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完结] Roll around of days·此去经年

*原著向接11话/甜虐皆有/HE

*人设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后来他想起有人说过,“年少时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

 

(一)

这是个大喜的日子,这么说好像哪里不太对,但仔细一想也没毛病,胜生勇利得到了自己花样滑冰生涯的第一块大奖赛金牌。第二天冠军的手机就已经被祝贺电话打爆,在第二十五通电话打到勇利手机上的时候,被晾在一边多时的维克多头上冒起了黑线,数量足以遮挡住他那在灯光下反光的额头。

 

不过下一秒,维克多头顶的局部天气瞬间阴转晴,因为勇利挂断电话后犹豫了一会儿,把手机关了机。

 

“诶诶?勇利,这样没关系吗?”努力想表现出自己非常善解人意,然而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快说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

 

“没关系,回去之后再回拨也可以的。”

 

勇利朝维克多一笑,然后低下了头,挠了挠后脑勺,声音轻地像是在说给自己听:“总觉得,像做梦一样……”

 

维克多正好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之前点的两份炸猪排饭被端了上来,炸得金黄的猪排,配上鸡蛋盖在热气腾腾的米饭上,香气四溢,引得人食指大动。勇利对服务生说了声多谢,转过头先维克多一步开了口:“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呢,维克多,开动吧。”

 

准备好的话卡在嘴边,维克多准备伸出去触碰对方的手一顿,转了个方向抬起了桌边摆好的筷子。好吧,炸猪排饭确实看起来很不错,当然肯定不会有勇利妈妈做的好吃就是了。

 

在大喜的日子的第二天里,冠军和他的教练在巴萨罗那的一家日料店里享用着获胜后的特别奖品——炸猪排饭。

 

 

“勇~利~再分我一块炸猪排吧。”

 

“不行!维克多刚刚从我这里已经拿掉一块了。”

 

“这里的分量太小了完全——不够。”

 

……

 

处在欧洲西南的西班牙,没有寒冬酷暑,即使在冬季也依然暖风和煦,舒服得让人误以为在这样的日子里做什么事都来得及,是个一年四季都很适合谈恋爱的国家。两个异国青年在这个国家咋咋呼呼地吃了一份炸猪排饭,其中一个在另一个吃完后递了一张擦嘴的纸巾过去,他们说笑着走出店铺,背对着太阳,沿着水泥大路慢慢地走,黑发的那位往前跑了几步向后转了个身,两个人变成了面对面,一个往前走,一个向后退,画面美好得和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一样。如果忽略倒着走的人不小心撞上了身后的电线杆这一事实。

 

 

(二)

 

维克多万万没想到,作为冠军的奖励,勇利只要求他陪自己去吃炸猪排饭,他一开始暗自猜测过勇利可能提出的内容,勇利可能会想让他留下来,可能会想去旅行,甚至直接提出结婚,又或者因为太过高兴,脑袋里暂时没考虑过这些。所以当勇利毫不犹豫地说出“维克多和我一起去吃炸猪排饭吧”的时候,维克多十分意外。

 

他看着站在自己前面倒退着往后走的勇利,他们注视着彼此,聊着很轻松的话题,黑发的年轻人迎着阳光,朝他笑,两个人的影子重叠在了一起。维克多总觉得今天的勇利有点不一样,只因为他觉得勇利笑得太过开心,思索无果的维克多,把这归结为胜利后难以抑制的喜悦,那是当然的,他也很开心,开心到忍不住做了个恶作剧,眼睁睁看着小猪快要撞上电线杆却不怀好意地没有提醒,理所应当地收到了像撒娇一样的极为可爱的抱怨。

 

他们快到酒店的时候,路灯依次亮了起来,感受到身边的人停了脚步,维克多不明所以地转过头,无声地询问。勇利低着头,路灯冷白色的灯光打在他头顶,像一道追光罩住了他整个人,维克多心脏忽地被扯动,酸胀地发疼,此刻他莫名地一点都不想听到勇利接下来的要说的话。

 

“维克多。”

 

乖孩子,停下来,不要说。

 

“我们就在这里分别吧,我买了今天晚上回日本的机票,我该去机场了。”

 

“……勇利,为什么。”

 

维克多看到勇利抬起了头,是他今天露出最多的那种笑容,他音调软软地跟自己讲话,他说比赛结束了我也就该回去了他说维克多你也尽快回俄罗斯吧他说谢谢这么长时间的陪伴他还说教练费拜托就等我回去以后再给你吧现在身上可能没带那么多钱……

 

维克多把手攥成拳,勇利为他戴上的那枚戒指硌着他的指骨有点疼,他想开口打断,他甚至想吼叫,他想责问站在自己面前表现得云淡风轻的人,可他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的勇利笑得这么好看的看着他,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维克多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他看来这短短的几分钟无比难捱,勇利的声音停了,他终于开口说了一个字,然后落荒而逃。

 

他说,

 

“好。”

 

