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连载]魔法学校的注意事项 (5)

注意事项5:魁地奇比赛请保护好自己的脸

(1)  、 (2)、 (3) 、 (4) ←前文

 

*霍格沃茨AU 背景设定属于罗婶 他们属于彼此 ooc属于我,在此基础上有少许私设,注释便于不了解设定的读者理解

*中长连载,更新时间不确定

 

5.魁地奇比赛请保护好自己的脸

 

霍格莫德车站。

 

开学那天维克托在霍格莫德车站见到了等在那里的胜生勇利,他的惊喜溢于言表,毕竟他已经做好了开学宴会上才能见到胜生勇利的准备。学生们都下了火车,人群拥挤,维克托没来得及跟胜生勇利说上话就被推着走出站台,上了一辆没有马拉的马车,这里停着大约一百辆这样的马车,负责把二年级以上的学生送到学校,而一年级的新生则是跟雅科夫乘坐小船从湖上去城堡。

 

胜生勇利在安排学生上马车,维克托感觉胜生勇利把目光放到自己这个方向了,他马上扭着身子朝勇利大力地挥手,接着他就得到了一个隐隐约约的笑容。马车车厢剧烈地晃动了一下,顺着去往霍格沃茨的小路出发了。车厢有些颠簸,维克托从窗口探出脑袋往后看,马车队伍长得看不到头,他不知道胜生勇利坐在哪一辆上,可是尽管没有和胜生勇利说话,但维克托就是确信,勇利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他。

 

 

礼堂。

 

霍格沃茨的礼堂因为新学年的到来而装饰得富丽堂皇,上个学年的学院杯获胜学院是格兰芬多,属于他们的红金色的帷幕还保留着,四条长桌上摆着金盘子和玻璃高脚杯,当然这一切只需要乔纳森校长的魔杖一挥就行。乔纳森秉承每一届开学宴会的惯例,先是分院帽给新生们分学院,接着宣布冗长的新学期开始的注意事项,除了魁地奇选手选拔的计划内容以外几乎没人听,大家都在下面嘀嘀咕咕,谈论着刚过去的暑假或者和分到自己学院的新生交谈,再或者像维克托和光虹一样,发呆。维克托盯着上席的教师用桌发呆,光虹盯着面前的盘子发呆。

 

当乔纳森终于宣布“开席”的时候,礼堂爆发出一阵欢呼,丰盛美味的食物在乔纳森话音一落的时候就出现在长桌上,新学年开始了。

 

每年都会有新生或好奇或恐惧地问游荡在四周的那些半透明的幽灵是怎么回事,得到的当然是千篇一律的回答,死去的巫师能够以幽灵的身份返回现世,他们能够穿越各种物体,不过很少有巫师会选择这条路,各学院都有常驻幽灵,格兰芬多是“差点没头的尼克”,斯莱特林是“血人巴罗”,拉文克劳是“格雷夫人”,赫奇帕奇是“胖修士”……

 

“拉马车的那个生物是什么?”在各种刀叉餐具碰撞出清脆的声响和嘈杂的讨论声中,维克托随口问坐在旁边的米拉。

 

“不是什么都没有吗?你看到什么了?”米拉觉得奇怪,来的时候明明看得很清楚,马车前面哪里有什么生物?

 

维克托摇头:“……不,没有,是我看错了。”叉子在他手上打了个圈,这是他问的第五个人了,但他问到的答案一直都是这个,问题在于他不可能看错,拉着马车的那种生物浑身漆黑,几乎要和夜色融为一体,白色的没有瞳孔的眼睛让他后背发凉。

 

 

魁地奇球场。

 

魔法界中最受欢迎的活动必须是魁地奇,除非你恐高。11月初,霍格沃茨如期举行魁地奇比赛,托这持续几个星期比赛的福,各科作业都少了许多。每个学院都准备了足够多的小旗子和横幅,上面印着学院的标志和选手的名字。最后一场比赛是拉文克劳和格兰芬多比,幸亏不是和赫奇帕奇,要不然胜生勇利该为难了。

 

随着裁判哨声响起,双方队员都骑着飞天扫帚升到了半空。

 

金色飞贼实在太快了,小到可以握在手掌心的金色圆球在偌大的赛场里飞来飞去,连用肉眼捕捉都很困难,不时能感觉眼前掠过一抹金色,这种情况要是不抓住机会追上去,短时间内要再找到飞贼的踪影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场比赛在维克托把手里的金色飞贼举过头顶时宣布结束,解说员大喊出最终比分“180:60”,拉文克劳获胜!看台上的人们欢呼雀跃,谁也没注意到维克托的小动作,他用手指碰了碰自己的脸,另一只手拿着扫帚正要离开,只是他走到场外的时候,胜生勇利朝他走过来了。

 

“不!别过来!”维克托发出一声尖锐的喊声,他死死地用两只手臂捂住整张脸,扫帚被他扔到地上,动作快得周围的人都没反应过来,“我现在没脸见你——”

 

“你抓住了金色飞贼,维克多,赢得很漂亮!”胜生勇利以为维克托是太过激动了,尽管他自己也很激动。不过显然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样,维克托的胳膊就跟被施了永久粘贴咒似的贴在他脸上,说什么也不放下来。这就轮到胜生勇利懵了,这是怎么了?

 

“不——求你了别看我——”维克托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沉闷,“勇利,那颗游走球……该死的打在我脸上了……”

 

胜生勇利明白了,维克托说的“没脸”见他,原来是最简单粗暴的那个意思。这下他束手无策了,张着嘴不知道要说什么,因为维克托看起来确实伤心极了。

 

最终解决问题的是一个“Episkey(愈合如初)”,等胜生勇利的魔杖从维克多面前挪开后,维克托才用及其缓慢的速度放开手臂的遮挡,露出的那张脸一如既往的精致讨巧,上面看不出任何痕迹,“好了吗?”

 

“你要相信你的魔咒学教授至少在念魔咒上是不会出错的。”胜生勇利打趣道,“其实只是破个相,你不用这么紧张,刚才你两只手都松开扫帚的时候可不是现在这样——”

 

“不不不不,”维克托今天说了太多“不”,他摇着头,又连着说了一串,“破相倒是没什么,其他人看见也无所谓,我只是不想让你看见。”

 

原来是这样。

 

胜生勇利有短暂的失神,双手藏在身后扣在一起,指甲都陷到了肉里,他说话的声音很轻:“没关系的,不管什么样子都没关系。”

 

“勇利,你教教我——”十二岁男孩的手还很小,抓着教授的胳膊晃了晃。

 

“什么?”

 

“那个愈合咒,我想学。”

 

除了答应,胜生勇利也没考虑过其它选择。

 

tbc.

 

】头可断血可流,教授面前脸必须帅(←_←)

】维克托快13了,写到16就开车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0)
热度(189)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