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连载]魔法学校的注意事项 (3)

注意事项3:猫头鹰很像它的主人

(1) 、 (2) ←前文

 

*霍格沃茨AU 背景设定属于罗婶 他们属于彼此 ooc属于我,有少许私设,注释便于不了解设定的读者理解

*中长连载,更新时间不确定,求评论求心心

 

 

3.猫头鹰很像它的主人

 

魁地奇(注1)球场。

 

“往前!躲开躲开!”

 

“噢不——”

 

整个球场回荡着安格里斯·普威特懊恼的声音,他抓狂地挠着他那蓬乱的头发,用他的大嗓门朝刚刚落地的找球手喊:“你这怎么行!没等你抓到金色飞贼就得被游走球打下来了!”

 

“我都说了我不适合作找球手,我好好的当着守门员呢,你非要换我来!”被训斥的男生也气急败坏,他是马特·布鲁诺,拉文克劳三年级生,一直担任拉文克劳的守门员,但是他们的找球手明年就要从霍格沃茨毕业了,在下一届魁地奇比赛开始前他们必须选出新的找球手。安格里斯作为队长很是发愁,找个合适的人选实在是太难了。

 

马特稍微平息了自己的火气,用他的飞天扫帚戳了戳安格里斯:“你不打算让新生来试试吗?”

 

“可是找谁呢?”安格里斯问他,他也考虑过这一点,但是一年级才上飞行课没多久,他不太放心,不,这也不一定,也许有个人……安格里斯和马特对视了一眼,从嘴里说出了同一个名字:“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礼堂。

 

维克托一进礼堂就感觉到一种不寻常的气氛,许多人拿余光瞄了他好几眼,还有听不清的窃窃私语,他端着餐盘顺着拉文克劳的长桌走到光虹旁边坐下,一脸不明所以:“这是怎么了?”

 

“你居然不知道吗?”光虹显得很吃惊。

 

维克托摇摇头,今天是休息日,他醒过来的时候饭点都快过了,就直接来了礼堂。

 

光虹面前放着一锅像大杂烩一样的食物,红油和辣椒分量十足,香气扑鼻,肉汁四溢,已经快见底了。他暂时放下了手中长得跟魔杖相当酷似的名为“筷子”的餐具,砸吧了下被辣椒染成的烈焰红唇,“恭喜你,拉文克劳新任找球手。”

 

维克托眨了一下眼睛,深吸一口气,拉过光虹的右手跟他庄严地握了握手,“谢谢。”说完他就以风一样的速度消失在光弘的视线里,

 

“喂!你的午餐!”光虹大喊。

 

“你吃吧!”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维克托的声音。

 

坐在他们四周的人全都目瞪口呆,光虹看到了维克托那盘还没来得及享用的午饭,里面居然有蛋奶糕,上面盖着一层裱花奶油,中间一层是浓郁香滑的马斯卡邦芝士。光虹咽了一下口水,填饱的肚子不知道为什么又感觉空出来了一块地方,浪费食物可耻,反正原主同意了,扔掉筷子,拿起屠刀,哦不对,刀叉,幸福的一天从美味开始。

 

另一边在霍格沃茨城堡里飞速奔跑着的维克托,他如此不寻常的行为是为一件事,这个天大的好消息他要第一时间告诉某个人,这也是个好机会可以顺便跟他提一提自己一直没好意思开口说的另一件事,他心情大好,路上差点踩到了皮皮鬼(注2)洒在路上的肥皂水他也没在意,要知道以前他是非常乐意和皮皮鬼就恶作剧这件事情一较高下的。

 

 

胜生勇利的办公室。

 

维克托气喘吁吁地在门口刹住脚步,他在原地调整着呼吸,抬起手要敲门,手还没落下去门里突然传来胜生勇利的声音:“小维,来这儿。”

 

小、小维?!

 

维克托两脚一软,往前一倾撞开了门,办公室里的胜生勇利正拆开一封信,而他的猫头鹰(注3)停在他肩上,圆溜溜的眼睛盯着这个不速之客,褐色的翅膀拍打了两下。

 

“放轻松小维,这是我的学生。”

 

“小维是……猫头鹰?”维克托问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不过这显然不应该是他正常状态下会问出的话,他自己也察觉到了这点,讪讪一笑,“呃,当我没问……勇利的猫头鹰是褐枭?”

