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连载]魔法学校的注意事项(8)

注意事项8:让校长给你开小灶的条件是肉偿

(1)  、 (2)、 (3) 、 (4) 、(5) 、 (6) 、 (7) ←前文

 

8.让校长给你开小灶的条件是肉偿

 

 

图书馆。

 

恋爱对象是自己老师怎么办?

 

大力追,不要怂。

 

他大我十三岁,行得通吗?

 

……冒昧一问,阁下芳龄几何?

 

讲人话。

 

你几岁?

 

十四。

 

哦,那还是好好学习吧。

 

 

维克托两把撕掉了手里的纸,打定主意再也不回信了。他有点心累,决定拉黑这位笔友。有必要吗?十四岁怎么了?

 

“十四岁,身心发育不完善,思想意识与心理行为不稳定,情绪行为两极波动,总而言之,还小。”维克托顺着声音看过去,说话的人是塞尔瓦,手里捧着一本厚得可以压死蟑螂的硬壳书,眼镜片上蒙着一层灰,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清书上的字的。

 

“大我一岁而已,哪里来的自信?”维克托纳闷儿,“你这十五年的人生里就没喜欢过谁?”

 

“没有。”

 

“哟?”

 

塞尔瓦镇定自若地翻了一页手中的书,随后把书举起来,书名正对维克托:“因为,我爱的是学习。”几个烫金的大字晃得维克托眼睛疼——《魔法起源与旁系延伸》。

 

行,这天聊不下去了。维克托只能苍白无力地说:“你好棒,你厉害,你加油。”

 

也不是维克托不爱学习,他只是不想浪费时间去研究巫师界里谁是谁的小姑谁其实是谁的私生子这种庞杂无聊的东西,他更想学一些实际的,比如他面前这本《实用咒语及解码》,不得不说乔纳森的这本书太适合了,但是他觉得不够,他得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学更多。

 

 

霍格莫德,三把扫帚酒吧。

 

披集到的时候胜生勇利面前的黄油啤酒已经快见底了,他只好重新要了两杯。

 

“今天是霍格莫德周末(注1)?”酒吧里和外面比起来很温暖,披集脱了斗篷,搭在椅背上,进来的时候他在外面看到了很多霍格沃茨的学生。

 

“是的,”胜生勇利说“你是想问为什么维克托不在吗?”

 

“啊,随便问问……”披集端起玻璃杯,凑到嘴边停了一会儿又放下了“算了,我还是等会儿喝吧,你先说。”

 

“我不知道,维克托最近很……忙,下了课就跑,我都、逮不着机会跟他说句话。他总去图书馆。”胜生勇利说得断断续续,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披集接上他的话:“大概是突然热爱学习了,没必要担心。”

 

胜生勇利摇摇头:“我在意的不是这个,这样也好……我只是想起了一件一直以来被我们忽略掉的事。”披集听到这句话立刻坐直了身子,胜生勇利在好友严肃的神情里,说出了一种魔法生物的名字:“夜骐(注2)。”披集没出声,倒抽了一口气。

 

“几天前,维克托随口问我,他问我拉马车的生物,为什么其他学生看不到。”胜生勇利的手指无意识地抠着杯子,声音微微发抖“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最后只能胡编乱造说这是个偶然是巧合。在这之前我从没想过我居然可以对他撒谎……我太愚蠢了,他迟早会知道他能看见夜骐的真正原因……”

 

“勇利你先放松——”披集有点担心,勇利的状态实在称不上好,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焦虑的勇利了。

 

“你说得对,留下来的痕迹不会消失,安德斯诺的死他肯定看见了,能看到夜骐是必然的。”

 

“别急,这件事我不会汇报给魔法部,我们先想想怎么处理……”披集紧张地捏着自己的手指,绞尽脑汁在想如何平复对方的情绪,那边胜生勇利笑了一声:“我太自私了,”他的声音支离破碎,“我太自私了,这个时候我想的居然是,维克托一直都那么信任我,如果他知道我骗了他,会不会对我很失望?”

 

披集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默默地伸出手拍拍勇利的手背。

 

“现在已经够好了,我不敢再要别的了。只是我也不希望……我不想他觉得,我很糟糕……”胜生勇利一字一句说得艰难,他今天本来想和披集大致商量一下,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外泄,从他看着维克托的眼睛说出那句谎言后直到现在他一直都惶惶不安。胜生勇利记得圣诞节那天维克托为他读的诗,有一句是“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这让他喜悦,也带给他前所未见的惶恐。

 

披集偏头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巫师,穿着校服的学生,熙熙攘攘的街道,一副平和安逸的景象,“二十一年前魔法部的失职导致了不可挽回的后果,现在魔法部同样想保护他以避免重蹈覆辙。最好的结果就是维克托不会受到任何影响,那些若有若无的端倪也能被掩盖,现在看来事情还算是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你做的够多了,勇利,你已经尽可能把所有威胁排除在外了,别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

 

披集的声音像从远方传来,胜生勇利把脑袋埋进手臂里,一言不发。

 

 

禁林。

 

“毒刺草、两耳草……”来自拉文克劳的男孩清点着手中的草药,不时抬头看看眼前的路,白天的禁林依旧昏暗,四周遮天蔽日的树木,还生长着许多从未见过的植物,诸多魔法生物在这个时间都销声匿迹了,整片森林里寂静无声。最后确认了一遍需要采集的草药已经弄到手之后维克托沿着崎岖的小路往回走,下过雨的路上十分湿滑,他走得很小心。本来今天应该是去霍格莫德村的日子,他却一个人在禁林里采集这些魔药材料,看起来有点凄凉,不过这没什么好抱怨的,因为他自愿。

 

为什么会是这样?这要追溯到两个月前,霍格沃茨某位三年级的学生和校长的一段对话——

 

“你希望我单独指点你?”

