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连载]魔法学校的注意事项(9)

注意事项9:魔杖不是你唯一的武器

 

(1)  、 (2)、 (3) 、 (4) 、(5) 、 (6) 、 (7)  、 (8) ←前文

【本章十分粗长】

*霍格沃茨AU 背景设定属于罗婶 他们属于彼此 ooc属于我,在此基础上有少许私设,注释便于不了解设定的读者理解

*中长连载,更新时间不定

 

9.魔杖不是你唯一的武器

 

 

伦敦,居民楼。

 

“咖啡还是红茶?”

 

“不用,谢谢。”

 

克拉格抿着她那涂得鲜红的嘴唇笑了,从桌子上的壶子里倒出一杯热水推到维克托面前。“放心,我没下毒,我只是想和你聊会儿天。”

 

“魔法部的人找人聊天的方式都像你这么粗暴吗?”直接上束缚咒。维克托脸上没什么表情,他的情绪糟糕到一定程度的表现就是没有什么表现。虽然面前的人已经给他解开了束缚咒,但可恨的是在此之前她拿走了他的魔杖,这下可好,他不得不像个傻子一样坐在这个堆满了文件纸张的地方,任凭对面的人用那种类似唱针划过光滑平面的尖锐而又刺耳的声音摧残他的耳神经。

 

“噢亲爱的,我已经不在那里工作了。”克拉格那完全不符合她外表的声音配上这种阴阳怪调的语气让维克多浑身难受,她丝毫没有自觉,继续用这种方式说着,“想见你一面实在太不容易,迫不得已采取了一点儿可能让你感到不舒服的特殊措施,希望你不要介意。”

 

维克托完全不想接话,面前的杯子里升腾起白雾,目光越过杯子后是克拉格那双怪异的手,这个女人打扮得精致无比,严整的套装,盘紧的头发,完整的妆容,唯独有两个地方和这一切完全格格不入,那就是她的手和声音。那几缕雾气让维克托突然想到了乔纳森给他看过的玻璃盒子,他抬起眼皮,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克拉格:“你学了黑魔法。”

 

“是的。”克拉格脸色如常,没有任何犹豫就承认了,她的手和她的声音都是练习黑魔法过程中的代价,甚至因为练习黑魔法被魔法部开除,她没觉得遗憾和惋惜,想得到一些东西,总得付出另一些东西。她只是有点意外,“你可真令人惊喜,首先我很荣幸过了那么多年你还能记得我,其次,你的推论准确无比。我都快忍不住为你鼓掌了。”

 

“你可以开始了。”

 

“什么?”

 

“你不是想为我鼓掌吗?开始吧。”看见克拉格的脸僵住而且没接上话,维克托的心情终于好了那么一点点,他乐意得见这个自始至终表现得高高在上的中年女人哑口无言。他自认不是一个刻薄的人,但是这种事情,分对象。“不鼓掌啊?好吧,你不是要聊天吗,想聊什么快点吧,我还得回学校——”维克托顿了一下“学习。”

 

“孩子,无礼对你来说一点儿好处都没有。本来我打算慢慢来,看来没必要了,你赶时间呢不是?”克拉格话音才落,手里的魔杖再一次指向了维克托,“Legilimens(摄神取念)(注1)。”突如其来的魔咒让维克托抵抗不能,他感觉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许许多多的片段和画面在眼前闪过。

 

6岁的时候,空空如也的房屋,他茫然无措;11岁的时候,猫头鹰送来的一封信,他欣喜若狂;光虹煮的火锅,普林西恩的白胡子,代表死亡的夜骐,还有……勇利,他拉着自己的手问“你感觉怎么样了?”他喜欢他,从学生对老师变成——

 

维克托的额头磕到了桌角,先是一阵钝痛,他抬起头,四周的景象又回来了,原先那杯水打翻了,桌上湿漉漉的一滩,还有一些洒到了他身上。

 

那头克拉格又念了一句咒语,凌乱的桌面下一秒就全都收拾好了,她抬起下巴,看起来阴冷又傲慢:“有意思,你居然学过大脑封闭术(注2)。不过你还没学好,尽管只有片段,不过我大概已经知道了。不出所料,你的脑袋里现在只剩下一些残渣。”

 

“你凭什么……”维克托用手扣住桌沿,他的嘴唇在细微地发抖,不是害怕,是愤怒里掺杂了许多的难受,为那一瞬间无能为力的自己感到难受。

 

“尼基福罗夫先生,放轻松,别有偏激的想法,否则我可不能保证我下一个魔咒会念什么,如果你配合,我保证可以让你毫发无损地回到霍格沃茨。”克拉格说,“我想知道的东西已经从你的记忆里消失了,我刚才只是证实了一下我的猜想。要做到这一点非常简单,Obliviate(一忘皆空)。”

 

“所以呢?”