 

“是的。”胜生勇利丝毫没有责怪维克多擅自闯入的意思,他放下手里的信,桌上的羽毛笔就立了起来开始在一张新的羊皮纸上写回信,他拍了拍小维的身子,猫头鹰心神领会飞到了椅背上。“我记得马卡钦也是一只褐枭。”

 

“对。”维克托回答道,马卡钦是他的猫头鹰。他终于恢复冷静,开始装作不经意地打量胜生勇利的办公室,这个房间挺小,正对着的是长长的办公桌,进门靠右的地方是壁炉,里面生着温暖的火,旁边还有个小圆桌,壁炉上挂着一幅画,但是里面没有人,或许里面的人去串门了,或许这幅画本来就不是人像。维克托自觉地坐在圆桌前,他还在想关于这幅画的事情,几个盘子和杯子已经飘到他面前落在桌子上,盘子里的馅饼自动分成了四块,流出诱人的水果夹心,外面裹上了一层牛奶蛋糊。

 

“糖浆水果馅饼和蜂蜜茶!”维克托看起来很惊喜,眼睛都看直了。

 

“下午茶首选,希望你喜欢。”胜生勇利坐到了他的对面,而维克托这个时候已经迫不及待地往嘴里塞了一块,他本来都放弃了自己的午饭,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我现在是拉文克劳的找球手了,等二年级就可以参加魁地奇(注2)比赛!”维克托嘴里还叼着半块饼,还没咽进去就叽里呱啦把他刚得到的好消息说出来了。

 

“我今天在门厅那里看到了名单,不得不说,他们可真是选对人了。”胜生勇利这是发自内心地为维克多感到高兴。

 

维克托现在终于知道这个消息是哪里来的了,原来门厅那里贴了名单,只是他没留意看。他喝了一大口蜂蜜茶然后问:“你会来吗?”

 

“魁地奇比赛我肯定会去。”胜生勇利有点没明白他的意思。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会来给我加油吗?”维克托解决完了水果馅饼,拍了拍手上的残渣,拿了一张圆桌上的纸巾擦手,喝完了剩下的蜂蜜茶,完全不觉得让一位来自赫奇帕奇的教授在魁地奇比赛上给拉文克劳加油是一件多么不讲道理的事。

 

回答他的是一个简洁明了的“好。”

 

“等会儿——”维克托惊觉,他刚才好像忽略了一件事,“你怎么知道我的猫头鹰叫马卡钦?”

 

胜生勇利笑了起来,压低了嗓门说:“这很简单,动用你这个万里挑一的脑袋猜猜看。”

 

“这可真不是一个好问题,对吗?”维克托有点儿沮丧,他今天已经第二次犯这样的错误了,随便什么办法都可以很轻松的知道他的猫头鹰叫什么,他激动个什么劲儿呢?维克托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昨天那节枯燥的魔法史搞得太精神错乱,以及他很担心再这样下去自己会连门环(注4)的问题都答不出来,这可不妙。他决定换个话题:“这里真简洁,我去过普林西恩的办公室,那里简直是一团糟,我被飘来飘去的天文球砸过好几次,这里就只有这幅画,还是没人的,听说校长的办公室里挂满了历代校长的画像,只要没别人他就会开始跟他们聊天。”

 

“那你一定没听说,”胜生勇利魔杖一弹,杯子和盘子都变干净了,“历代校长和校长的聊天内容都是完全无意义的牢骚,又乱又吵。而且其实——”他说到这里就不继续了。

 

“其实什么?”

 

“不,没什么。”

 

“拜托了勇利——这样吊着我的胃口简直太过分了,求你了告诉我,不然我今晚回去铁定睡不着觉了,不止今晚,以后的每个晚上——”维克托痛苦道。

 

“OK,OK。”胜生勇利停顿了一会儿,“其实这幅画里是有人的。”

 

“噢——那他人呢?”维克托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这次胜生勇利没有回答他,只是朝他笑,他又想,这多半也是个蠢问题了,画像里的人不在里面的话只会是出去串门了。

 

这会儿小维抓着已经封好的信飞到了维克多面前,脑袋在他身上拱了拱,维克托摸了摸它:“嘿,你好。”这只体型小巧的猫头鹰倒是不认生,停在那儿给他摸。小维……他心里念叨着这个名字,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问:“勇利,你的猫头鹰是什么时候买的?”


“我刚来霍格沃茨上学的时候,十四年前了。”

 

不对啊……十四年前自己都没出生呢……小小的失落被他很快掩盖,“它跟你很像。”维克托说,他没有用小维这个名字,他总感觉从自己嘴里喊出来怪怪的。

 

“猫头鹰某种程度上可以反应主人的特点,有些猫头鹰甚至会有着跟主人一样的性格。”胜生勇利看着属于自己的这只乖顺的猫头鹰,眼神温和,“你是从小维身上看到什么特点了?”

