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完结]Hopeless Love`·所爱隔山海(01-09 全文合集)

*已完结,把之前的发一个合集方便大家阅读

*原著向  有私设 中篇HE 一个糖罐子
*时间倒流症paro,致敬《逆流者》

 

你生命中有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人——你觉得他会永远陪伴着你,一直走下去,但前一天他还在你的身侧,下一秒就蒸发在时间里,再不复现?

你并不知道,他已经转身,在你的背影里,在你察觉不到的时间中,独自走向年迈苍苍的另一端。

——《逆流者》

 

Chapter.01 三月十三



“诶?”



维克多拿着笔正好准备在日历本上划掉新一天的日期时,他感觉有些不对劲。今天是14号,他本来要把13划掉,可是原本昨天就被划掉的数字12却干干净净地留在本子上,片刻的奇怪后维克多也没有多想,拿着笔连续划掉了两个数字。


无意间点开手机,待机界面上显示的日期却是3月13日,正当维克多在回想自己是否记错了日期时,备忘录里的提醒内容突然跳了出来,维克多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个他不会记错,这条备忘录明明已经在昨晚被自己删掉了。


如果说手机和日历还不足以引起维克多的重视,那么电视里的内容就是完全让维克多懵住了,早间新闻里的跳出的日期是3月13日,接下来的新闻完全复制了昨天的内容。维克多沉着脸关了电视,之后的内容他无心再看,毕竟他昨天已经看过一次了。


维克多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陷入这种未知的境地让他慌乱且焦躁,这种焦躁的心情直到他来到训练场时上升到了极点。

 

雅科夫的训话,尤里奥的失误,和昨天一模一样。


维克多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疼。看来不是做梦。手里的冰咖啡被用力按在脸上,他现在实在是需要冷静一下。


这也太tm荒唐了,所有的迹象都在显示,他正在经历昨天。


后来维克多回到家里浑浑噩噩地睡去,再醒来,拿起手机,屏幕上的日期显示着:


3月12日

 

Chapter.02 逆流

 

在不短的时间里,维克多终于搞清楚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他当自己生了病,并将它命名为时间倒流症。所有人都在顺着时间的河流向前走,只有他被一种不知名的力量倒推着逆流而上,一步一步退回过去。

 

一开始是很难适应的,毕竟最近以来的日子并不是很令人舒心,所有经历过的痛苦又得经历一次。维克多尝试过改变当天发生的事,他翘掉了一整天的训练带着马卡钦跑去泡温泉,还把马卡钦的毛剃了个精光,然而第二天醒来他依旧躺在家里的床上,马卡钦毛茸茸的脑袋贴着自己的脸。

 

随后维克多渐渐地习惯了这种生活模式,不过始终令他最担忧的一点,随着时间一天天往回逆转,他不可避免地会再见到勇利,他有点期待,也有点惆怅。

 

维克多算了算时间,勇利离开他三个月了,或者说,他还有三个月,就要见到勇利了。

 

 

俄罗斯的寒潮来势汹汹,日本的青年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可惜围巾也无法遮挡住他日渐苍白的脸,胜生勇利拖着行李站在路边准备打车去机场,接着面前停下了一张私家车,那是维克多的车。

 

“维克多你……”勇利惊讶地看着摇下玻璃窗的人,动了动嘴,不知该说些什么来掩饰自己的慌乱,他趁维克多去滑冰场的时候迅速收好了东西离开,他以为自己时间充裕,不曾想却被逮了个正着。

 

“我没有去滑冰场,上车。”就是因为去了才让你跑了,重来一次怎么可能再犯同样的错误。维克多难得庆幸自己这个时间倒流症,之前勇利的不告而别让他愤怒又痛心,这一次他可是开了外挂,他的小猪逃不了,那些来不及说出的话他终于可以说出。

 

“勇利想一个人偷偷地跑去哪里?”