 

“没错,我知道这个要求听起来很无理但是拜托了,我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维克托正经地朝乔纳森鞠了一躬。

 

“哇——我很乐意看到我的学生如此好学,不过你能给我一个非要我指点你不可的理由吗?你不觉得找你的教授或许会更合适?”对于维克托直接找上自己的这个行为,乔纳森不太理解,按照常理,维克托不是应该去找胜生勇利吗?

 

“就是因为不能找他,我不想再给他添麻烦,而且……总之,只能拜托你。”维克托不是很想解释,要说清楚原因挺费事,还得扯到青春期成长过程中的某些小问题,他并不认为这些事情年过半百并且大脑回路奇特的乔纳森能够理解。

 

出乎维克托意料的是乔纳森答应得很爽快,这位现任校长摸了摸自己刚蓄起来的小胡子,嘴里蹦出一个“可以。”维克托还来不及谢,乔纳森就笑了起来,像只懒散的老狐狸:“不过我要收学费的。”他用目光打量着维克托,从上到下,从下到上,仔仔细细,看得维克托全身发毛,“肉偿吧,少年。”

 

维克托提起一口气噎在喉咙口,憋得脸色发青,他还没来得及发表任何意见,乔纳森抓了桌上的一张羊皮纸,手指弹了弹上边密密麻麻的字迹:“替我收集这些东西,五个换一小时。”

 

“……为什么要把出卖劳动力说得那么——低俗。”维克托克制不住的白眼。

 

“哎——”乔纳森夸张地叹气,“这么说不是很简单易懂吗?孩子,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呢?怪不得进了拉文克劳——”

 

维克托这下确定乔纳森纯粹是在戏弄他了,他的表情仿佛生吞了一只蜘蛛,拿过羊皮纸的时候手指太过用力在纸面上捏出好几道褶皱,偏偏他除了咬牙切齿地说“感激不尽”以外并不能直接表达他的不满。

 

之后光虹问维克托去找校长干嘛了,维克托面无表情地告诉他:“学习。”

 

好在维克托的劳动力出卖的还算值,乔纳森履行约定的时候非常爽快,他教给维克托的内容很有针对性——黑魔法防御。虽然这门课维克托已经学了将近三年,但乔纳森教给他的跟上课截然相反,在正式学防御术之前,乔纳森拿了一个方形的玻璃柜,它缓慢地旋转起来,上空升起浓厚的烟雾,这些烟雾聚散成型,像一台小型放映机,向维克托展示着每一种黑魔法的效果,那种邪恶可怕的力量在一个比课本大一点的玻璃盒子上展露无疑。至此,维克托清晰地认识到防御术是最有效的保护,保护自己,也能保护他想保护的人,他的时间不多了。

 

16岁,这是维克托给自己划的最低标准,最迟到16岁的时候,他不想他能做的依旧只有在勇利疲累的时候为他读几首诗。维克托是十足的行动派,十四岁的生日给了他一个明确的方向,他不要站在勇利身后,他要和他站在一起,他要未来那句“喜欢”能够说得理直气壮底气十足,他想要的很多,首当其冲要做的是要让他的能力配得上他的野心。

 

今天这些东西是最后一批了,不知道之后乔纳森还会给自己派什么活儿。维克托快走到入口的时候感觉气温变冷了,他拉紧袍子往前走了两步又停下了脚步。

 

有点不对劲。

 

森林里有清脆的响声似乎是要朝着维克托这个方向来,他立刻警戒起来,视线往周围一扫,惊觉脚下的地面竟然开始结冰,咔嚓咔嚓伴随树枝折断的声音蔓延到他身侧,阴森的寒气笼罩了这片森林,几乎是在维克托抽出魔杖的同时,另一根魔杖指向了维克托的后背。“Petrificus Totalus!(统统石化)(注3)”

 

维克托眼底一片冰冷,心里暗骂“该死”,他用尽全力也没办法抬起一根手指,全身像木板一样僵硬不能动弹,他眼前出现了一只布满皱纹的手,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灌入他的耳朵:“终于见面了,尼基福罗夫先生。”

 

tbc.


*注1:霍格莫德周末:允许学生去霍格莫德村度过周末。

*注2:夜骐:天马的一种,只有看见过死亡的人才能看见夜骐。二年级及其以上的学生回学校的时候做的马车,拉马车的就是夜骐。

*注3:统统石化:全身束缚的咒语,双手双脚会向身体靠紧。

 

】教授快来,维恰这把要翻车(不)维:16岁,最迟16岁一定要睡到教授

】这章出现频率最高的词居然是“学习”,可能是最近学傻了,更新都慢了(跪榴莲谢罪)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158)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