只是他不知道,如果刚才他回头,他就能看到勇利蹲下了身子,一只手扶着路灯,另一只手紧紧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泪水布满了他前一秒还是笑容灿烂的脸。

 

一切都按照心里想好的,都结束在了这场比赛后。

 

第二天的新闻体育版是这么写的:日本花样滑冰选手,本届大奖赛金牌得主胜生勇利,宣布退役。

 

 

 

维克多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足够了解勇利,可事实证明他错了,他发觉自己从来都不知道勇利想要什么,他能十足地确定勇利是爱他的,可是为什么?事情的发展始料未及,他百思不得其解,一度郁郁寡欢。

 

回到俄罗斯后维克多没有去训练场,他的状态不太好,可以说是消沉,现在的维克多完全没心思进行练习,他呆在家里闭门不出,一遍一遍地反复看着那个视频,那是最初勇利滑的《伴我身边,不要离开》。

 

这段时间里只有马卡钦陪着他,视频里出现脸部特写的时候,贵宾犬会扑上去,爪子按在屏幕上使劲摇尾巴。维克多揉揉马卡钦的脑袋,嗓音低哑。

 

“马卡钦,你也想他了吗?”

 

这种状态持续了许久,直到他收到一封邮件,邮件是勇利的姐姐发过来的,内容很短,只有一张照片和一句话。

 

照片是勇利的房间,跟维克多之前在日本见过的不太一样,房间里贴满了他的海报,桌子上立着他的照片,有长发的,也有剪短头发之后的,有比赛时的抓拍,也有用于宣传的图。照片右下角显示的拍摄时间远远早于自己去日本的时间。

 

照片下面附着一句话——

 

你该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隔了几天,全世界都知道了阔别花滑界许久的维克多· 尼基福罗夫重回赛场的消息。冰上的帝王回归,首场比赛整个场馆快被被粉丝挤爆。他一出场便是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抬起手亲吻无名指上的戒指,然后表演开始。

 

我知道你在看着我,我知道你想看我重新站在冰场,少年时的我曾让你移不开视线,现在的我依然可以做到,只是这一次你能感受到吗?现在的我所有的情感都源自于你,我始终属于你。

 

 

(三)

 

年少时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

 

在滑自由滑的时候,勇利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句话,曲子进行到了小提琴加入的那部分,小提琴的和弦轻柔婉转,和钢琴完美的配合在了一起,其实老实说,勇利觉得小提琴从一开始就该存在的,就像维克多之于他,自始至终都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联合跳跃。

 

维克多,维克多,维克多……

 

后内四周跳。

 

年少时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遇见你,我从来没后悔过。

 

后外三周跳。

 

谢谢你,谢谢你来到我身边。

 

横一字。

 

你属于世界,现在是把你还回去的时候了。

 

阿克塞尔三周跳。

 

我好喜欢你……

 

后内点冰四周跳。

 

最后一个跳跃完美着冰,欢呼和掌声几乎就要掀翻这个滑冰场,他大喘着气,摆出结束动作,连指尖都跟着颤抖起来,后内点冰四周跳成功了……这是他最完美的一次Yuri on ice。

 

维克多激动到直接把他抱起来转了好几圈,死死地抱着他不撒手,他也回抱着维克多,用尽全身力气般的,许久许久。

 

后来,后来的事情他脑子里有些迷糊,拿到金牌后,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好像是参加了banquet吧,好像尤里奥一脸不情愿但口嫌体正直的特地跑过来跟自己说了恭喜,好像维克多问他想要什么奖励,这不是废话么我想要你啊…… 然后他听到自己说“炸猪排饭”。不过有件事情他始终记得清清楚楚,他得把维克多还回去了。

 

再后来,勇利回了日本,维克多……维克多应该回俄罗斯去了吧?他一直不敢特意去关注关于维克多的新闻,半夜里却睡不着,抱着维克多的海报发呆,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不是吗?不要太贪心,不要太贪心……

 

维克多回归了,他看了他每一场比赛,每一次都会忍不住落泪,维克多的心意,透过屏幕传达到他眼前,他终于体会透彻。他把头埋进柔软的枕头里,喃喃自语。

 

维克多,我好想你啊……

 

 

(四)

 

维克多· 尼基福罗夫,这位花滑界的传奇人物,在一个初春正式退役。他在回归的三年里给无数人带去了惊喜,他的技术依旧完美无缺,不一样的是他的情感,他不再居于那个高高在上的神坛,他走了下来,作为人的悲喜苦乐被他展现的淋漓尽致,宛若新生。他完美的给自己的滑冰生涯画上了句号。

 

退役后没多久,维克多参加了一个访谈节目,他还是他,一举一动都依旧能撩得万千少女欲罢不能,他在摄像机前谈笑风生,从俄罗斯的雪糕聊到马卡钦的新项圈,然后在主持人问出某个问题的时候,意外地,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主持人问他:“如果能回到过去的话,最想回到什么时候?想做什么呢?”