 

坐在副驾驶上的人听到这话身子条件反射地一抖,喉咙痒得发疼,开始抑制不住的咳嗽,几声微弱的喘息让维克多心脏一紧,伸出手轻柔地拍着勇利的后背,他轻叹一口气。

 

“你这样子,我怎么能让你走呢。”

 

“不是的!”暂时停止了咳嗽的勇利一把抓住了维克多还停留在自己背上的手。“维克多,我已经……不能滑冰了……我现在没办法再……”再待在你身边了,我已经没有和你并肩的资格了。后面的几个字硬生生卡在喉咙里,因为维克多堵住了自己的嘴唇,维克多像是在安抚受伤的幼兽,轻轻地舔舐着他的唇瓣,在他耳边一遍一遍重复着同一句话,任由勇利的泪水落满了自己的肩膀。

 

勇利,我爱你啊。

 

 

维克多还是把勇利送到了机场,他在机场大厅看着勇利离开的背影,被光晕成模糊的一点,维克多想,当初勇利应该是这样,孤零零地带着行李,带着破碎的梦想和无望的爱离开俄罗斯,不过这次不一样了,他在看着他。

 

勇利坚持要走,维克多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确信,明天他们还会再见。

 


Chapter.03 金银


“下面进行的是颁奖仪式。”


“本次大奖赛最令人惊叹的大概就是胜生勇利和他的教练兼对手维克多·尼基弗洛夫分别拿下了金牌和银牌,这真是绝无仅有的!历史性地一刻!”



“等、等一下,维克多选手……维克多选手!面朝胜生勇利选手单膝下跪!”


“OMG!他手里拿出了银色的戒指!是的!你们没有看错!就是戒指!”


“维克多正在向胜生勇利求婚!Woooo!!让我们和全世界观众一起见证这个神圣的时刻!为他们送上最真诚的祝福!”


…………


解说在几近疯狂的欢呼,领奖台上的两个人无疑成为了今晚的焦点,虽然他们并没有考虑过铜牌得主的感受。



“我们很久以前就说好了吧,拿到金牌就结婚,订婚戒指被勇利抢先了,结婚戒指就由我来吧。”


“勇利,我们结婚吧。”


维克多和勇利右手上还戴着那枚在巴塞罗那买的金色戒指,勇利只觉得脑袋里像被投了一个核弹,炸得他神智飘忽无力思考。



伴随着耳边传来观众齐声的尖叫“答应他!”勇利终于羞红着脸伸出自己的手,只是维克多拉过他的手时,他才发现维克多手抖得有多厉害,紧接着勇利就用力反握住了维克多的手,眼里是同样的坚定和深情。



“好。”


观众席以及电视前的人们爆发出潮水一般的尖叫,像是要把整个滑冰场掀翻,勇利还看到好几个女观众捂着心口一脸幸福地直接晕了过去。


所以你们真的不想关心一下铜牌选手吗……



当然不想╮( ̄▽ ̄)╭


两个人翘掉了banquet,躲开一大堆扛着长枪短炮来势汹汹的记者溜回了酒店,默契地把手机关机,然后是理所当然的一场不可描述。


“一金一银,刚刚好呢……为什么当初没想到呢……”


勇利从浴室擦着头发走出来,看到维克多趴在床上,对着奖牌和戒指自言自语,就着维克多的话随口一问:“没想到什么?”


“不、不是,没什么。”维克多差点没拿稳手里的奖牌,把奖牌放在一边床头柜上,轻轻摇了摇头。



“我们今天……唔……明天会有很多新闻吧。”勇利在维克多身边坐下,揉了揉还在发烫的脸,想了想今晚过后要面对的狂轰滥炸,自己居然有点……期待。


“明天?对,对,明天……”维克多突然笑了一下,眼里晦暗不明。“如果没有明天就好了……”


勇利有些不明所以,维克多这个反应不太正常,不过容不得他多想,维克多又把勇利拉到怀里,刚出浴的人浑身上下都是诱人的气味,情难自禁下两人又做了一次。



在被做晕过去前,勇利想,今天的维克多好像哪里不太对,抱住自己的手臂用了比平时大很多的力,像是害怕自己下一秒就消失不见。



胜生勇利不知道的是,对于维克多来说,没有明天,只有昨天,一觉醒来,没有人会记得这场求婚,勇利也不会记得这场近乎疯狂的做爱,没有金牌和银牌,也没有银色的求婚戒指。



毕竟没人会记得明天才会发生的事,除了在时间河流里逆流而上维克多。


维克多紧紧地抱住已经熟睡的勇利,他想起在正常的时间线里,当时的他并没有求婚,他本以为时间倒流症是天神给自己的一个机会,后来发现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玩笑,只要这个病症不能治愈,他就什么也留不住,这不是什么外挂,这是惩罚才对。

 

就算是这样……

 

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求婚了,哪怕所有人都忘了也无所谓,自己记得就够了,勇利在那一刻眼里的光有多耀眼。如果说这是惩罚,他甘之如饴。


