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连载]Fatalism·宿命论(07-完结)

*原著向 15岁维x30岁勇 @萨迷 点梗小天使~

*中篇HE ooc是我的

*完结了

 

7.V和Y

 

发现自己喜欢上胜生勇利的时候,维克多冷静得很,这算是意料之内、情理之中。

 

怎么可能不喜欢他呢?勇利这么好。

 

从遇见勇利开始,维克多有时会感觉有种模糊的情绪一点点地往内里渗透,不知来路,不明去处,像是在身体里种了颗种子,膈得他心浮气躁,后来他终于知道了,那是爱。维克多觉得委屈,他喜欢上一个人,还没来得及表明心意,那个人就在他面前凭空消失了。

 

刚开始他在周围到处乱跑,学着电视剧里看到那样,妄图找到一丝转机,到最后他自己用实际行动证明了电视剧是骗人的,消失的人不是随便跑一跑就能找到的。他能做什么?他还能做什么?瘫在沙发上,维克多捏紧拳头,努力不让自己哭起来,哭了有什么用,哭了又没人安慰他,他不知道他现在要是落在旁人眼里,比哭还让人心颤,那是一个漂亮的玻璃人偶,即将碎掉的样子。

 

一天。

 

两天。

 

三天。

……

 

过了一个星期,勇利始终没有出现。

 

他的拖鞋和维克多的并排摆在一起,他们的牙刷放在同一个杯子里,桌子上有他喝过半罐的饮料。和勇利相关的许多东西都还留着,唯独这个人不见了,维克多花了很长时间才接受了这个事实,他站在阳台,回想着那个科幻片一般的场景,心里有过无数的猜测,又全都一一否定,至此,他惊觉自己对勇利了解得太少了,他从哪里来的?他有多大?他经历过什么?关于这些维克多全都不知道。

 

你还好意思说你喜欢他。维克多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苦笑着打算回屋内,转身看到了鱼缸,一条鱼死了。

 

维克多盯着鱼缸里翻起白肚皮的红尾鱼,它的同伴还在欢快的四处乱窜,似乎完全感觉不到身边多出一个死物。不知道死的是小V还是小Y……维克多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双手把鱼缸捧起来,走路的步子稳稳当当,一路把鱼缸捧到洗手间,对准了下水道,举高,松手。

 

玻璃落地,砸在地上碎成了无数玻璃渣,死掉的鱼顺着水流留下了管道,活的那条挣得厉害,生生从下水道口翻腾到了地面的瓷砖上,溅起一地的水花,弄湿了维克多的裤脚。

 

维克多低下头,出神地想着遇见勇利的第一天对方的裤脚也被什么打湿了,嗯?是蓝山还是拿铁?蹲下身轻而易举地捏住了金鱼的尾巴,因为缺水而逐渐无力挣扎的金鱼,跟人似的,少了什么东西,好像就活不了了。他张嘴轻飘飘地送出两个字:“废物。”

 

他想起来了,是Espresso。

 

 

8.男朋友

 

“雅科夫,刚才的地方麻烦再重来一次。”

 

“真不错,干劲十足。”

 

“要比赛了不是么。”

 

……

 

头发有些散了,把发绳扯下来咬在嘴里,重新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扎好。维克多揉了揉小腿,又开始了反复枯燥的练习,距离比赛还有一个星期,距离他十六岁的生日还有一天,距离胜生勇利消失已经过了一个月。一个月可以发生很多事情,维克多在一个星期里收拾起了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他现在的教练是雅科夫,在训练的时候新认识了几个朋友,他对比赛不再抗拒,胜生勇利教得好。另一个原因是他心底抱有小小的希望,未来的某一天他或许能在赛场上再遇见勇利。

 

赛前半个小时。

 

维克多从洗手间走出来,正准备去找雅科夫,心里莫名一紧,他回头,看到了一个身影。

 

“维克多,我……”

 

后面的事情混乱得很,维克多只记得他抱住了日思夜想的那个人,恨不得把他揉进自己的身子里,一遍又一遍念着他的名字,只为了确认他的存在。回来了,他的勇利回来了。

 

“那个……维克多,先放开我……”

 

“不要!”

