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哪吒]人间花

*不属于哪一个版本的哪吒 纯粹是我心里想的那个
*人设属于国家


1.

天庭的莲花遍地都是,而且永远开不谢。

哪吒每次都目不斜视脚下生风地走过,像是看不见那些开得闹哄哄的吉祥物,偶尔带落了几片花瓣也是毫不客气地踩了过去。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莲花们不时会有些怨愤。是不时不是时常,毕竟三太子长得俊,对着那张脸谁也没法真的发脾气。


2.

“三太子这般厉害,长得又好看,就是话太少了。”有几个干杂活的小仙凑在一块儿叽叽喳喳地闲聊,其中一个抬头四处扫了一圈,压低了声音道:“我到天庭许久,还没听三太子说过一句话。”旁边几个还想说点什么,突然眼前一片红,如丝绸般的长绫尽头是一个修长的身影,正是这些小仙方才口里议论的那个骁勇善战惜字如金的美少年,哪吒。莫约是刚在玉帝那处领了命,正要去下界,混天绫虚绕在哪吒右手拿着的乾坤圈上,带着风一阵一阵猎猎作响,他全身最多的颜色是红,却穿出了种肃穆的感觉,因他脸上始终没什么表情,天地万物都无法映照在他黑色的瞳孔里,像一具精致的假人。

又是一阵风,一眨眼的功夫那个漂亮的少年已经走了,小仙都被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末了终于有一位战战兢兢地开了口:“不、不碍事的……都说三太子无心无魂,无情无欲,给个眼神也已经是稀罕到了极点,又怎会理会咱们说的那些,想来只是路过……”剩下的几位都回了神,略略一想,还真是,自始至终三太子都没往他们这儿看过一眼,于是便宽了心,大袖一挥四散去了,老远远还听得见他们的声音,“我这还是第二次见,三太子是真真好看……”


3.

再说那到了人界的哪吒三太子,他此番来是要回收一件遗落了的神器,本来这种小事儿用不着他来办,只是玉帝见他整日在天庭无甚乐趣,又想他过往立功无数,念及孩童心性,思前想后便找了个由头让哪吒去一趟人界权当放假。

哪吒在漫无目的地晃,路上的人都看不见他,他走到一处池塘边上,看到了一池子的残枝败叶,这时他才后知后觉,他已经到人界了,人界的莲花会谢。哪吒定神,轻轻一掠落到湖心的一片莲叶上,弯了身子手一伸,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三太子别别别!手下留情!”他定睛一看,竟是他正欲折断的那枝红莲,他先就察觉这朵莲与众不同,其它的都开败了,唯独它还如此招摇,原来是成了精。

“三太子怎么到人间来了?是天庭的公事吧?您有什么不方便可以找我帮忙,哎呀当然您这么厉害应该是没我什么事了……不过我可以给您提供情报啊,好歹在这片地儿盘了这么多年,我知道的可多了,三太子您别嫌我修为低,这天上神仙对下面的事可还真没我们这些土生土长的精怪了解得多,所以说——”

“吵死了。”哪吒一出声,那话唠的莲花精马上熄了火。他手里玩儿着乾坤圈对着莲花勾了嘴角,人界这时本是夏末,硬生生被他那个笑勾得春风四起,那笑意盈盈的样子和在天庭时完全判若两人,他对莲花精说:“你这样子,就不怕别人给你摘了去?”

莲花精抖了抖身子——其实就是花茎,语气里有点小骄傲:“放心吧,我搞了点小法术,常人没法靠近湖心的。我这终年不败,可是方圆百里一大风景特色,带动着这一片繁荣昌盛,这算是善行了吧以后修成正果你说佛祖会不会给我记个功德呢……”

“打住打住,总归你自己小心招来什么半吊子道士把你给捏了。”哪吒不耐地打断了它,又东拉西扯聊了几句,他想着差不多去其他地方转转,脚一抬又被叫住。

“三太子,您跟传闻里真是不一样。”

“哦,怎么?”

“不都说三太子高贵冷艳,穿得一身红但却是个活冰山……”那红莲花说了几句,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哪吒的神色,又继续道:“看来都是瞎编的瞎编的,虽然您话也不多但是还是很和蔼的嘛。”

和蔼???这个描述让哪吒想笑又想打人,当然他也动手了,手指对着红色的莲花瓣狠狠弹了一下,果不其然听到咋咋唬唬的几声“哎哟哎哟”。

“那传闻也没错,我在上面真是这样。”上面说的是天庭。

“啊?为何?你在天庭不开心?”莲花精十分好奇,天庭那种自己梦寐以求的好地方,三太子在那里居然还过不痛快了?

“我不知道。”哪吒说罢踏了风火轮便往别处去了,他确实不知道为什么在天庭他是那副模样,那些议论他的言语他都听过,他百口莫辩。因为只要哪吒身在天庭,他便感觉浑身都是僵硬的,像被扯着线的木偶,连呼吸都不能自主。


4.