维克多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勇利这么开心了,他跟着开心起来,总体情绪却十分古怪,因为大概是没有人能像他一样,一边开心,一边绝望。


 

Chapter.04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婚(上)


看到钻戒的时候,勇利捂着嘴,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


维克多拉着勇利的手笑得勾人,可勇利接下来的话却出乎了他的预料。


“不行的,维克多。”



“为什么?难道勇利不想跟我结婚?”眨巴着眼睛,满脸委屈,一脸如果你说不想就哭给你看。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勇利慌乱地摇着手,就算知道维克多这个表情多半是唬自己,他还是拿他没办法,他从来就拿维克多没办法。



对着维克多的脸勇利再也没有再拒绝一次的勇气,只是踌躇了一下,说了另一句好像不太着调的话:“可我只拿了银牌……”



勇利这话里的暗示其实已经很直接了,然而维克多还是想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哦,该死……


维克多的郁闷写满了脸,那还是自己挖的坑,说什么“拿到金牌后结婚”,也不怪他差一点忘记这件事,主要是已经过了太久,理论上,那只是前几天的事,不过对于正在把自己的三十岁以前的生平倒过来经历的维克多来说,已经间隔了好几年了。



心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自己以前为什么这么爱搞事情。


活该活该活该……



这是维克多第一百三十一次求婚,也是维克多买的第一百三十一枚戒指,当然对于勇利来说,它们永远是第一次。



时间倒流症是把涂了糖霜的刀。


一开始时间倒流症把勇利带回自己身边,让勇利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让他们回到最甜蜜的时候,让维克多有更多的时间把目光投在勇利身上,做一些自己以前没做过的,能让勇利开心起来的事。



伤人的是,只有维克多能记得这一切。


从并肩站在领奖台那一天起,维克多就隔三差五地跟勇利求婚,他乐于买各种不同款式的戒指送给勇利,镶钻的、素圈的、镂空的、CYC的、DR的、Tiffany的……托时间倒流症的福,自己的信用卡从来不用担心被刷爆,维克多自暴自弃地想。



终于回到了这个时候啊……自己陪伴着勇利拿到的第一个奖牌,银色的,总让自己想到第一次求婚送出的那枚戒指。


最终维克多还是把戒指硬塞给了勇利,并且在自己的强烈要求下两人将二人间的其中一张床当作了摆设。

 

他们在黑暗里耳鬓厮磨,直到维克多抵不住汹涌而来的困意,沉甸甸地睡去。



Chapter.05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婚(下)


这天是短节目比赛。


直到勇利比赛节目完成后跪倒在地上时,维克多模模糊糊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些什么。


耳边传来观众的突然爆发的惊呼,勇利感觉有人走了过来,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件外套便落在了自己身上,他抬起一点头,看到了伸到面前的一只手,再往上,是熟悉的脸。


“勇利,我们走吧。”


维克多……


勇利在心里默念了一遍维克多的名字,揉了揉眼睛,露出一个漂亮的笑容,拉着维克多的手站了起来,小声的用只有维克多能听到的声音念叨了一句“维克多你怎么这么好。”


一点都不好。


这是维克多听到那句话后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句话,他大概清楚自己错过的东西了,他错过了很多对勇利好的机会。


明明可以更好的。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维克多几乎和勇利寸步不离,勇利在接受采访,维克多就站在一边看着他,投过来的眼神热烈得记者都不好意思再问下去。


“维克多不去看比赛吗?”勇利把身上的外套还给他的主人,脸上的热度自刚才到现在还没有消散,


“我比较想看你哟。”


维克多这是在撩人吧,绝对是的吧……!勇利忍不住搓了搓脸,自欺欺人地想让泛起的红晕不要太明显。


采访后的两人坐在看台上看下面的比赛,勇利的手被维克多拉在怀里,有一下没一下地被玩着手指,身边的人全程没有说一句话。


维克多倒也不是刻意的,只是自己都已经看过一遍了,第二次再看,已经没有当时那么深的震动。


还是勇利最好看。


维克多看了一眼勇利,他的勇利聚精会神地看着赛场上,时不时还发出几声赞叹。


“咳咳。”成功把勇利的视线吸引到了身上,在勇利疑惑的表情下凑近了对方的耳朵。


“之前说的我反悔了,不管勇利拿到怎样的名次,我们都要结婚。”


