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ion狮污昂爽

圈名鱼/坐标妖都和云南/读大学的老人家/头像不定期更换/手游主肝梦100、梦间集

[维勇/连载]魔法学校的注意事项(7)

注意事项7:拉文克劳有霍格沃茨最美的休息室

 

 

(1)  、 (2)、 (3) 、 (4) 、(5) 、 (6) ←前文

 

*霍格沃茨AU 背景设定属于罗婶 他们属于彼此 ooc属于我,在此基础上有少许私设,注释便于不了解设定的读者理解

*中长连载,更新时间不定

 

7.拉文克劳有霍格沃茨最美的休息室

 

 

伦敦,市中心。

 

胜生勇利离开魔法部的时候是下午,他不想用飞路粉(注1),在壁炉里颠来倒去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他从魔法部的大厅来到地面的电话亭,这里离伦敦市中心的车站很近,但是他所处的这条街道却破败不堪,建筑摇摇欲坠,墙面也被画得乱七八糟,不知情的人根本想不到这种街道下面居然有一个十层的地下建筑,那里是魔法世界政府组织的总部。

 

伦敦的天气总是不太好,阴沉沉灰蒙蒙,飘洒着小雨,天空像一张巨大的蛛网,摇摇欲坠。胜生勇利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走着,麻瓜世界的一切对于在魔法世界呆得太久的他来说添上了一些虚无缥缈的色彩,街头小贩摊位上的煎饼不会自动包装好,猫永远都只是一只猫,折断了的伞无法恢复如初……其实11岁以前胜生勇利过得就是这样的生活,11岁啊——原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胜生勇利揉着眼睛,长时间不休息,双眼酸涩得厉害,眨一下就能流出一串眼泪水,他很疲倦,跟魔法部那群老顽固争论了那么久他都没事,唯独披集最后跟他说的那几句话,他不得不去重视。

 

“Merry Christmas!”

 

胜生勇利驻足在路口,不知不觉已经来到繁华地段了,商店门口的店员热情洋溢地朝着每个路过的人送上节日祝福,他过了好半天才终于反应过来,今天是圣诞节,他居然在魔法部呆了那么久。除了圣诞节以外,今天还是维克托的生日。

 

必须回去了,要快点回去才行。

 

“你究竟想怎么样呢?”

 

“他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拥有一个正常的、自由的人生就足够了,哪怕活成不爱我的样子也无所谓……”

 

“可是你应该比我清楚,这才是最难的。魔法部的提议虽然强硬但至少会更安全,一忘皆空(注2)只能抹消一个人的记忆,而他留下来的痕迹却不会消失,只要有迹可循,麻烦甚至危险会接踵而至。”

 

不久前的对话反反复复在耳边回响,胜生勇利越走越快,鞋子踏进水坑溅起许多水花,打湿了裤腿,雨点在外衣上晕开了一个又一个深色的水印,防水咒的咒语是什么?Impervius(防水防湿),对,只是他无暇顾及了,尽力朝着记忆中附近最近的飞路网壁炉跑去,用什么交通工具都行,只要能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霍格沃茨就好,这个时候维克托会在哪里?礼堂还是图书馆?他在一个壁炉前停下,拿了一撮飞路粉,走到火焰边上撒下去,火焰“呼”的一声升得老高,胜生勇利径直走进碧绿色的火焰里,嘴里念了一声“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

 

 

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

 

“十四岁快乐——”维克托趴在窗台,冲着外边举起手里的易拉罐,这是他的好友寄给他的礼物,听说是一种叫蛇草水的饮料。今天是他的生日,是个好日子,圣诞期间的霍格沃茨冷清了许多,大部分的学生都离校回家了,维克托没别的地方可以去,今年也照旧留在了学校,整个拉文克劳的休息室仿佛只属于他一个人。米里森曾经十分同情地对他说“这样你岂不是只能收到一份礼物了”,维克托倒不在乎这个,给自己送礼物又不是别人的义务,但是真的有人会在圣诞节的时候给他准备两份礼物,可是其中一个在今年连同他的礼物一起消失了。魔法部的人真是混蛋,有什么事非得要勇利在那边留这么久?维克托憋屈,相当不爽,豪气地抬起杯子灌了一大口,注意力太过于集中在怨愤魔法部上,以至于他没注意到壁炉轻微的动静。

 

“维克托……”

 

“噗——”维克托差点从窗台翻了下去,主要是被吓的,一个是自己刚刚倒进嘴里的东西,一个是身后那个他本来以为今天见不到的人。

 

维克托首当其冲的感觉是,怎么能有这、么、难、喝、的、液、体,说它是饮料实在是太过分了,跟它比起来戈迪根茶算什么。其次——

 

“勇利?”

 

挣扎着准备从壁炉里出来的胜生勇利面前出现了一只手,他没有多加思索就把左手搭上去,顺着对方的力度站了起来。

 

“呃……嗨,”胜生勇利局促地扯了扯衣服,他这副样子实在是有些狼狈,脸色很差不说,浸过雨水的大衣在壁炉通道里挤压得皱巴巴的,裤腿还往下滴着水。他察觉到把自己拉起来的那只手移到了自己的头发上,认认真真地把发丝间夹杂的几片落叶清理掉,“嗨,你是我的圣诞礼物吗?”维克托说。

 

“估计这是你今天收到最糟糕的礼物了。”胜生勇利被逗笑了。

 

“不、不,这是我最喜欢的礼物!”维克托往后退了一步,张开了双臂,“欢迎这位礼物来到霍格沃茨最美的休息室——”拉文克劳有整个学校最美的休息室,这里是一个宽敞明亮的圆形房间,蓝色和古铜色交错的丝质窗帘被微风吹得起起落落,地上铺着的宝蓝色地毯和拱形屋顶上的星星呼应,从窗户往外看一眼就能看见周围山丘的景色。这个地方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造访,要是不借助飞路粉,胜生勇利是没把握能通过那个磨人的门环的,好在他今天有个正当借口。

 

“除了圣诞节,还有就是,生日快乐。我有准备礼物的!只是放在办公室了没来得及拿……”胜生勇利小声说。

 

“有没有礼物那个随便,”维克托拉着胜生勇利一起坐在了地毯上,那罐只喝了一口的蛇草水早就被他丢到了一边,“比起那些,勇利,你要睡一会儿吗?”