 

“你被施用了一忘皆空,有一段长达18年的记忆,被清除了。”克拉格抬了抬手,一只茶杯落在她手心,她举起来喝了一大口,接着继续说:“我知道我的方式有些不妥当,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是为了帮你。我们不妨做个交易,我有办法恢复你这18年的记忆不过需要你的配合,而我想要看一段大概——9分钟那么长的内容,18年换9分钟,你一点都不亏,也算是给你赔礼了。”

 

“噢,听起来很诱人。”维克托一摊手,克拉格说的话简直不可理喻,他压根也不相信一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人的一面之词,但是这个女人太疯狂,他目前最好的选择是顺着这个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等她放松警惕,找个机会拿回他的魔杖开溜。

 

“那18年里的每一秒,它们塑造了现在的你,真实存在过的东西,一定留有蛛丝马迹,你是聪明人,某些已经露出的端倪你应该早就察觉——比如说占卜课,比如说夜骐,比如你的教授在某些问题上对你的闪烁其词,或许你还可以去禁书区看看那里面的内容可真……今后会越来越多,这些疑点迟早会成为你一生中填不上的漏洞。”

 

维克托抱着手静静地听完,他动了动眼珠,目光落在了地面,脚尖抵住桌角,“你打算怎么做?”

 

“你很识相。”克拉格满意地点点头,“理论上,所有的魔咒包括黑魔法,除了死咒(注3)以外都不是无解的,解除一忘皆空很简单,我在魔法部工作时是在记忆注销指挥部(注4),有时会出现记忆注销失误的情况,这就需要进行逆转。”

 

“等会儿,给我杯热咖啡。”

 

“OK。”克拉格笑着打了个响指,咖啡杯和杯垫在维克托面前摆好,热水在杯子里打着旋,散发出甜腻的味道。“我接着跟你说吧,麻瓜和巫师差别很大,要逆转巫师身上的一忘皆空需要本人的配合,否则行不通,虽然你——”

 

“夫人,您为什么给了我一杯奶茶?”维克托皱眉,放下了手里的杯子,克拉格觉得奇怪,她双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够着头去看杯子,下一秒——

 

“啊——!!”

 

倒在地上的克拉格发出了凄厉的尖叫,正方形的木桌压在她身上,滚烫的开水撒了她满脸,陶瓷和玻璃在地上摔得粉碎。维克托拍拍双手,十指交叉压了压指头:“夫人,您的桌子好像不太结实。”他蹲下身捡起了自己的魔杖,俯视着从尖叫转为痛苦呻吟的克拉格,“你当巫师当太久,已经蠢到以为魔杖是唯一的武器了。”

 

“我走了。”

 

“Crucio(钻心剜骨)(注5)!”

 

维克托侧身躲闪,“Expelliarmus(除你武器)(注6)。”克拉格的魔杖从手里飞了出去,维克托又念“Impedimenta(障碍重重)(注7)。”这下克拉格完全束手无策,连从桌子下面爬起来都做不到了,她大喊大叫:“自以为是的蠢货!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什么!”

 

“你所说的记忆,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我不稀罕。我在禁林里让你钻了空子,但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

 

维克托不打算多说,他正要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身后又是一阵尖锐的叫喊,“如果你缺失的记忆里有胜生勇利呢?!”克拉格见他脚步停了,继续扯着嗓子叫道:“你知道他在等谁吗?你以为他凭什么关照你?他为的不是你!他等的不是你!是那个他陪伴了十多年的人!不是你!就算这样你也不想知道吗?”

 

“不想。”维克托几乎是接着克拉格的话尾,轻描淡写地说出了这两个字,他没有转身,只是侧过了脸,用冷得让人胆寒的语气说:“你今天做的最错误的事情就是从嘴里说出这个名字,你最好庆幸你没真的把我周围的人牵扯进来,不然我撕了你。”

 

“祝您生活愉快。”

 

 

霍格沃茨,喷泉池旁。

 

胜生勇利的周围仿佛能结起一层冰霜,连乔纳森也没敢插话。

 

“校长,已经确定了,当时入侵禁林的人是克拉格·佩弗利尔。”走过来的职员暂时打破了这里沉重的气氛。

 

“克拉格?”

 

“她两年前从魔法部离职,原因是使用黑魔法,本来要把她送上威森加摩法庭,但她逃跑了,后来一直没有踪迹。”年轻的职员瞄了一眼胜生勇利的脸色,压低了声音,尽管没用——“直到今天出现在霍格沃茨。”

 

“能找到她现在的位置吗?”乔纳森问。

 

“呃……”

 

“乔纳森,我得出去一趟。”一直沉默着的胜生勇利发话了,他的声音很小,细弱蚊蝇,“这样等下去,要等到什么时候?她在魔法部工作过,很可能知道维克托的情况,万一……”

 

“你不用去。”乔纳森看着他,“我去。”

 

“不行。”胜生勇利摇头。

 

“维克托会去禁林有一部分原因在我,克拉格会黑魔法,这是我最擅长的领域了,给我一个钟头我保证——”

 

“教授——教授!”老远远地传来一个声音,接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胜生勇利浑身一颤,僵硬不动的四肢像被按了开关,他往前挪了一步。

 

“看来我们俩谁也不用去了。”乔纳森看着拐过转角朝他们跑来的维克托 ,嘴张得能吞下一个鸡蛋。

 