回到酒店后,原本记忆中的,勇利提出的“让一切都结束在比赛后”并没有发生,勇利一进门就捂着脸跑到了浴室,任凭维克多敲了好久的门也不出来。


啊啊啊害羞的勇利太可爱了!求婚真的是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可是自己和勇利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结婚呢。只要时间倒流症一直不能治愈,就永远不可能会结婚,而且过几天,手上这枚勇利送给自己的戒指就要消失了,再之后,勇利会和自己越来越生疏,啊对了勇利还会变回胖胖的——


维克多坐在床边胡思乱想,想到勇利以前圆圆的小肚子有点想笑,然后又很难过。


因为那之后对于自己来说,就是暗无天日的,再也没有勇利的时光……


那天晚上,记忆中的那场谈话没有发生,可是维克多的眼泪却再一次地滴落在了房间里的地毯上。



Chapter.06 山海


无能为力和无可奈何真的是让人超级厌恶的一种感觉,维克多已经体会过无数次了。


右手无名指上勇利送给他的,金色的圆圆的东西已经没了。时间现在已经回到了大奖赛决赛之前,他们还没有去巴塞罗那,那枚戒指还躺在橱柜里。


正常人的感情是会随着时间不断地加深,而他和勇利之间却因为逆流的时间而变淡。直接体现在现在跟勇利求婚,要想得到肯定的答复已经越来越难了。


愁人……


“怎么了维克多?”勇利把菜单递给服务员,转头就看到维克多愁眉紧锁。


维克多回神,勇利眼里浓浓的担忧和一些别的情愫他一眼就能看出,他的心脏突然跳快了几分。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勇利每次看向自己的目光里,都会带着类似的感情,热烈又小心翼翼,想藏起来又欲盖弥彰。


这是就是爱吧?


这一定是爱了。


这个小笨蛋……


勇利是喜欢自己的,维克多无比笃定这一点,那么两个人之间拉开的距离,原因只会是……自己。


维克多心里清楚,他和勇利在一开始本来就隔了高山大海的距离,那片山海后来被慢慢地磨平,他在这一程逆流之旅里往回看,惊觉勇利带给自己的东西远比自己想的还要多。从什么时候起,勇利就已经用那样的眼神注视着自己了,只是自己竟然现在才发觉。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一次,就由自己来平了这片山海吧,山海不是不可平,只是没有遇到有心人。


“勇利,以后每一天我都会爱你多一点的。”


“突、突然说什么呢!!”


勇利慌忙之下随手抓了餐盘挡住了脸,这里是餐厅啊……维克多的眼神和说出来的话都太犯规了,可是,好开心……维克多一声不吭,以为维克多不高兴了,勇利忐忑地放下盘子,心一横深吸一口气:


“那就请多指教了!”


维克多心里一阵悸动,这是爱。这不是隔山隔海的Hopeless Love ,他们会相爱,他们的爱会茁壮地长大,会开花,会结果。


嗯……结果……


“维克多,怎么笑得这么开心?”



Chapter.07 改变人生的事


一定要让这该死的倒流症停下来。


可是查了无数的资料,动用了各种资源,到现在也只能获得零星半点的信息,根本无法推测这场病症的起因,也无法得到治愈的方法。


揉了揉安静地趴在一旁的马卡钦的脑袋,想到一开始自己还把贵宾犬身上这些柔软蓬松的毛剃光了,维克多很是愧疚,干脆张开怀抱用力抱了抱它,然后被马卡钦口水蹭了一脸。


维克多现在在机场等勇利。那个时候马卡钦吃了温泉馒头差点小命不保,自己回到了日本,之后带着马卡钦去机场接了勇利,今天正好是勇利回日本的那一天。


身边坐着一个白发的老者,手里端着一杯滚烫的咖啡,起身时没怎么站稳,杯子不小心往右边一斜,大半的液体就这么洒在了维克多的腿上。


腿上传来的灼热感让维克多条件反射地站了起来,忍不住低吟了一声,一旁的老人连忙放下杯子递不停地道歉:


“噢!噢!这位先生,真的十分抱歉,我不是有意的,尽快处理一下烫伤——”


“没关系,反正明天全都会好的。”


维克多不在意地摆摆手,反正已经是晚上了,很快时间又要往回走一天了。老人听了这话,神情突然变得十分古怪,说出了一句足以惊吓到维克多的话。


“冒昧一问,你说的明天,是昨天吗?”


