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连载]魔法学校的注意事项(11)

注意事项11:切勿沉沦于厄里斯魔镜


(1) 
 、 (2)、 (3) 、 (4) 、(5) 、 (6) 、 (7)  、 (8) 、 (9) 、 (10) ←前文

 

11.切勿沉沦于厄里斯魔镜

 

拉文克劳宿舍。

 

维克托觉得自己快死的时候,醒了。

 

咯哒、咯哒……

 

秒针转了一圈,他终于找回了知觉,打了个哆嗦缩回被窝,霍格沃茨的冬天一直很冷,他的感冒还没好全。维克托用余光看了眼时钟——凌晨三点四十一,他头疼欲裂,但是没有丝毫睡意,他做这个梦已经连续做了四天。

 

梦谈不上光怪陆离,没有畸形的怪兽,没有奇异的景色。只有雨,弥天盖地的雨,梦里的五感虚幻朦胧,他只记得醒来前稍纵即逝的一瞬间,仿佛被什么东西掐住了心脏,深入骨髓的寒意。

 

维克托把掌心贴上胸口,一下又一下清晰的震动提醒着他,刚刚只是个梦。他知道自己为什么做这个梦,博格特——或者说更早的,克拉格——在他心里种下的种子,破土而出了。没人能在见过那种场景后还能云淡风轻,维克托也一样,他只不过是比普通人类厉害一点点的巫师,只不过是霍格沃茨四年级的学生。

 

不远处的舍友翻了个身,发出几声梦呓,还咂巴了几下嘴。看起来是个好梦,维克托想,真羡慕。他无声地笑了笑,终于做了决定,想想当时在克拉格面前放的那些话,也不知道算不算打脸,维克托现在清楚得很,这件事开始了就刹不住车,总得有个了结,这么下去挺影响学习的。

 

了结了之后,就能干想干的事了吧。

 

维克托这么想着,放宽了心再次睡去,他不知道的是,三个小时后在他亲爱的勇利教授身上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让一切变得微妙起来。

 

 

西塔。

 

“勇利,你要去西塔吗?”佩特罗像阵风一样从走廊跑过来,正好撞见了要上旋梯的胜生勇利,一个踉跄把人拦住了。

 

胜生勇利点点头问她怎么了,佩特罗喘着大气告诉他:“能不能帮我在顶楼第三个房间找找我的记录本?昨天被我落在那里了,找到的话放在我办公室就行——”

 

“行,正好我也要去顶楼拿东西,你有事先忙。”胜生勇利应下了,接着走上了旋梯,没有听到身后佩特罗小声嘀咕“是第三个还是第四个来着……”。

 

整个西塔的顶楼都散发着一股灰尘味,连清理咒都消除不了,仿佛是原本就附着在墙壁上的气味,拱形走廊上的画像在跟胜生勇利问好,他一一点头回礼。他在一号教室拿到了他要的望月镜,出来后走到了第三间房间前,他推开门,一股潮湿的霉味扑面而来。

 

“这儿……”胜生勇利带着疑惑走进房间,真的是这里?这间屋子怎么看都是废弃很久的,里面除了一堆废纸篓什么都没——

 

胜生勇利所有的内心活动戛然而止,望月镜什么时候掉在地上了他也没发现,他整个人冻结在原地,隔着长长的距离,红着眼睛盯着正前方的一面镜子,这面镜子很气派,高度直达天花板,周围是奢华的金色边框,但这些都不重要。

 

镜子里有两个人,除了他还有一个。

 

“维克托?”