维克托顺着风往前跑,风吹起发丝露出了额头,他没有停,张开双手顺着惯性撞在胜生勇利身上,两只手臂紧紧地环住他,在勇利耳边碎碎念着“勇利,勇利教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背上传来濡湿的感觉,维克托心头一震,又说了许多句“对不起”。

 

胜生勇利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现在的感觉,他怕极了,慌极了,失而复得的东西如果真的再一次失去他不敢去想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哪怕让维克托得知真相后来怨恨他,他也不想弄丢他。眼泪水放开了闸,流个没完没了,抱着他的人轻声细语地哄着他,他反而哭得更凶,全然不管不顾这里合不合适周围有没有人。

 

受了委屈的人,要是没人搭理,咬咬牙也就过了,要是被亲近的人安慰,反而会克制不住,轻轻的一句话就能让眼泪决堤,大约是这么个道理。

 

最后的最后胜生勇利终于哭不出声了,在他勉强找回了一丝理智之后,他脸上腾起一片红,自己刚才……都干了些什么……这儿是塔楼下面的空地,旁边好像还有人……羞耻心让他越发抬不起头,额头抵着维克托的肩膀,只想就这么死掉算了。维克托倒是心有灵犀,十分体贴的告诉他:“校长他们早就走了,今天周末,周围没什么人。”胜生勇利心惊胆战地离开维克托的掩护,飞快地扫了四周一圈,然后用两只手捂着脸,无地自容。

 

情绪过后就是一大堆疑问了,到底怎么了?克拉格跟他说了什么?对他做了什么?他怎么脱身的?又是怎么回来的?胜生勇利的大脑嗡嗡嗡响,cpu超速运转,哪知维克托嘴一瘪,很难过地说:“我遇到了个可能神经有点问题的中年妇女,她好烦啊。”

 

“啊……?”我们是在说同一件事吗?

 

维克托现在的身高已经快到勇利的鼻尖了,他把勇利黏在脸上的两只手拉下来,用自己的手包住,一垫脚,亲上了勇利红肿的双眼。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没事就好……”胜生勇利还在烧着脸,但这次的原因好像没那么简单了,他定了定神,终于好好地问了个问题:“那个人……有说了什么吗?”

 

“话又多,又没重点。”维克托提起这个人就满脸嫌弃,“她说了些什么全都不重要,我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不需要从别人的嘴里来了解。”他不想说太多,这样只会增加勇利的负担,维克托放慢了语速:“放心,我能处理好的。”

 

“可是……”

 

“相信我啊。”维克托弯着嘴角笑,温暖的日光打在他的眼里,闪闪发亮,“我可以保护好自己,并且未来的某一天我也能保护你——们。”

 

胜生勇利又想哭了,温热的感觉从交错的手掌传来,烫得人心口发疼,他点点头,哑着嗓子说:“好。”一直以来他悬在自己心上的那把刀好像就被这一句话轻飘飘地放下来,他感觉前所未有的踏实,许多压在心头的事突然变得不那么重要了。维克托相信你,所以你也务必给他全心全意的信任,他不是普通的十四岁男孩,他是维克托,你要相信他永远那么出色,要相信他可以保护好自己,要相信他对你的爱一如往昔,正如他曾经许诺过的那样。

 

霍格沃茨的喷泉池旁站了两个人,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从校长室架一个望远镜只能看到他们抱一下,分一下,拉扯一下,又抱了一下——看这架势,估计是在谈恋爱。

 

“你要相信我可以在O.W.Ls考试里拿全优。”

 

“嗯。”

 

“你要相信我每次在魁地奇球场都能抓到金色飞贼。”

 

“嗯。”

 

“你要相信我最迟能在16岁的时候追到你。”

 

“嗯……嗯?!”

 

 

Tbc.(好想打个ending←_←)

 

注1:摄神取念:能够提取对方的感情和记忆。

注2:大脑封闭术:防止大脑受到外来入侵的法术,掌握必须要能够完全约束自己,使用时要清空大脑,丢开感情。

注3:死咒:阿瓦达索命,一中就死。

注4:记忆注销指挥部:隶属魔法事故和灾害司,在此工作的职员是记忆注销方面的专家。

注5:钻心剜骨:不可饶恕咒之一,效果等同字面含义。

注6:除你武器:缴械咒

注7:障碍重重:使自己的东西或人速度减慢或暂停。

 

克拉格:我忍不住想为你鼓掌。

维克托:请开始你的表演。

克拉格:wtf?

 

克拉格:我有一个惊天大秘密你想不想——

维克托:不想。

克拉格:wtf?

 

克拉格:我收了你的魔杖。

维克托:我掀了你的桌子还糊了你一脸热咖啡。

克拉格:wtf?

 

总结一下维克托心路历程是:你好烦你话好多你说完了没我要回去找勇利教授了够了你还说啊受不了了——动手,掀桌。

 

】当主角不按套路来的时候,一般没反派什么事儿,这篇文本质是腻味的恋爱文,小风小浪只为助攻+怡情。

】维克托真的不只有14岁,14岁是他目前的生理年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3)
热度(211)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