“哪吒,天庭有很多莲花吧?在你看来它们跟我有啥区别不?我努力努力……”一来二去那莲花精觉得自己跟哪吒混熟了,也不再一口一个三太子和您了,张嘴就叫了哪吒的名。

“你话比较多。”

哪吒来到人界的第四十九天,他去了繁华的京城看花灯,在风沙漫天的大漠见识了蜃楼,坐在船篷上吃了好几盘江南特产的桂花糕,总算是知道为什么有些同事老喜欢接人界的活还要磨着人事处延长工期了,一路上他也遇到了些别的小精小怪,有趣的是再也没见过别的成精的莲花。算算时间他也该回天庭了,轻轻松松收了那件神器,回去之前他又去了一趟最初的那个池塘,这时节池塘里就真只剩那红莲花了。

他回答了红莲花的问题,结果对方就不说话了,哪吒用混天绫抽了一下它,眼神宛如看一个智障:“就算你不说话你也没办法当天庭的莲花。”

“凭什么??”哀怨的莲花精。

“天庭的莲花从生根时就在天庭了,你的根生在了人界,再怎么修炼,上面那池子也容不下你。”看那红莲花的可怜样,整枝花都颓了,哪吒稍微有点不忍心,稍微,所以他还是实话实说了。“你老实在这儿当个好风景奉献众生也挺不错的。”

“你的意思是水土不服?”

“对。”哪吒一想,简单精辟,没毛病。

“一朵莲花精失去了它的梦想——”长长地哀嚎一声,自怨自艾了一会儿,又觉得哪里不对,把早霜落在花瓣上结成的露水抖下去又问:“那你呢?哪吒,你的肉身既然是莲花,是天庭上的莲花还是人间的莲花?要是是人间的莲花,那我就明白你在天庭为什么不开心了,你这样也算是水土不服了吧?看来你还是要多来人间转转,是吧哪吒?三太子……”它说了好半天,见哪吒没有像以往一样让它安静,生怕自己说错了哪句话惹得这位神仙生了气,连忙改了称呼看过去,没想到哪吒也在看着它,脸上写满错愕和茫然。

“我不知道。”这是他第二次说这句话,第一次是红莲花问他他为何在天庭不开心。这些事他不知道,他也没想过,“过去的事,我不记得了,师父也没告诉过我。”

“真的不记得了?”

“陈年往事,我都忘了。”

之后是短暂的沉默,打破寂静的还是那聒噪的莲花精:“哪吒,你……哎,先说好我不是咒你啊……那个啥,如果,如果你现在这个肉身有什么不妥了,不好用了或者是……唔,我可以给你当新的肉身吗?”

“你就这么想上天庭?”哪吒翻了个白眼。

“啊、啊?是一个原因吧,你不都说了我再怎么捣腾都上不了天庭,还有就是,我觉得我适应力很强的,说不定能让你在天庭舒坦点儿,其实我就想帮帮你,你也别嫌弃我不自量力当然也确实挺不自量力……顺便也还是想让你带我上天带我飞带我和太阳肩并肩。”

哪吒本来想说这事儿不是他说了算,真出问题了做主的还不是上面那几位大神大仙,然而话到嘴边就只剩了俩字:“好吧。”

“哎其实我知道你在安慰我,你不用安慰我我没事我没事——诶诶——别打!!疼!——我也不是真想上天庭,只是大家都说天庭好,不过想想大家都说好也不一定真好啊,哪吒你不就待得不开心吗,人间挺好的,我在这儿可开心了,我在这儿安居乐业就不去凑那热闹了,好好好我不说了你把乾坤圈放下放下——”

“我要回去了,改天再来找你玩。”这么招呼了一声,哪吒踩着他的风火轮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也没听到红莲花那句隐隐约约的:“可是你要回哪里呀……”


5.

太上老君要炼一味丹药,有一份材料是吸了百年日月精华的红莲花花瓣,既要日月精华,那便只有去人界寻,几个想立功的小仙自告奋勇接了这个差事,过了些时日说找着了,在一个小池塘里。

哪吒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立刻想起了那个说要给他当肉身替补的莲花精,心下一骇,外表看上去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他没来得及去人界,天庭又派他去西王母那儿,一来一去,早已尘埃落定。

后来他听说药没炼成,那莲花一被带到了天庭就化散得一干二净,神力仙法都保不住。当初离开人界后他找太乙请教了个问题,答案他已经隐约猜到了,铸成他肉身的莲花原是生在人界的,他的神元只凝得进人界的莲花。他想起莲花精说的“水土不服”,又想起莲花精说人界从来都是说人间,他想笑,却发现他在天庭竟是连一个笑都拉扯不出来的。

不久之后他又有了个去人界的任务,他去了那个池塘,人界又是一年盛夏,满池的莲似火似雪,他晃了神以为还在天庭。湖心那里果然没有终年不败的莲花了,只留下一根直挺挺的茎干,凑近一看,那花茎从中间被拦腰折断,断面上渗出血来。哪吒伸手一碰,花茎就碎了,几滴血溅在他脸上,顺着脸颊蔓延开,划出长长的几道红痕,像是从双眼里滑落的血泪,他终于能笑了,他想天官说的神仙没有命数这话是骗人的,不然为何他的命里总逃不开红,红衣、红莲、红绫、血、血、血。

太疼了,陈塘关的雨打在身上太疼了,剑锋割破皮肉刺入骨髓的感觉太疼了。他不是不记得,是不该记得,天庭的莲花一个字就是“净”,他跟这字沾不上关系,所以神花当不了他的肉身。他不知道自己这时的心情是不是同情,他由莲化形,本该无心也无情,他只是看着那朵莲花,仿佛看到了他自己。他本是人间花。

可是你要回哪里呀?

何处是归处?他早已无处可归。


Fin.



老早就想写个关于哪吒的故事,但总是写不好,前几天刷了一遍哪吒传奇和封神,又想下笔了,这是我自己心里的哪吒,可能会跟一些人的想法不一样,如有相悖敬请谅解。
我觉得像他这种小孩儿,就要快活地过,死倔又任性,讨厌得过分也可爱得过分,还真不适合在条条框框一大堆的地方,生在人间的花,就算连根拔起栽到了天宫,也只能成一件死物的。


标签: 哪吒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9)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