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完结]Temptress Moon·风月

*大佬(?)维x舞娘勇

*人设是官方爸爸的ooc是我的

*脑补一下勇利穿舞娘服我整个人简直幻肢硬……来自 @浮云一别 的点文,设定有小改动

 

入夜,寒风肆虐的街道上已经鲜少有行人,这座古旧的城市的表皮开始沉睡,与之相反的内里,隐藏在地下那些富丽堂皇的高级会所,纸醉金迷、灯红酒绿正演到高潮。

 

在昏暗醉人的灯光下,舞台上出现了一个背对的人影,吵吵嚷嚷的声音变小了,男人们眼里都开始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据说这是今天的重头戏,一位来自东方的男性舞娘,由着这个噱头,要得到今晚这家会所的入场资格难如登天,够格坐在台下的,全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舞台上的人开始了动作,首先是脚尖,慢慢地点起,向前一滑,带着身子转了半个圈,简单的一个动作,却有十万分的风情,每一个在座的人都感觉心脏仿佛被那摇曳的裙摆轻轻扫过,酥酥麻麻,人们终于看到了这位舞娘的正面,黑发散落在肩膀,眼睛以下遮着一块白纱,东方人特有的深色眼珠亮得让人心悸,上身仅有一件吊脖抹胸,臀胯前后用两片镶金边的紫色半透明网纱遮挡,长度垂到膝盖,姣好的身材显露无疑,勾人的锁骨,纤细的腰身,修长的双腿,每一个部位都能让人血脉偾张。

 

有人忍不出吹了一声口哨,台上的尤物似是漫不经心地抬了抬眼皮,随即以缓慢的动作合着鼓铃的节奏开始扭动,欢呼声渐渐大了起来,黑发舞娘手腕和脚腕上的金色铃铛颤个不停,随着他的旋转发出挠人心弦的声音,他不知哪里拿出来一根长绸带,指尖和足尖配合得绝妙,绸带始终若即若离地贴着身体缠绕回旋,脚尖一踢一踩像是踏在心尖上,极好的柔韧性让每一个动作都显得轻盈又柔媚,腰窝若隐若现,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弧度,最要命的是他的眼神,随意在谁脸上轻轻一点,都能让那人克制不住想下跪臣服,举手投足全是慵懒的色气。整个会所里的气氛史无前例的达到了高潮。

 

“他叫什么名字。”正对舞台,坐在整个会所正中的那个席位的男子,侧过头朝着立在身边的侍者问了一句,眼神却是没有半分从那舞娘身上移开。

 

“胜生勇利,尼基弗洛夫先生。”

 

“真是世界上最棒的Eros。”银发的男人手指敲着扶手,意味深长地笑了。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克里斯一定要他今天来光临自己的会所,还说什么“一定会让你高潮到停不下来”了,不过到底是让谁高潮到停不下来,还说不准呢。不经意扫了一眼四周,无疑不是亢奋的满脸通红的人,敛了笑容轻轻“啧”了一声。

 

碍事。

 

 

正当这个时候,舞娘手上那根绸带向台下扫了过来,旁边的人一晃神,只看到那位尼基弗洛夫先生手一伸便拉住绸带的末端,敏捷地跨了几步跳上了舞台,顺着绸带一扯,那位东方舞娘一个踉跄整个人都倒在了他的怀里,很满意的听到怀中人的一声惊呼,下一秒轻而易举地就把人打横抱了起来。

 

“他归我了。”抛下这么一句话,也懒得去管已经沸腾了的人群,径直抱着怀里的尤物离开舞台,舞台边的克里斯连带着媚眼一起抛过来一只套房钥匙,稳稳地落在胜生勇利的胸口。

 

站在房门口,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笑着抬了抬下巴:“亲爱的勇利,开门吧,我现在没有多余的手。”自从被抱起就一直保持僵硬状态的胜生勇利终于在那个亲密的称呼刺激下回了神,得手忙脚乱地拿起身上的钥匙开门,羞得红了耳朵根,完全忘记了还有让这个人把自己放下来的选项。这一点反应自然逃不过男人的眼睛,只觉得可爱得紧,明明舞台上能诱惑得人移不开眼,下了台居然是这么纯情吗。

 

胜生勇利被人轻柔地放到床上,他用双手颤颤巍巍勉强支撑起上半身,垂着眼睛不敢抬起,对方那双似是锁着大海的眼睛似乎是带着些笑意,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自己,就算是在套间里,也还是能听到远处大厅里的喧闹声,他只希望外面再吵闹一点,好掩盖自己振聋发聩的心跳声。

 

“尼基弗洛夫……先生?”

 

“叫我维克多。”维克多又靠近了一点,一只腿站在地面,另一只跪在床上,双手撑在那诱人的腰肢两侧,几乎是将勇利整个人罩在身下。

 

维克多话音刚落,胜生勇利明显地抖了一抖,带着手腕和脚腕上的铃铛轻轻一响,半晌从嘴边挤出三个勉强能听清的音节:“维……克多……”。

 

“乖孩子,不用这么害怕,是我吓到你了,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看着对方完全不敢与自己对视的样子,维克多有些沮丧,他承认,自己的确对面前的人起了兴趣,不过自己真的有这么可怕吗?安抚性地拍了拍那片裸露在外的肩膀,稍微退开了些身子,毕竟是难得自己一眼就看中的宝物,还是慢慢来得好。

 

“不是害怕……”

 