 

现场的气氛变得很奇怪,维克多半垂着头,眼里晦暗不明,正当主持人以为自己问了什么不该问的,准备打圆场换下一个问题时,维克多说话了。

 

他抬头,歪着脑袋笑得很开心,嘴里却说出了让所有人为之一愣的话:“回到三年前自杀。”

 

“oh 相当意外且有趣的回答,能和大家说一下原因吗?”主持人很快接了话茬,眼里表现出探寻的意味,在她看来这大概是很值得发掘的信息。

 

“巴塞罗那有一条我叫不上名字的街,三年前在那条街上,我最爱的人迎着太阳笑着看我,倒退着走路……”维克多停顿了一下,如果仔细看的话,任何人都会在此刻震惊于他眼底能让人溺死其中的温柔。“那是我迄今为止最幸福的一刻,如果我的生命能结束在那一刻,该是多么圆满。”

 

“真是……真是个浪漫的故事啊……不过粉丝们要伤心了呢,您的爱人该多么幸运——”半晌才回过神的主持人,对于维克多的一番堪称表白的话语,惊讶地不知如何往下接。

 

“不,幸运的人是我。他教给了我很多很多东西,是他让我得到了life和love,他赋予了维克多这个人全新的生命和灵魂。”

 

“勇利,我爱你。”

 

维克多看着镜头,眼里是绵长的爱意,他知道他正看着他,他曾经答应过只注视他一个人,现在到了该兑现的时候了。

 

与俄罗斯相隔甚远的日本,在一间普通的日式房屋里,水滴砸在地上的声音与维克多说出的最后一个音节同步,接着又有一个声音响起,轻柔得仿佛羽毛掠过般。

 

“……知道了,我也是。”

 

门铃响起,胜生勇利揉揉眼睛,胡乱的抹了两把脸,关了电视起身去开门。情绪还处在激动状态的他,拉开门的时候用力太猛,不小心整个人往前一倾,意料中的摔倒没有来临,他稳稳的跌入一个熟悉的怀抱,阔别了三年的怀抱。

 

刚刚止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肆意地沾湿了抱着自己的人身上那件驼色的大衣,双手抖得厉害,紧紧地抓住大衣衣领,他哭得一抽一抽的,那人静静地抱着他,一只手轻轻地在他背后给他顺气。

 

“维克多……”

 

“是我。”

 

“维克多……”

 

“我在。”

 

“维克多……”

 

下巴被温柔地抬起,紧接着是那张和刚刚节目中的访谈对象一模一样的放大版的脸,亲吻从嘴角过渡到哭得红肿的眼睛,一下又一下。

 

“勇利,我回来了。”

 

维克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盒子,退役之后他重新去了巴塞罗那的那家珠宝店,定做了一款铂金的对戒。他打开盒子,缓缓地单膝跪下。

 

“三年前的约定,现在来兑现希望不会太迟。勇利,你愿意和我结为伴侣吗?”

 

勇利吸了吸鼻子,这样的场合他却莫名有点想笑出来,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的求婚场面居然是这样的啊,一个从异国赶来风尘仆仆舟车劳顿,一个一脸眼泪鼻涕还蹭了对方一身。

 

“答应再也不抢我碗里的炸猪排的话,我就考虑一下。”

 

“我的小猪什么时候也学坏了啊——”四目相对的时候,两个人都笑了,像那日夕阳下的巴塞罗那街道,他笑得周围的一切都失了色,“我这个人都是你的了,你还担心什么。”

 

勇利没有告诉维克多,那天晚上是他三年来头一次睡的一个好觉,他埋在维克多怀里,梦里梦到17岁的维克多,银色的长发,优美灵动的身姿,骄傲又自信的笑容,惊艳得不可万物。他醒来,偷偷地在熟睡的人脸上亲了一口,有什么比梦中人是枕边人更幸福的呢?交握的双手上戴着同一款对戒,把手握紧了一点,蹭了蹭身边的人,合上眼睛继续睡,仍旧是一个好梦。

 

后来他又想起那句话——年少时不能遇到太惊艳的人,好在这句话在某个特定的条件下不成立,那就是两情相悦。

 

 

 

Fin.

 

关于【本文中】一点点人物心理剖析:

勇利一边希望能拥有维克多,一边又渴望看到维克多重返冰场,而且他也深知维克多对花滑的爱,这造成了很矛盾的局面,最后他选择了放手,把维克多还给世界。
维克多选择回到冰场,不仅是因为对花滑重新有了激情,也因为他终于明白了勇利所想,他给了勇利第三条路,即使他回到了冰场,他依然只属于他。最后他圆满的结束了自己的花滑生涯,毫无顾忌的回到勇利身边。之后就是夜夜春宵从此老毛不早朝

 

*11话教育我,小虐怡情

*本来想写一个“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的苦情(?)故事,但是还是算了,终究舍不得虐他们,HE万岁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0)
热度(1130)
  1. 余月玖昭Mr.Lion狮污昂爽 转载了此文字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