老人走了,维克多脑子里还回荡着他临走前那几句话,自己兜兜转转了那么久,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一个同样患有时间倒流症的人,不同的是,老人已经治愈了。


“要治愈时间倒流症很简单,你只需要在回到你人生经历重大变动的那一天,再做一次那件改变你一生的事,就可以回到时间倒流之前了。”


“如果错过呢?”


“那你就只能独自走向时间的尽头,消失在逆流里。”


接住勇利扑过来的身子时,维克多心底已经有答案了,他克制不住地吻了吻勇利的额头,勇利说直到退役为止就把自己交给他了,他说听到自己说:


“不只是退役,勇利今后的人生,请都交给我吧。”


改变自己人生的那件事,就是自己为了一个人从俄罗斯跑到了日本,站在温泉池里对那人说“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教练了。”


从那天起,他的生命被点亮,他看到了从未见过的风景,他坠入爱河。

 

 

 

Chapter.08 跨越千山万水


是夜。



维克多躺在床上没有丝毫睡意,明天他就身在俄罗斯了,明天,就是他来到勇利身边的日子。他想了无数种见面要说的话,他总觉得自己最初做得还不够好,就算之后勇利不会记得,但他还是想给两个人一个最完美的相遇,完成这个相遇后,自己就能回去了。


可这样真的好吗?



突如其来的,心底有个声音这么问。如果回到那个时候,他没有求婚,勇利还是生了病,还是离开了自己。



如果没有遇见自己,勇利会不会更好一点?是不是就不会在在西伯利亚的寒潮下染上重病?是不是就不用那么久地怀揣着一份隔山越海的爱?



类似的念头一旦产生,就不断地在维克多脑袋里疯长,随之而来的窒息感仿佛要把他撕裂,维克多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到底带给了勇利什么呢?是不是,不要遇见比较好……



维克多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下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勇利,正常时间线里,已经从他身边离开了的勇利。


维克多睁着眼睛眨也不眨,害怕下一秒眼前人就消失不见,是勇利,是他的勇利啊。



这个时候的勇利,比以前成熟了许多,因为病痛变得清瘦苍白了许多,眼睛却一如既往地亮着灼人的光,嘴里说出的一字一句重重地敲在了维克多心上。


“维克多,我一点都不后悔。


维克多教了我好多好多的事情,因为遇见了维克多,我的世界里才出现了色彩,我无法想象没有遇见你的人生……



维克多,不要丢下我。”



维克多用手摩挲着心上人的侧脸,面色平静,内心却是汹涌起伏,刚刚勇利的一席话把他沉入海底的心又打捞起来,放在阳光下烤得快要化成一滩水,原来一切都是这么简单的事,最初他是他心里遥不可及的光,最后他们却成为了彼此的救赎。



“勇利不愧是我爱上的人,总是会让我大吃一惊。”


相爱的两个人在梦中相视而笑,这个绮丽的梦让维克多斩断了自己最后一丝犹豫,他要跨越自己和勇利之间被时空划开的千山万水,去见他的一生所爱。



于是,现在只剩最后一个问题了——“亲爱的,你躲到哪里去了?”




Chapter.09 用记忆为你写一千封情书



“维克多去写小说的话一定会大卖的。”这是勇利听完维克多对于时间倒流症的描述后发表的评论,十万分的真诚。



而对于自己在不久前问的“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这个问题的答案,维克多的原话是“是勇利自己告诉我的”。


姑且不谈可信度,总之现在的情况是,维克多找到了勇利然后又把他带回了家,至于生病,维克多在见到他时第一句话就是:“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离开你,你也不许离开我。”



好了好了,皆大欢喜——




才怪。


维克多最近形迹十分可疑,整日整夜的呆在书房里不知道捣鼓什么,每次自己询问,维克多总会拿一些甜蜜的借口搪塞过去,在书房里发呆想自己啦,睡着了梦到和自己结婚啦,诸如此类让人脸红心跳,再多的疑问也说不出口。


不过好奇心是驱使行动的一个关键因素,维克多越是掩饰,勇利就越想一探究竟,于是在某一天维克多出门的时候,勇利终于推开了书房门。



只是看一看应该没关系吧……



维克多家里的书房和其它房间是一个风格,干净清爽,书桌正中有一张摊开的信笺纸,看起来是刚刚开始写,旁边整齐地又摞着两堆。勇利走进书桌,内心小小的纠结一下还是把目光放在了摊开的那张纸上,心里默念着就看一眼就一眼……