 

不知道过了多久,胜生勇利才喊出那个人的名字。镜子里的人朝他笑,抬起右手往他的方向一弹,像以前许多次弹胜生勇利的脑门那样。胜生勇利不知不觉掉了眼泪,顺着下巴滴滴答答砸在地上,他跌跌撞撞跑到镜子前,手掌和脑门贴了上去,他只碰到了冰冷的镜面,镜子里的维克托站在镜像的自己身后,手掌轻轻地放在自己头上,尽管他什么也感觉不到,但那是他的维克托。

 

这太真实了,太真实了……这些神态和动作,好像下一秒就能听见熟悉的声音叫他“小朋友”。

 

胜生勇利快要疯了,他不知道他那这间屋子里呆了多久,直到他恍惚着回到办公室才后知后觉没有给佩特罗找她的记录本。后来佩特罗表示是她自己记错了房间,她自己去找就行。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等胜生勇利稍稍恢复了点自我意识的时候,他才回想起曾经在霍格沃茨上学时他是听说过今天见到的那面镜子的。厄里斯魔镜,传闻它能让人们看到自己内心深处最迫切、最强烈的渴望。

 

魔镜里有恋人的脸,那是世界上最甘甜的毒药。

 

 

魔咒课教室。

 

“勇利?”

 

“勇利教授——”

 

有人在自己眼前打了个响指,胜生勇利一个激灵,维克托趴在课桌上歪着头看他:“你怎么了?说完下课就发呆,大家都走了,你不走吗?”

 

“走,就走了。”胜生勇利收了讲桌上的书,教室里除了他和维克托还真没别人了,按理来说他们应该像往常一样一起去吃午饭,走到门口的时候胜生勇利却说自己要先回办公室一趟。

 

“我等——”

 

“不用了!你先去吧……”胜生勇利打断了他,顶着维克托疑惑的眼神跑了,留下维克托自己一脸委屈地往礼堂方向挪,睡不好就算了,连教授都不跟自己去吃饭了,这是闯了什么厄运——


走廊。

 

胜生勇利走到一半就停了,沿着走廊从这头走到那头瞎转悠,他也不是真的要去办公室,他就是现在跟维克托单独在一起有点……不自在,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形容他和维克托的关系,许多时候他看他像在看一个孩子,另一方面他们之间又有着恋人才会有的亲密。

 

今天早上他在厄里斯魔镜里看见维克托了,可是他看见的是过去——记忆还没被消除的维克托。那个维克托要比现在的维克托年长一点儿,会笑眯眯地跟他说你的魔咒学得真糟糕,其实也没有很多不一样,但就是有某种微妙的差别,而那面能反应人内心的魔镜赤裸裸地告诉他,他更希望维克托是有过去记忆的维克托,这让他在面对真实的维克托的时候老有一股负罪感,今早一整节课他都不敢往维克托那边看,很烦。

 

胜生勇利知道自己在钻牛角尖,横竖都是那个人,有什么可纠结呢,那份记忆里有太深太重的负担,会招致恶劣的后果,抹消是最好的选择。不过就像那句话,道理他都懂,可他还是很生气。气自己意志力薄弱,因为一面镜子就产生了动摇。

 

喜欢维克托吗?

 

喜欢。

 

现在呢?

 

现在也喜欢啊。

 

跟过去比起来呢?

 

……

 

不行,不能想了。胜生勇利的气愤里夹带了些难过,从来都是这样,什么时候自己才能争气一点,维克托在就好了……可是他被自己轰去吃饭了……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事啊,他恼火地掰扯着手里的书,书角都卷边了,走廊墙壁上的画像看他那样儿忍不住笑出了声,胜生勇利恶狠狠地瞪回去:“笑什么笑。”

 

“我没笑,真的,我嘴巴天生就长这样。”那个人咧着嘴说。

 

还能不能好了?

 

胜生勇利拍拍袍子在墙上蹭到的灰尘,他决定要去礼堂了,比起纠结负罪感,他更想跟维克托一起吃饭,好吧,他虽然还没钻出牛角尖,但有一点他想得清清楚楚,他不可能躲着维克托。

 

梅林保佑,维克托吃饭速度慢一点。

 

tbc.

下次更新:6月8日

】信我,甜的,一定不虐

】勇: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

   魔镜:你,还有你男人。

】对不起这一更拖了这么久,这半个月实在是太多事,而且我没有写大纲的习惯基本就是写到哪里算哪里所以中途卡壳了,以后我都会把下一更的时间加上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175)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