“恩?”因为对方声音太小,以为自己听错了的维克多,还没来得及确认,领带被人用力地拉扯住,随着铃铛清脆的声音,维克多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顺着力道压在了胜生勇利身上,两个人鼻尖完全贴到了一起,呼吸相缠,只差一根手指的距离就能触到彼此的嘴唇。罪魁祸首依旧红着脸,眼睛却是终于对上了维克多的。

 

“我不是害怕,只是紧张……维克多,对我做什么都可以。”棕黑色的眼眸里是足以震动维克多的坚定,那双眼睛里除了维克多自己,再没有别的。

 

“勇利你……我们以前认识?”维克多这么问倒也不奇怪,如果是归结为那所谓一见钟情的说法,是不可能有那样炽热得像仰慕神明一样的眼神的,那里面包含的感情浓烈得就快要溢出,让维克多的心脏都为之停跳一拍,他绞尽脑汁地回想,若真是遇见过这样的人,应该不可能忘掉才对,可是任由他怎么回忆,都没办法在记忆中找到面前这个人的身影。

 

“不……”黑发的青年打断了维克多的沉思,他咬了咬嘴唇,想了一下适当的措辞接着开口:“是我,单方面的认识维克多,维克多并不认识我。”

 

“诶?”

 

“我今天来这里是因为你。”胜生勇利攥着维克多领带的那只手力度更大了些,他努力睁大了眼睛,眼底盛满了灼人的光。

 

“维克多,我是为你来的。”

 

空气似乎升温了几度,伴随着维克多的沉默的时间越来越长,胜生勇利那好不容易提起的一口气渐渐松了下去,他这才注意到自己和维克多现在的姿势有多暧昧,而且造成这一切的都是自己。慌乱地松开了手,错开了那张近在咫尺,让自己魂牵梦萦的脸,正当内心挣扎着不知道要怎么开口的时候,耳边传来了轻轻地叹息,那淡淡的一声直接地刺到了心底,浑身像是坠入冰窟般僵硬。

 

维克多……维克多这是,讨厌自己了……吗?果然自己还是……不行……

 

维克多还沉浸在那几句惊人的话语中,他见过许多自己的倾慕者,能让自己如此心动的,恐怕只有眼前这一个了吧——突然感受到手背上滴落了什么湿漉漉的液体,神志被拉回,侧过头却看到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勇利的眼中接连不断地往下掉。头一次的,因为一个人心里有了“咯噔”一下的感觉,身体最先做出反应,拉着袖子贴上勇利的眼眶,表达已经近乎语无伦次:“诶——勇利你、你在哭吗?啊啊啊——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我先跟你道歉好不好,对不起,别哭了……别哭……”

 

刚刚跌入谷底的心情被维克多手足无措地言语和动作搞得又提起来。勇利眨了眨眼,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就这么哭了?就这么在维克多面前哭了?好丢脸好丢脸好丢脸……

 

“咳咳,那个,维克多不用道歉啊,是我太反应过度……听到叹气,还以为被你讨厌了……”忍住把自己埋到床里的冲动,鼓起勇气揪住了维克多的袖口轻轻扯了扯。“维克多不用擦了,会把你的衣服弄脏。”

 

“唔啊——刚刚真的是吓死我了——”长舒了一口气,自然地伸手揉了揉那惹眼的黑发,语气放得温和又轻柔:“那个啊,是在感叹哦。我居然有一天能收到这么令人心动的告白呢,还是从这么可爱的勇利这里。”

 

“顺便觉得有点伤心,勇利知道我的事情,可我却不知道勇利的事情。”

 

“所以勇利,可以毫无保留的展现给我吗?你的全部。”

 

维克多把双手覆在勇利的手腕上,用恰到好处的力度扣住,手指专注地摩挲着那一小串金铃,一抬眼,满意的收获了一个小番茄。天哪,真的是太可爱了>❤<

 

 

他们的故事,才正要开始。

 

Fin.

 

 

 

 

我这么正直,猜猜有后续吗

 

 

那当然

 

 

 

有啊

 

 

——————事后小剧场(事中就 自行脑补吧 比心)————

 

“所以为什么勇利要扮成舞娘呢?虽然我是很满意就是了,可是被其他那么多人看到了我超级——不爽啊!”

 

“那个……不是维克多自己说的吗?”

 

“我说过?”

 

“有一次采访,问到喜欢的类型的时候不是说希望能像性感的舞娘一样什么的……为了这个我还去练了好久……”

 

“那种随口应付的东西……”

 

“哈?!”

 

“啊不管,勇利以后也要穿给我看哦~不过只准在我面前穿就是了。”

 

“不是说随口……?”

 

“可是如果舞娘是勇利的话我就是真的喜欢。不只是舞娘啊,勇利要是想试试护士、警察之类的我也——”

 

“好、好了别说了,我知道了/// 维克多喜欢的话我穿就是了/// ”

 

 

————————好了真的完了————————

 】标题temptress这个词信息量很大 度娘那里把它翻译成“诱惑男人的女人” 蜜汁适合这篇文

 

】哎哟,就是一个泡男神成功并且(bei)喜(gan)结(le)连(ge)理(shuang)的故事,跟正剧有那么一丝丝关系(虽然大概看不出来)

 

】前半部分我是单曲循环《舞娘》写出来的,现在满脑子都是“旋转 跳跃 勇利他闭着眼”

 

】本来想发车的但是最近看好像到处都是车,看得太多了突然就没了写的欲望(事实是车技不如人),隔壁的车坐多了也来这里疏肝养肾一下嘛

 

】看情况写不写后续吧,有灵感有合适的梗就写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332)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