只是一眼扫过去,勇利居然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这好像是给自己的信?好奇心膨胀到顶点,刚刚在心里念过的话全都作废,反正横竖是写给自己看的,早晚也会看到的,勇利接着往下看,信的内容很短,只有几句话:



我亲爱的勇利:

三月十三日,是我患上时间倒流症的第一天,你不在我身边,我很难过,我爱你。

From:维克多·尼基弗洛夫



勇利呆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时间倒流症,维克多跟他提起过,却绝口不提具体发生过什么,以至于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以为这只是维克多编造出来的,可这些信……勇利拿起了堆在旁边的信纸最上面的一张,展开,里面也是同样简单的字句:



我亲爱的勇利:

三月十二日,我患上时间倒流症的第二天,你依然不在,我很想你,希望这个莫名其妙的时间倒流症会把你带回我身边,我爱你。

From:维克多·尼基弗洛夫



勇利心跳如雷,他感觉自己浑身都在颤抖,干脆把整摞信纸铺开,顺着顺序一张一张打开,每封信内容都大同小异,以他的名字开头,一个日期,一个记数,一两句对他说的话,一句我爱你,最后以维克多的名字结尾。


整整一千封。


“这是给勇利的情书哟。”



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勇利一转身就扑到维克多的怀里,维克多身上还带着些外面的寒气,可勇利觉得那是世上最暖的一个位置了。


“刚刚出去取东西了,本来想好好准备一下晚点再给你的,既然被你发现了的话,那就现在吧。”


稍稍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维克多一手抱住勇利细瘦的腰,凑过去用鼻尖蹭了蹭勇利:“自从得了时间倒流症开始我就一直在想,能为勇利做什么,时间倒流症让我根本留不住任何东西。”


“维克多给我的已经够多了……”勇利哽咽着声音,红红的眼眶里晶莹的液体在打转,许多细碎的事情,比如自己哪天胃口不好,什么时候喜欢上了某家店里的蛋糕,全部清清楚楚地写入了信里,那是维克多对他一千个日夜的爱。勇利真的太想哭了,如果时间倒流症是真的,那么维克多为自己做的一切自己都不会记得,只要一想到这点,心里就酸涩得要命。


“不,还不够。”拇指按了按勇利发红的眼角,维克多的声音里好像灌满了陈年的红酒,醇香醉人,“勇利,不要哭,我不能让你为我难受,我想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



“后来我终于发现时间倒流症唯一带不走的就是我的记忆,所以我把那段时间里每一天记住的,关于勇利的记忆都写出来,我希望你知道,我会永远注视着你,我爱你。”



这个世界上没有比确认自己爱的人也同样深爱着自己更让人陶醉的事了。什么时间逆流症,什么病情,什么多余的顾虑,勇利统统都不想管了,他现在必须做点什么,立刻,马上!


“维克多!我们结婚吧!”死死地拽住维克多的手,勇利的目光灼热,像极了很久以前的那天对着摄像机大喊出“爱”的模样。



维克多被勇利突如其来的反应吓了一跳,脸上是苦恼的表情,语气却是无限的宠溺:“求婚这么重要的台词居然被勇利抢先了,真是……没办法了。”


“遵命,我的女皇。”


在勇利惊讶的目光里,维克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看那外形谁都能猜到里面是什么。


在小小的一间书房里,他们许下了最真诚的誓言,后来是顺理成章的,交换戒指,接吻。舌尖与舌尖纠缠,谁也不肯退让,互相勾在一起发出黏腻的水声,身体的每一寸紧贴在一起,倾诉着对彼此的渴望,衣裳一件一件落在地上,他们的身体在做爱这件事情上已经无比契合,只是今天更多了一份神圣感,结合的那一刻,两人皆是抑制不住地叫喊出声,紧握的双手上,银色的戒指带着圣洁的光芒。


他们之间本来只是一份隔了山海的情意,到最后那片山海终于被相爱的人一起磨了个干净,化成了紧紧相依的缠绵。从那一刻起,他们的生命被打上对方的烙印,生老病死,什么都不能把他们分开。




Fin.




】>3<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我发现我好喜欢写求婚啊主要是对结婚的执念太深了😂
】这个标题说的大概是两个人之间一开始的情况,勇利和维克多都在付出,所以他们的爱,终于从Hopeless变成了Hopeful,撒花鼓掌吧~这对怎么可能虐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6)
热度(1257)
  1. badday987Mr.Lion狮污昂爽 转载了此文字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