 

“喜欢我呗。”维克托在专心地逗着这个小家伙,嘴里回答得飞快。那头胜生勇利没声音,维克托停下手里的活,可怜巴巴地看过去:“不对吗?我不是你最喜欢的学生吗?”

 

“是,你当然是了。”胜生勇利终于给维克托回应了,小维飞了起来,他站起来走到窗边,目送小巧的褐枭拍着翅膀飞走,然后他问:“维克托,你暑假打算怎么过?”

 

“其实……”其实这正好是维克托今天来这里的另一件事,不过这件事他有点难以启齿,尤其是在胜生勇利面前,他向来的好口才似乎不管用了,“我没地方去。你知道……呃、你应该知道,我家只有我一个人——”

 

“我有个提议,”胜生勇利斟酌着开口,“你可以去我家。”

 

“!……啊,我考虑一下。”维克托用写满了“好”的脸这样回答,大概有五秒钟吧,不,四秒钟,他又马上说:“考虑好了,我答应。”他没骗人,还真的是“一下”。

 

之后维克托乖乖地退出来,看着门慢慢关上,四周好像也没人,画像里的不算。好了,现在他不用再端着了——于是他心花怒放地握紧拳头大喊:“哟呼!!!”

 

 

拉文克劳休息室。

 

万幸万幸维克托还保有一丝理智能够答得上来门环的问题,他心花怒放地回到休息室,走得太快脚步声特别响。休息室里只有米里森一个人,她的作业写到一半就被维克托的大动静打断,以至于思路突然被扰乱了,她长着雀斑的脸皱成了一团:“Oh……维克托,你这样子像磕了一整瓶欢欣剂,当了找球手能高兴成这样?”

 

“你可不明白——别打扰我。”楼梯快上到头的维克托又退几步下来,向后仰着身子露出了脑袋冲米里森说。

 

米里森觉得维克托简直不可理喻,到底是谁打扰谁!但是她明智地选择不再干涉,直觉告诉她这并不会有任何作用。

 

维克托沿着休息室右边的旋梯走上男生宿舍,马卡钦停在石窗台上,他兴致冲冲地走过去,给它喂了点儿猫头鹰食,“马卡钦!今年的假期我再也不用一个人过了!”受到主人情绪的感染,猫头鹰也兴奋起来,在窗台蹦跶了好几下,还绕着他飞了几圈,猫头鹰的性格随主人,这话没说错。

 

“跟做梦似的,应该说,比做梦还好。”

 

这天晚上维克托还真做梦了,他先是梦见自己变成了猫头鹰,光虹说饿了要红烧了他,吓得他浑身掉毛,掉着掉着他就变回了人,他走在一片冰天雪地里,四周荒无人烟,鹰头马身有翼兽从他头顶掠过,维克托在保护神奇生物课的课本(注5)上见过,它有马的身体、后腿和尾巴,但前爪和脑袋是老鹰的,钢铁一样的颜色覆盖了它的全身,巨大的羽翼遮住头顶的天空,最后他看到了一个壁炉,噼里啪啦燃烧着旺火。

 

Tbc.

 

 

*注1:魁地奇:魔法界的体育活动,分为两组,每组七个人骑在飞天扫帚上,选手有守门员(1名,守住三个球门),击球手(2名,用短棒拦截游走球,不让它打中自己队员),追球手(3名,负责把鬼飞球打进对方球门,打进一次得十分),找球手(1名,负责抓住金色飞贼,抓住可得一百五十分,当抓住金色飞贼时比赛结束)。球门是高十六米的金色杆子顶端上的圆环。霍格沃茨的魁地奇联赛从每年11月开始,在每个星期的星期六举行。

 

*注2:皮皮鬼:漂浮在霍格沃茨里专门喜欢搞恶作剧的鬼魂。

 

*注3:猫头鹰:魔法世界用来传递信件的动物,也是巫师的宠物。

 

*注4:拉文克劳的门环:进入每个学院的休息室都需要对门口的画像说出对应的口令,但是拉文克劳不一样,拉文克劳需要回答正确门环提出的问题,门环的问题一直都在变。(不愧是盛产小天才的学院)

 

*注5:保护神奇生物课的课本就是纽特写的《神奇动物在哪里》

 

 

】如果用其他角度来写这个故事的话——

小维、马卡钦:生物进化与基因突变

光虹:舌尖上的霍格沃茨(小天使一开始在礼堂吃的那一锅是冒菜<_<)

】HP的设定超级庞大,魔法世界太美妙了我的功力做不到面面俱到每一层每一处都展示出来,不足之处请大家谅解

】其他的人名都是我瞎编的,出场不会多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199)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