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连载]魔法学校的注意事项(13)

 注意事项13:非课程需要时请远离禁书区

 

(1)  、 (2)、 (3) 、 (4)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前文

 

*霍格沃茨AU,ooc,私设一堆

*早上起来修改了一下,跟凌晨那个版本有点不一样,大家见谅

 

 

13.非课程需要时请远离禁书区

 

拉文克劳休息室。

 

“魔法历766年,

……

 

安德斯诺·里斯 

14岁

格兰芬多三年级

死因:阿瓦达索命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11岁

未入学

死因:未知(遗体由魔法部接管)

……”

 

维克托从没想过困惑自己那么久的问题居然可以三言两语解释清楚。他面前是一页纸,来自《霍格沃茨意外事故死亡学生名单》,他没有在禁书区找到历届学生名单,倒是找到了这个,薄薄的一本册子放在禁书区里十分突兀,他用复制咒把这一页带了回来,坐在壁炉边看了一会儿,最后丢进火炉里,亲眼看着火舌舔上纸张,那页记载着许多名字的纸张在几秒钟的功夫里消失殆尽。

 

几乎是在那几个字跳进眼眶的时候,维克托就用那颗拉文克劳高端定制的脑袋想通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没有多复杂,没有什么惊天阴谋,零零碎碎的线索被这几个字串连成线。11岁入学前遇袭身亡,以另外一种方式过了18年,被某个人复活归零,从当初停止的11开始。他的教授,胜生勇利跟这件事儿还有撇不清的关系。

 

只是这么简单的事,一个简单的事实。维克托花了半分钟发现了这个事实,花了一个上午说服自己相信这个事实。多神奇啊,没有对应的记忆,从旁观者的角度知道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然后呢?

 

维克托听到有个声音在问他,然后呢?看似什么都解决了,好像又什么都没解决。

 

就这样吧,无所谓了。

 

“维克托?你还好吧?”

 

“嗯?没什么。”维克托转了转眼珠,停在了安德拉关切的脸上。

 

“啊……你的脸色有点吓人。”安德拉揉了揉鼻子,维克托的眼神不知怎么让他发冷,他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内心拔凉拔凉地离开了维克托的无差别攻击范围。

 

“我就是有点想——”安德拉已经上去宿舍了,维克托似乎是想跟某个人说话,可是休息室里已经没有别的人在听了,“去死一死。”他伸手摸摸自己的脸,摸不出来是什么表情,或许真的是很吓人吧。

 

这会儿又有人走进了休息室,往维克托那边看了眼,浑身一缩,立马蹬蹬蹬跑上楼梯。维克托被他那个动静搞得挺想笑,有谁能像自己这样,知道自己在18年前死过一次还被消除了18年的记忆——并且这一切跟自己的目标对象息息相关——之后还能这么冷静,没谁了,没谁了,只是表情吓人一点而已,还请你们体谅一下,谢谢了。

 

就这样吧,该弄明白的也弄明白了,没什么可追究的了,但总有哪里不对,哪里不对……他思前想后决定去找勇利聊一聊,只要看见教授就一定什么都好了。

 

 

西塔。

“请问,你知道勇利教授在哪里吗?”维克托在路上拦住了一个教授。


“没见着,不过你可以去西塔看看。”


“西塔?”


“他最近经常去那儿,一去就待很久,你见到了帮我问问他是不是在那里挖地道。”


“噗……好的。”


“诶,需要帮你找校医看看吗?你看起来怎么这么——”


“丧?”维克托给他找了个合适的形容词。


“啊、唔……就是有点……”那人用令人费解的肢体语言比划着。


“这不期末了吗,学习学的。”维克托很认真很努力地笑了一下,顶着对方“好学生啊前途无量”此般慈爱地注视往西塔去了,

 

都说厄里斯魔镜是令人上瘾的毒药,驻足的人是它的猎物。在胜生勇利第二次踏进西塔三号房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已经收不住了。

 

不知道是第几次,他摘了眼镜抱着膝盖坐在镜子前,镜子中的人一片朦胧,手掌似乎是在抚摸着他的头发。闭上眼睛,就像他真的站在自己身边一样。

 

维克托,维克托。

 

维克托……


维克托,我现在已经是霍格沃茨的魔咒学教授了,很厉害吧?


你再给我讲讲吧,再给我讲讲那些魔法世界里我不知道的事。


我的魔药学还是不够好,你教教我好不好?


……

 

时间像静止了,隔开了这一个角落,人都是活在回忆里的,而回忆都是片刻,为了不让它遗失,为了保护好它,有的人在追忆,有的人在怀念,有的人在重温。只是有的人,没有回忆,连一个片刻都没有。

 

门外的维克托轻轻后退了一步,不声不响,什么也没惊动,他站在胜生勇利身后,往前走几步就能贴近的距离,却仿佛隔了跨越不过的深渊。现在他明白了,原来是这里不对。


厄里斯魔镜,该死的厄里斯魔镜。他听说过这面镜子,虽然不知道勇利在里面看到了什么,但是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他的脑子很好使,耳朵也很好使,那句语气里满是温柔缱绻的“维克托,我好想你……”,反正不是说给他——至少不是站在门外这个他——的。维克托转过身,一秒钟也不想多待,几乎是落荒而逃。

 

 

拉文克劳宿舍。

 

维克托躺在床上,眼前反反复复回放刚才看到的画面,心里有种果然如此的释然,这样啊,原来以前我们是这样的,那我是不是算早就追到你了?那真是太好了……

 

可是为什么在哭。

 

维克托费劲地抬起手臂揉眼睛,昏暗的壁炉火真的太刺眼了,眼睛痛,越揉越痛。很吃瘪啊,自己的情敌是自己这种事,连个找人单挑的机会都没有。

 

过了一会儿他又安慰自己说没关系,自己难过一点真的没关系,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但就像无数根缠绕在一起的丝线,找不到由头,密密麻麻盘根错节纠缠着心脏,没有流血,只是会疼,解不开。他不在乎多少一份记忆,他只在乎胜生勇利的态度,偏偏是这样,偏偏卡在这个地方进退不能。。

 

“教授,你太过分了教授……”


教授,这么难的题我解不开。

 

极其缓慢的速度把自己蜷成一团,维克托已经忘了上一次这么脆弱是什么时候了,他依赖于自己的经验所建立的对这个世界所有的认知,在今天,全数崩塌。维克托在黑夜里露出一个悄无声息的苦笑,眼睛盯着前方虚无的一个点,就这么过了一夜。

 

如果不是因为另一个世界里没有胜生勇利这个人,他真的很想试着死一死。但——


啧。


不服啊。


凭什么要放任那个镜子里的幻想占着勇利?我才是维克托本人好吗,我才是真爱好吗,就算没有记忆也一样。霍格沃茨的小天才是我,拉文克劳的魁地奇队长是我,学科全优还是我,我还比你年轻——在某种方面,谁给你的本事跟我抢?


维克托的心情变化可以说是非常曲折了,他一翻滚从床上蹦了起来,外面的天色已经开始发白,他突然想起来有人说不要在夜里做任何决定,看来是非常有道理的。

 

tbc.

 下次更新:6.25之前(复习周啦不上课啦随便浪啦)

】魔法历是我瞎编的,因为放公历总感觉怪怪的

】中间有一丢丢曲折,过去的事情还有很多细节没说,后面会慢慢完整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144)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