 

“不、不是,怎么突然……?”

 

“你看起来很累,今天我的愿望是希望你好好休息。”维克托戳了戳勇利发青的眼圈,“虽然很在意出了什么事,但是连魔法部也搅和进来的话,我肯定是帮不上什么忙了,所以,换个方式。”

 

“……”

 

“教授,勇利教授——我十四岁的生日愿望就这一个,拜托帮我实现一下好不好——”有必要用一下撒娇这个大招。

 

“可……就在这里?”其实胜生勇利现在也真的很困,之前是脑子里一直绷着一根弦,现在来到了这么放松的环境,舒了一口气的同时满身的疲惫也来势汹汹,但他意识还算清醒,这里可是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

 

“圣诞节人都走光了,我在这儿坐了快一天都没见个人,”维克托双手撑了一下从地毯上站起来,“你会介意吗?不然去我的宿舍——”

 

“不用!”胜生勇利急急忙忙地打断,眼神不自然地乱瞟,“不用了……这里挺好,躺着还能看星星……”

 

他们两个人都默契地忽略了有另一个选项是胜生勇利可以回他自己的宿舍。维克托满意了,笑着说:“你等我一下!”说完他朝一旁的书柜走去,站在巨大的柜子面前用手指点过一排排书脊,像是在找着什么。胜生勇利偏着头看那个背影,酸胀的眼睛不合时宜地滴下了眼泪,他赶紧用袖子擦掉,看来自己真的是太累了,“维克托,你还好吗?”他听见自己莫名所以地问。

 

“嗯?”维克托的动作停下了,想了一会儿回过头:“之前不太好。”在胜生勇利的脸色变得更加惨白无神之前,维克托指了指地上的那个易拉罐说:“都是因为光虹,送我什么‘圣水’,真的很圣水,我喝了一口仿佛要升仙了,我觉得我还是适合当人类——不过我现在很好,而且好的不得了——”维克托又继续寻找着他要找的东西,嘴里念着“奇怪了我记得应该是在这里”。

 

“那真是,太好了……”胜生勇利声若蚊蝇,维克托没有听到,他终于在好几排长长的书里抽出了那本他需要的,他看起来十分高兴,“总算找到了!”维克托从座椅上拿了个靠垫回到了胜生勇利旁边,胜生勇利自觉地枕着靠垫躺下,他大概猜到维克托打算做什么了。维克托抱着书坐在一边,翻开了其中的一页,

 

“What can I hold you with?(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I offer you lean streets, desperate sunsets, the moon of the jagged suburbs.(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

I offer you the bitterness of a man who has looked long and long at the lonely moon.(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

 

维克托读得很轻,一个一个的英文单词从他嘴里说出来都像被施了魔咒,给整间屋子镀上了一层柔软的气息,胜生勇利闭上眼安静地听着,没有多余的精力去顾虑身为教授的他躺在学生的休息室里有多不合理。就一会儿吧,他告诉自己,就这一会儿,他不是个教授,只有他和维克托。

 

“……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

 

胜生勇利翻了个身背对着维克托,他几乎要潸然泪下,有一瞬间,他甚至想不管不顾地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你的自私会害了他,不可以,不可以。一遍又一遍的,他用这句话警告自己。他太累了,渐渐地,连思考的力气也没有了。

 

“I can give you my loneliness, my darkness, the hunger of my heart; I am trying to bribe you with uncertainty, with danger, with defeat.(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渴望;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注3)

 

第一首诗读完了,维克托开始读第二首,他手上捧着的是他最喜欢的诗集,他在他最喜欢的地方,旁边有他最喜欢的人,再也,再也没有什么能比此时此刻更好了,可惜没有人发明能让时间停止流动的魔咒,他的嘴开开合合,尽最大的可能读得完美。

 

“The useless dawn finds me in a deserted street corner; I have outlived the night. (无用的黎明发现了置身于一个荒凉街角的我;我活过了黑夜。)

……”

 

“that lonely, mocking smile your cool mirror knows. (你那冰冷的镜子所熟悉的,那种寂寞而又嘲讽的微笑。)”(注4)

 

指尖温柔地拭去勇利眼角溢出的泪花,注视着已经沉沉睡去的人,维克托想,十四岁,这是叫早恋吧。

 

tbc.

 

注1:飞路粉:一种闪闪发光的粉末,使用它就能在壁炉之间飞行

注2:一忘皆空:一种消除记忆的魔咒

注3、注4:博尔赫斯的英文诗两首

 

】这章写的好费力,差不多该填一填前几章挖的坑了,光虹说:崂山圣水,圣诞佳节好友生日送礼必备

】其实这不是一个早恋的故事←_←这两人牵扯可大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181)
©Mr.Lion狮污昂爽 | Powered by LOFTER