十指相扣,声音闷闷的。

 

“万一被别人拿走了可就再也找不到了,这可是我们的订婚戒指哦。”

 

勇利呼吸一窒,这个人,总是这样……好像自己现在能做的,也只能用力地抱紧对方了吧,当然,他的确这么做了。


“维克多,”把自己埋进维克多怀里的勇利,十分难得的,直接的进行了告白,“怎么办啊……好喜欢你。”

 

……

 

“喜欢得不行了。”

 

 ————————————————————————

 

黄昏时分的街道和教堂泛着柔和的金色,一天的约会接近尾声,分别之际,勇利轻轻地拽住了维克多的袖子。

 

“维克多,我有个东西想给你看。这个,是我一直戴在身上的……”

 

勇利把挂在脖子上的挂坠解了下来,取下那枚戒指递到维克多面前,不出所料地看到了维克多惊讶的眼神。

 

维克多摘下了自己的那枚,把两枚戒指凑到一起,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对对戒。“这真是一个奇迹……勇利,它们是一对的。”

 

然后维克多笑了,那是勇利今天见过的,最好看的风景。

维克多帮勇利把那枚从脖子上取下的戒指戴到了他的右手无名指上,在教堂前交叠的双手,金色的指环

 

“看来,爱神早就降临了,我们是命中注定的一对。”

 

尾声·叙事曲

 

 

“维克多,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们都是很普通的人,你还是我的学长……”

 

“然后呢?”

 

“然后……”

 

 ————————————————————————

 

“勇利,我刚刚做了一个梦。”

 

“嗯?”

 

“我梦到我们都是花样滑冰的选手,我做了你的教练。”

 

“后来呢?”

 

“后来……”

 

 

“我们在一起了。”

“我们在一起了。”

 

——————End——————

 

】戒指到底是Carrera y Carrera还是Maria Dolores我不确定,所以随手用了前者

】虽然这对官方那里已经够甜了但是我依旧舍不得写刀,糖吃再多也不会腻呀,希望能在这个冬天给大家带去暖暖的感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287)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