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连载] Fatalism·宿命论 (0-2)

*原著向又是时空穿越梗(我爱这个梗)中篇HE
*15岁维x30岁勇 人设是官方爸爸的ooc是我的
*不要被标题骗了这文一点都不严肃
点梗来自 @萨迷 

0.

“我是你的粉丝。”
“你是我男朋友。”


1.

无论什么时候看,看多少次,少年时的维克多总是能惊艳到自己。勇利的手支在护栏上杵着下巴,安静地看着滑冰场里刚刚结束了练习的维克多,这还是勇利第一次真实地见到少年维克多,怎么看都看不够。

维克多抬手解开了绑住头发的发绳,银色的发丝如瀑般落了一肩,紧身训练服勾勒出青涩的身材,因为运动而泛起潮红的脸,微张着薄唇一口一口地深喘,和某个不可描述的时候有点像……噢停停停!!使劲拍拍自己的脸,狠狠地甩了甩头,勇利扶着额头努力想办法把自己那个不合时宜的想法赶出脑袋,什么嘛……现在的维克多明明还是个未成年,自己这样简直像个变态……

“喂,我说——”

“呜哇!!!”刚刚被自己脑补的人突然出现在了面前,勇利一低头就看到了维克多那双像是锁着整片星辰的眼睛,惊得往后一退。

维克多站在看台下抱着双手抬起头,一脸疑惑地看着看台上这个反应过大的人,头往右歪了一下,唇边带出个笑容:“你是一直在盯着我看吗?”他早就发现了,从开始练习就有一双眼睛一直追着自己,明目张胆毫不遮掩,倒是也会有其他人围观自己的练习,可是像这样几个小时从头到尾都看得认真的,还是头一次碰到,当然,看在那张脸的份上,暂时排除遇到奇怪的人的可能性,暂时。

“我是维克多的粉丝。”

“哈?”这个十分真诚的回答让维克多突然有点懵也有点想笑,有没有搞错?这个人居然说是自己的粉丝?更何况对方怎么看都是个外国人,但他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骗人,有趣了。

“第一眼看到维克多的时候,我就完全被迷住了。”勇利像是看穿了维克多的疑惑,又快速地补了一句,反正他说的都是实话,真诚点,讲话的方式真诚点,虽然现在情况有一点点特殊——

他,胜生勇利,在人生第三十个年头获得了花滑五连霸之际,突然失去了意识,再醒来居然就看到了少年时的维克多。


2.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维克多胡乱地搅着咖啡,有几滴因为用力过猛而飞溅出来他也完全没有察觉,他看着去服务台结账的男人的背影,表面平静,然而内心戏十分丰富。居然就这么答应了这个人请自己吃饭的请求,应该、大概、也许不是什么奇怪的人,看起来。而且他有介绍他的名字……是什么来着?胜生……哦想起来了,胜生勇利,应该是日本人……

“维克多,东西不合胃口吗?”名为胜生勇利的人回到了餐桌,换回了维克多飘远的思路,维克多对着他摆摆手:“不不,还行……我是说,味道不错,谢谢款待。”刚才那一副紧张得要死的表情是怎样?如果说一句那盘红烩饭难吃这张脸会变成什么样呢……维克多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坐在对面的人,东方人的长相迷惑性十足,完全看不出年龄,在俄罗斯很少见的黑发让人很手痒地想去摸一摸,那对棕红的眼睛一看着自己就会笑,哦你看又来了,笑什么呢,我长得很好笑吗?

“那就好,我就说维克多一定会喜欢,可惜俄罗斯没有炸猪排盖饭……”

“炸猪排盖饭?”没有在意青年一口咬定自己一定会喜欢这些菜是哪里来的信心,维克多对于自己长得是否好笑这个问题的深度思考暂时搁置,他的注意力被那个听名字就觉得很不错的食物吸引了。

“啊,是我妈妈经常会做的一种饭,维克多特别……呃……应该、会喜欢。”最后一句话差点就说漏了嘴,勇利顿了一下立马转了个话题:“说起来,维克多现在在准备下次比赛吗?”

“比赛?”自言自语般重复了一下青年话里的关键词,维克多停下来喝了一口咖啡还是那副带着四五分笑的表情,漫不经心地继续说,“你开玩笑呢?我不准备参加任何比赛。”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在安静的西餐厅里显得十分突兀,惹得四周的人纷纷侧目,这是杯子从手里滑出摔在桌子上的声音。

“等等,你说什么?”勇利睁大了眼,双手撑着桌子猛得站了起来,丝毫没有在意自己的行为招致了多少旁人的目光,他的脸上写满了迷茫和难以置信,恍惚的神情倒是把维克多吓了一跳。

维克多像之前站在看台下一样仰起头盯着胜生勇利的脸安静了几秒,眼底似是盛了一片西伯利亚的雪原,空旷又冷清,少年的嗓音稚气未脱,说出来的话却令勇利彻底失措:“还说是我的粉丝,你不知道吗?我不想去参加比赛,绝不。”

泼洒出来的咖啡顺着桌布滴落在了勇利的裤脚和鞋子上,他一动也不动,满脑子塞满了维克多那简单的三言两语。心里发出一声叹息,勇利这才弄明白自己一直犯了个致命的错误,他是许多年后的他,维克多是许多年前的维克多,他们之间隔了一段漫长到足够改变许多事情的岁月。现在的维克多或许不爱吃红烩饭,或许不愿意去比赛,或许不喜欢他,但是没关系,没关系。

勇利把手伸到口袋里摸了摸,拿出兜里大大小小的证件摊在维克多面前,站直身子像宣誓一样义正严辞道:“维克多,请让我做你的教练吧!”他没说出口的,其实还有一大堆:没关系,我们有漫长的岁月,我会让你沉醉于红烩饭酸酸辣辣的味道,我会让你享受站在赛场上的时刻,我会让你爱上我。

放心,交给我吧……可是维克多现在未成年,在俄罗斯法律里这样是不是犯法……勇利的思想开始乱跑不过还是要保持表情不变,很稳。

这本来是个很高端的地点很庄严的场合,只是如果我们把镜头对到维克多就能发现他整个人现在十分出戏,主要是他面前摆的东西,仔细一看是这些:身份证、参赛证、图书馆借书证、驾驶证……干嘛?这是干嘛?维克多从一开始的懵逼转为惊恐,他现在确定一定及肯定,面前这个人就是个奇怪的人,天可怜见,他再也不以貌取人了,他现在报警还来得及吗?

tbc.

】本来说开学前写完但是之前事情太多了所以当情人节礼物(滚)吧写到哪里发到哪里
】勇利放那么多证件本意是让维克多放心他不是骗子不是坏人,当然效果的话…… 维克多自己说了勇利总是给他惊喜那么这个初次见面是不是相当惊喜印象深刻挥之不去_(:з」∠)_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100)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