 

“维克多……我这次时间不多……”

 

时间不多。

 

这四个字像冰水一样浇了维克多一头,他稍微松了力度,怀里的人挣脱了,勇利拉住他的手,直视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

 

“维克多,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或许你可能不相信,但那就是事实。”

 

“我是从十八年后来的。”

“维克多你记不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说我是你的粉丝。”

维克多不知道怎么搞的这个场合自己居然很想笑,他心想那可真是个让人印象深刻难以忘怀的初见,这两个形容词要打引号的。但他还没说出口,勇利接来下的话成功地让他头晕目眩。

“其实我还说漏了一句。我是你的粉丝,你是我男朋友,嗯……马上就要结婚那种……”勇利说到一半突然不好意思,不敢直视维克多的双眼,偏过头抬手挠了挠耳后才红着脸往下:“我第一次见到维克多就是今天,我十二岁的时候隔着屏幕见到了拿到冠军的你。再后来,维克多当了我的教练,戒指是一起买的,那又是另一个很长的故事了……总之我要说的,是因为维克多才有了今天的胜生勇利,我喜欢维克多,很喜欢很喜欢,从十八年前开始就喜欢了。”

这样啊……是这样……证件上奇怪的日期,不为人知的滑冰技术,对自己的习惯了如指掌,突然的消失……这一切都有了解释,但维克多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个科幻小说般的前提上,他脑袋里只剩勇利最后那句话了。

 

我喜欢维克多。

 

很喜欢很喜欢。

 

从十九年前开始就喜欢了。

 

……

 

维克多觉得耳朵在轰鸣,心脏像被机关枪扫射了一样,突突突突——又麻又痒,幸福来得有点快,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在勇利心中无可取代的人就是他,许多年后的他,自始至终没有其他人,他们两个依旧是他们两个。

“所以,维克多你可要好好地拿到冠军,然后快点来找我啊。”勇利声音有点黏稠,他告诉自己不能哭这太丢脸了,上天垂怜,他终于有了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说出他未说完的话,他应该好好整理一下思路说得更清楚些,可是他忍不住,于是他使劲把那双本来就圆圆的眼睛睁得很大,头仰得老高,整个人像一头不安的幼鹿,勉强把一些晶晶亮亮的液体留在了眼眶里。

“我信你。”胸腔的震动快得像装了马达,维克多深吸着气,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把这三个字挤出来,扶着勇利的肩,狠狠地对准那两篇唇瓣吻了上去,和想象中一样美好。这个吻一触即分,维克多在他心爱的人耳边留下一句“我也喜欢你,我去拿冠军了,等着我”。

他转身与他背道而驰,走了两步,突然脚下一个踉跄,十二岁?十八年前?这么说勇利已经三十了吗?!再回头,身后已经没有人了。

 

维克多这次没有再手足无措,他笑了起来,笑得十分张扬和不可一世,他又迈开了脚步,这次他走得很坚定,他走向了他那些被奉为传奇的荣耀,心里那些难舍和留恋全都挥之一空,他知道他的勇利在看着他,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

 

 

9.传奇

 

“Be my coach!”

 

晚会上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汇聚到了这个喝醉了的年轻人身上,今晚他的表现可算是让人大开眼界,大家纷纷倒吸一口气,那个热情火辣的钢管舞就不说了,上帝啊,他现在抱着的可是维克多·尼基弗洛夫,那个冰场上的传奇人物……许多人忍不住去揣测那位遥不可及的人现在的内心想法,很遗憾没有人猜得中。

 

维克多自动屏蔽了周遭所有的议论,看着眼前的人有点出神。他年少成名,满身光环和赞誉,没喜欢过别的什么人,一颗心早早地就栽在了十五岁遇到的那人身上。他本来不信宿命的,现在倒是突然想信一信,他按耐不住抱紧了怀里喝得醉醺醺的人,垂下眼帘所见的那张脸和当年离别时的样子惊人地重合了。


岁月也没有太冗长,好像只是一朵花打着旋落下的时间,他们终于又见面了,维克多想,胜生勇利当了自己的指路人,现在轮到他来牵着他往前走了。

如果这是宿命的话,他认了,可不是吗?时空流转,兜兜转转他们还是回到了彼此身边,他们就该在一起的,老天都这么安排,回头看看来路,起起跌跌,所幸他身边都有他。

维克多附在勇利耳边留了一句话,也不管一副醉眼朦胧傻笑着的人是否听进去了,总之维克多这句话沉在心里太久了,见到这个人,平静的地表下那些滚烫炽热的岩浆再也压制不住,之前暂时地蛰伏只为喷薄而出的这一刻:“好久不见,我亲爱的男朋友。”

那之后的事,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正如你所知道的,他们一直在一起,在他们的许多传奇里,都有彼此的影子。

 

Fin.

 

】今天爆肝终于完结了喜极而泣,之后会发一个合集,之前的内容会有小删改,会完善一下,加一个尾声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107)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